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48、各怀鬼胎
    )

    148、各怀鬼胎

    “孽、孽障!来、来人哪,快把那孽障给我捆了来!”沈老太君气的话都讲不利索了,胸口剧烈起伏着,一时屋里都乱纷纷的,有小丫头给她倒水,有的给她顺气,还有的则是劝大夫人别再说了,再说下去,老太太会承受不住了。

    沈自在还在镇上的荣华赌坊里大赌特赌,红着眼睛等翻本呢,沈老太君的人上哪里去绑人去,最后没办法,只能把瘫在床铺上的张氏给抬了来。

    张氏一进门,就看见了大房的惨状,心里头不禁冷笑起来,“跟老娘斗,你还嫩了些。”

    但是她只料到其一,却料到其二,当她看见那张签了沈自在亲笔名字的借据后,当场就双眼一翻,晕了。

    沈老太君直拍桌子,气的七窍生烟,“这一个个的不中用,是想气死我吗?”。她朝着跪了满屋子的人挥了挥手,让他们都退下去,只留下一个日常俱佳的老妈子在旁边。

    “白茶,今天这事儿,有点蹊跷,你有什么想法?”沈老太君对着正给自己揉太阳穴的贴身陪嫁丫头,现在也是院子里的掌事妈妈问道。

    白茶十岁就到了沈老太君的娘亲,就是曾家,后来又跟着沈老太君一起嫁到沈家来,虽然长相只是一般,但是头脑灵活,心细如尘,是以老太太常常会和她说些体己话。

    白茶一边替老太太揉按着太阳穴,一边笑道,“小姐您心里跟明镜儿似的,非得奴婢把话说出来做什么,二老爷平常是糊涂了些,但是却不至于混帐到这个份上。”

    白茶今年也有近五十了,平常没外人的时候,她还是称呼沈老太君做姑娘时的称呼,有人在时,就称老太君或是老夫人。

    沈老太君点点头,让白茶拿过一个弹花锦的靠垫,歪了身子,侧靠在上面,端起白茶递过来的参汤,浅浅的喝了一口,又揭过她递过来的湿手巾,擦了擦嘴角。

    “那你看,这会是谁干的?难道是老2家自己搞得鬼?就是为了抢那管理权?”

    “这不太可能吧,二太太虽然心气儿高了点,但是怎么着也不至于坑害自己人吧?网不少字”白茶小心翼翼的说道,一边说一边观察着老太太的脸色,见她脸色平和,并无动气,这才放下心来。

    “我起先看见老2家的被抬进来,好似并不怎么着急,是有点怀疑过她的,但是现在听你这么一说啊,我也觉得老2家的再狠,也不至于这样,再说了,花坊被砸,损失那么大一笔,她又捞不着。这事儿啊,还得好好寻思寻思。”

    沈老太君用右手摸着左手腕上面一个墨玉的镯子,突然看似混浊的双眼一亮,似是想到什么,急切的转过头吩咐起来,“白茶,你说莫不是冲着头魁来的?”

    白茶立即明白了老太太的顾虑,脸色也沉重起来,“上一季百花争艳大赛我们富贵坊花没有参加,听说原本河口镇人一家花坊种出了四色茶花,大家原本都觉得肯定是他们要拿魁首了,结果没想到魁着却仍旧是万花坊,只说是那家人半夜突然失火,那火舌太大,竟是蹿到花坊里去了,生生将那新培出来的四色茶花给烤成了焦叶呢。”

    “果然如此,竟敢一而再,再而三的欺负到我们头上来了,真当我们上面没人是不是?”沈老太君拍着桌子,气的胸口起伏不定。

    白茶连忙替老太太顺气,“小姐,你别生气,气坏了自己不值得。”

    “白茶,你,你快去问问老大家的,可别给那起子人,把正事给弄砸了!”

    “哎哎,小姐,您别着急,我马上就吩咐人去!”白茶连忙应着,沈老太君拉着她的手,“白茶,我只放心你,你去,你亲自去,去看看那些金丝青菊是否完好,如果没事,就让下人把花搬到我房里来。”

    “好,奴婢这就去!”白茶替老太太腿上盖了层毯子,这秋夜里凉了,老太太腿脚有风湿,一到夜里,寒气重的时候,就疼,所以得多保暖。

    白茶吩咐外间的小丫头们多提着神点,别偷懒打盹,随时听着屋里头老太太的吩咐,这才匆匆去了大房,又跟着大夫人去了富贵花坊。

    约摸过去了一个多时辰,白茶才跌跌撞撞的冲了进来,连行礼都忘记了,脸上全是吓人的惨白,卟嗵一声就跪在了沈老太君的面前,“小姐,您,您千万要保重身体呀!”

