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3、礼下于人
    )

    153、礼下于人

    “不羞,不羞,不羞,你们不羞,花妞我啊,自从长大后,走路都不摔跤的,你们居然还摔跤,嘻嘻,一定是贪玩,没有看路,所以才摔跤了,对吧,我小时候也这样,娘说这样不好,走路要看着路,不可以贪玩噢。”

    沈袭玉故意用沾了口水的手指,指向他们,又在自己的脸上划过,做出羞愧的手势来。

    当下四个人的脸就黑了,他们活了大半辈子了,现在却被一个傻子教训,不会走路。

    大夫人和沈老太君自然是不会接嘴,但是现场不能冷了呀,所以白茶这个杯具的跑龙套要再次出面,还得做出虚心受教的样子来,“多谢小小姐提醒,小人下次会注意的。”

    沈袭玉看见他们的脸色,心下畅快之极,估摸着整人也整的差不多了,再过份就不妙了,兔子急了要咬人,狗急了还要跳墙呢。

    当下她便突然摸摸肚皮,不高兴的撅起嘴,“娘,花妞饿了,好饿噢。花妞要吃东西。”

    “好好,我们快点下山就有吃的了,来,你跟娘坐一顶轿辇,我们把那顶轿辇让出来给外祖母坐好不好?你看外祖母年纪大了,腿脚又不好使,我们应该孝顺她,对不对?”

    沈袭玉摸着肚皮撅着嘴道,“那花妞不坐那个轿子,外祖母会给花妞做好吃的吗?”。

    “那是肯定的啦,你看外祖母宁可自己走路,也要把轿子让给你,可见有多疼爱你了。”

    沈袭玉傻傻的点了点头,“那花妞听娘的话,外祖母,就这样说定了噢,我的轿子给你坐,你要给我做好吃的噢。”

    沈老太君现在直顾着喘气了,哪里还有心思回复,自然一律由白茶代言。

    当下沈袭玉便老实坐在沈自秋腿上面,另一顶给了沈老太君。

    当轿子逐渐走远的时候,大夫人这才惊醒般跳了起来,“喂,喂,你们别走呀,还有我呢,我怎么办呀?”

    亲,你能怎么办,走回去呗!

    由于青蔓台还没有收拾好,沈老太君暂时先将沈袭玉等人安置在自己的暖阁里,沈袭玉拉着沈自秋的袖子一个劲的喊饿。

    白茶连忙吩咐下人上早膳,一通吃饱之后,沈老太君便吩咐下人带沈袭玉出去玩,沈袭玉当然知道这是老太太的调虎离山之计,当下就抱着娘的腿哭的鼻涕眼泪一把,就是不肯走。

    沈自秋哪里不懂女儿的意思,只能和老太太求情说,这孩子长这么大,没离开过娘身边,让老太太有什么事儿尽管说。

    沈老太君竟然卟嗵一下就跪在了沈自秋的面前,这不但把沈自秋吓一跳,连大夫人也吓一跳,心想这老太太为了振兴沈家,当真是什么都愿意啊。

    “母亲,你这是做什么,女儿担当不起,快快起来,否则女儿也只能给你跪下了。”说罢沈自秋了跪了下去。

    大夫人和白茶哪里是没眼色的,当下都跑过去扶住老太太,老太太喘了口气说道,“秋儿啊,娘知道这些年苦了你了,但是娘也有不得已的苦衷啊,你一定要原谅娘啊?”

    “老太太,地上凉,你小心膝盖的老病病又犯了呀,我想四小姐一定是原谅你了,要不然怎么肯和你下山呢。”白茶和沈老太君一唱一搭,唱对台戏呢,根本不给沈自秋开口的机会。

    沈老太太模糊着泪眼看向沈自秋,“秋儿,白茶说的是真的吗?你还认我这个母亲吗?我们还是一家人吗?”。

    沈自秋也垂泪不已,她呀还是太单纯了,哪里搞得过沈老太君这只老狐狸。

    沈袭玉看似在旁边玩着一个佛手团子,其实将在场诸人的神情话语尽收眼底,而且他们以为她是傻子,有时候沈自秋看不到的角度,她甚至能看见个别人的小动作和冷笑。

    很好,这就是沈袭玉想要的效果。

    傻子这层身份利用好了,绝对可以让沈家庄被闹的天翻地覆,鸡犬不宁。

    “母亲这是说哪里的话呀,快快请起吧,只要母亲不嫌弃女儿,女儿怎敢嫌弃母亲?”

    沈老太君看了一眼大夫人,那意思很明白了,你看开场白我都替你铺好了,你快上妆来唱戏吧。

    大夫人一听沈自秋这话,当下就走过来,握着沈自秋的手说道,“四妹妹,你可要救教你大哥呀。”

    沈自秋一愣,这是什么意思?