    沈老太君面色一沉,看着白茶那样子,脸就青紫了,嘴唇也哆索起来,“你,你,你是什么意思?”

    “娘,娘,这可让儿媳妇 怎么活呀?”这时候大房也扑了进来,头发仍然披散着,衣服也皱里巴唧的,脸上满是泪痕。

    白茶连忙爬起来,快步走到床榻边,扶住要起身的沈老太君,“老太太,事已至此,我们只好想别的办法,从长计议了!”

    “混帐东西,到底是怎么回事,快说,快说呀!”

    “回老太太的话,原本我是着人看管着那些金丝青菊的,谁料到那伙人打砸完了,等我们回庄子里后,他们竟然去而复返,找到收藏金丝青菊的地方,不但将看守的工人打晕了,还将那些花都毁了,连一颗花苗也没放过呀。”大夫人一边哭诉一边不停偷看沈老太君。

    沈老太君突然脸色大变,喉咙里一抽一抽的,就像吃东西噎到了一样,突然双眼翻白,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大夫人当场就被吓着了,瘫在地上,用手使命的捂着自己的嘴,半个字也不敢说。

    白茶一站起来,朝着一屋子的人大吼道,“还都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请大夫!”白茶在这种时候,反而冷静下来,一边替老太太掐人中,一边吩咐人去请大夫。

    大夫人被白茶这一吼,也才吼醒,从地上快速爬了起来,朝着外面急奔出去,慌忙忙就找自己的贴身丫头绿菊,让她快去把大老爷找回来,万一这老太太有什么三长两短的,他可是长子,在跟前送老太太最后一程,然后顺理成章的接收家里的一切,那不是正好吗?

    二老爷,哼,不是爱赌吗?你就继续赌吧,要知道那可是赌的你一生呢。

    大夫很快被请了过来,替老太太看过了,便道是气急攻心,开了方子,让下人拿了药去煎,又替老太太扎了几针,沈老太君这才悠悠的醒转过来,一醒过来,就挣扎着要起身,被白茶一把扶住,“老太太,你现在身子弱,还是躺着吧。”

    沈老太君气喘吁吁的说道,“我只不过是把事儿交给你们那么一会会功夫,就弄成了这样,让我怎么躺,再躺下去,沈家留下的一点基业,都要被你们败光了!”

    老太太一发火,满屋子人立即吓的都跪了下去,大气也不敢出一声。

    沈自云平时只管学问,于商业花坊上的事情一窍不通,只管有没有银子让他风花雪月,根本不管这银子从哪里来,要哪里赚?

    “老太太先请消消气,听我一言,常言道金银财帛不过身外之物,名利与我如浮云,没有谁家可以几世繁华的,盛衰荣侮都不过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老太太又何必放不开呢?”

    他这不开口还好,一开口老太太就气的想要跳起来,怎奈头一阵阵泛晕,哪里跳的起来,只得挥手砸了桌上的汤碗,“你给我滚!”

    “老爷,你别再说那些鬼话了,如果我们家没钱了,你还能在外面风花雪月,还能整日游手好闲,吃喝玩乐吗?我们家钱,才经得你这么折腾?”大夫人真是恨铁不成钢。

    “非也,为夫并非是游手好闲,那是做学问,学问乃国家之根本,算了,跟尔等这种妇道人家是说不清楚的,我还是回书房去好了。”

    “你,你,你想气死我不成?老大家的,从今天开始停了他的月银,不要给他支银子的权利,也不要给他供饭,我倒要看看,没钱花,没饭吃,看他怎么饿着肚子做那糊涂至极的学问,咳咳!”沈老太君气的脸色惨白,咳声连连。

    白茶忙轻声劝解着,大老爷就是那迂腐的个性,谁人不知道,也不知道大夫人怎么想的,现在这乱世之秋,她居然还把这个活宝给弄过来,这不是诚心的嘛,是嫌老太太不够生气,嫌她死的不够快吗?

    白茶虽然只是一个掌事妈妈,但是老太太身边的二把手,有时候权力比大夫人还要大,是以她朝着大房一眼瞟过去,大夫人立即就气焰矮小了一截,伏在地上,身子乱抖,也不敢再说什么了。

    也不知道是哪个通的风,这老太太刚在白茶的巧语劝解下消停了一会,外面竟是隐隐传来了一阵阵的哭声。

    沈老太君别看眼睛不好使了,但是耳朵却是很好用,竟是第一个就听到了,年纪大的人,本来就忌讳这些,当下脸色就白了,起不来身子,便用手直拍着床板,“我还没死呢,哭什么哭?”(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