    大夫人先是说了一番沈自云对沈自秋的关爱之情,只是这些年一直有事脱不开身,但是对她这个庶妹,却是比嫡亲的妹妹还要心疼的。

    然后才慢吞吞的道出了事情经过,又将老2家和张氏一顿狠臭,最后卟嗵一声跪下来,求沈自秋救命。

    沈自秋的心顿时哇凉哇凉的呀,她原本还以为这些人是对自己真有点亲情的,所以她才会被沈老太君的话感动,但是很明显,被玉儿猜中了,这些人对她这么好,这么热情,不过是因为那些新奇的花品罢了。

    她的心失落了,对沈家最后一点留恋也消失了。

    她脸色冷下来,“大嫂这是说哪里的话,我孤儿寡母的,要人没人,要财没财,如何去救大哥,小妹实在不懂。”

    白茶试探的说有人在山上看到一片花田,土质肥沃,花卉品种新奇,是她从未见过的神奇花品。

    沈自秋立即双手竖掌,说那是山神看她们娘俩可怜,赐下的一块花田,几十粒花种,她只是尽心替山神办事罢了。

    这话自沈自秋的嘴里说出来,大家立即就信了几分,因为先前张氏被在山脚下发现时,也说满嘴糊话说什么山神显灵。

    古人最信的便是神鬼之事,所以沈自秋一副很认真的样子,他们便信了。

    大夫人在旁边立即哭起苦来,说她为富贵花坊付出了多少心血,结果却落这样的下场,真是不甘心呀。

    老太太也念叨起沈自秋的爹爹,说起他辛苦打造了沈家的基业,结果她却守不住,死了之后不知道要拿什么脸面去见他,说着说着,居然就要撞墙,寻死觅活的一番折腾。

    沈自秋心里跟明镜似的,这一场戏就是做给她看的,只不过就想让她松口罢了。

    她看那些假亲情真嘴脸的戏码,都恶心的想吐,不想再看下去了,当下便小心翼翼的说,要不然请母亲大人,摆上香案和供品,让她去询问下山神,是否可以拿山上的花品去参赛?

    这话一说出来,老太太立即不要死要活了,拉着沈自秋的手,声声心肝儿宝贝喊的直响,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有多疼沈自秋呢。

    大夫人也忙使眼色给下人,让他们准备香案和供品猪牛羊头等,没过一会儿,东西就准备好了,下人问摆在哪儿?

    沈自秋其实哪里知道,只是顺口胡说罢了,当下便说直接摆在院子里,但是院子里不能留人,否则山神不会出现的。

    沈老太君哪里敢怠慢山神,立即就将养心院里里外外的人都赶了出去。

    沈自秋看着眼巴巴看着自己的沈老太太和大夫人,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山神恐怕不喜欢生人,就我们娘俩在就好了。”

    沈老太太心里虽然气不过,但是为了大局着想,只得忍下这口气,由大夫人和白茶扶着,也出了院子。

    沈自秋悄悄的擦了头上的汗,对着香案装模作样的念了几句,然后给女儿丢眼色,轻声问道,“小玉,接下来该怎么办?我打哪里让山神显灵啊?”

    沈袭玉丢给自家老娘一个放心的眼神,对着手腕上面的青儿就打了声招呼。

    她知道那死老太婆肯定不会乖乖退出去,铁定要留人在这里放哨的,这次就吓死你们!

    沈自秋装模作样的在香案面前请山神,一个小丫头也在院门旁边探头探脑的,这时候香案上方突然响起了一个威严的声音,“沈氏,你既然 诚心请我来此,为何还让外人在场?”

    沈自秋故意惶恐的跪了下去,“回禀山神,这里并无外人,只有小女子和玉儿两人。”

    “哼,区区小把戏,覻得过尔等凡人,可瞒不过本山神!”

    那小丫头是老太婆的人,原本正四处找哪里收藏了男人时,突然感觉眼前闪过一道虚影,接着她的身影被什么东西重重的一弹,直接就哎呀哎呀的滚了出去。

    直接跌落在沈老太君的面前,嘴里吐出血来,昏死了过去。

    “尔等区区凡人,也敢欺覻本山神,还不跪下!”小金坐在青儿的头顶,嘴唇一开一合,学的那种苍老而威严的声音,还挺像的,特别是看到沈家上下一干人等吓的面色发白,连呼山神大人饶命,卟嗵嗵跪一地,就觉得特别开心。

    沈老太君没想到,这传言竟是真的,这沈自秋竟真的得到了山神的庇佑,她恨的牙痒痒,看来以后想动沈自秋没那么容易了。

    这也是沈袭玉为什么要放出有山神存在这则流言的原因,古人对神怪总是有几分忌惮,这样沈自秋回到沈家庄后,有了这层背景和靠山,就算那些坏蛋想要动娘亲,也要掂量掂量。(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