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百三二章 迂回之策
    )

    百三二章 迂回之策

    沈袭玉一听到皇帝加考恩科的事情,就想到了昔日庄东秋说的话,立即就心如猫抓一般,就想要立即飞回去才好,还不知道庄叔叔是否知道这情况呢?

    虽然她本人并不十分赞同科举,但是这没办法,在这古代,这玩意儿就是涨身价的不二法宝,而且若庄东秋真能高中,对她来说,也是一大助力。

    沈袭玉虽然心急如焚,但是并未表现在脸上,只是说了些好话,说王立那么努力的学习,成绩又那么好,想必定要考个举人回来,到时候王庆成既是村长,又是举人老爷的爹,那一时风光无俩啊,还打趣的说,到时候别忘记了小席之类的俏皮话。

    王庆成哪里担得起这话,又连连站起来告罪。

    几个人从恩科,聊到村里杂七杂八的事情,又问及荷花,王庆成才说道,有一个大善人自愿将原村长王长青家的大宅子捐出来,给村里的孤寡老人住,大家纷纷感动,不用村长和里正响应,纷纷要求去照看老人们,荷花一家也是其中之一。

    而且镇衙司的陆大人,还说昔日王长青曾经欺负过荷花,便将原来王长青家那几百亩的荷塘分了一部分给她,足有七八十亩呢,她前儿个还问起了沈袭玉,是想着要把塘一起承包给沈袭玉。

    自从吉祥酒楼开张以来,那花卉的价格是水涨船高,但是不管是什么人,到这王家村来,都无法买走半分,因为大家只认沈袭玉,就连那奸滑无比的王大柱一家人,也不得不叹气,人家就是有先见之明,就算别人出更高的价格,他们也没货可供呀。

    如果想反悔,当初签的字据在那里摆着哪,毁约可是要赔偿一千俩银子的,话说人家出的价再高,这些货源加起来也没有一千俩银子,是以大家都死心了。

    沈袭玉又在王庆成的陪同下,去了养老苑,看见许多老人,在村人邻居的搀扶下,正出来走动,或是陪着一起聊聊天,缝缝衣服,其乐融融,一派和谐景象,她心里也十分满意。

    其间王庆成问起,因为他们都拒绝了酒楼来人约货,现在有许多荷花莲蓬的该如何处理?沈袭玉才想起来,自己居然忙得晕头转向,忘记这事了。

    “王叔你不用着急,这里有三百俩银子,你拿去使用,如果仍然有人愿意将塘承包给我们的,就去承包签约,如果不愿意也不勉强,承包价格和以前一样; 另外一点,不管谁来收购这些都不要卖,我自有主意。如果有人闹将起来,你只管告诉他们,现在卖那些东西也许只能赚几俩银子,但是听我的,以后这些东西会变成几百俩,甚至几千俩,我赚的越多,他们的红包就越大,让他们自己考虑得失。”接下来沈袭玉便将现代的那些花瓣荷叶和莲子莲蓬的烘焙保存之法,都一一教给了王庆成,让他普及下去。

    王庆成一听,喜的直搓手,有了这办法,就不愁东西会烂掉了。

    匆匆日头已经偏西,沈袭玉婉拒了荷花和王庆成的挽留,和阿牛急忙往家赶,让阿牛赶紧将恩科的这件好事告诉庄东秋。

    庄东秋得了阿牛的消息,竟是连夜赶了过来,现在沈袭玉他们住的这座山,要道上再无人把守,也无人过来问津,原因都是因为有熊出没,谁想送死啊,张氏就是最好的例子呢,是以庄东秋不费一丝力气,轻松就从山下走了上来。

    “玉儿,阿牛说的可是真的?皇上真的在下月初八加考恩科?”庄东秋一见了沈袭玉,便急迫的问道。

    “是了是了,恭喜庄叔叔,看来即将平步青云了。”沈袭玉将众人都带进了空间里,又给庄东秋作揖,又是打趣道。

    “惭愧,去年科考要不是我太过迂腐,也不至于名落孙山。”

    “是不是那些看大门的人问你要钱,而你又没钱?于是你们吵将起来,最后虽然把主考官大人吵了过来,勉强让你进了,但是你满腔激愤,于是一激动,就在卷子上信口开河了?”沈袭玉一边啃了一口芙蓉香糕一边问道。

    庄东秋睁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向沈袭玉,“玉儿真乃神人也,你是如何知道的?”

    沈袭玉抿嘴一笑,她虽然没有真正经历过,不过前世在电视上看过多少这样的桥段呀,当然也知道那里面的黑暗了。

    庄东秋之所以那么激愤,无非是因为他太过正直,当然正直的同时,还有些迂腐。

    看来在他去长寿县参加恩科的之前,还得给他洗洗脑才行,有些事情既然直接办不了,咱迂回着一样可以办到,而且可以省了许多麻烦。

    沈袭玉当下便将自己在电视剧里学到的那些理论知识和手段一股脑儿的塞给了庄东秋,让他明白明白,有时候打趣幽默,偷奸耍滑,反而更容易成事。

    “什么,你说一个目不识丁的小混混成了钦差大人?这,这既然都不识字,要如何为朝庭效力,为国尽忠呢?”庄东秋听了沈袭玉说的李卫当官的故事,满脸不可思议,直觉得像天方夜谭。

    虽然这故事听来谎诞不经,但是居然达到了无比的和谐,古代的学子们对皇上神马的有着天生的畏惧,虽然说庄东秋从未听过什么康熙雍正的,但是沈袭玉一说他们是皇帝,他立即就肃然起敬,那膝盖都不自禁要弯几分。

    这大概就是常期生活在皇权之下,人人的通病吧。

    “庄叔,我并不是让你去学李卫的目不识丁,我只是想通过这个故事要告诉你,有时候义正言词的去批判一件事情,没扳得到贪官,反而连累了自己,还不如隐藏实力,另走蹊径,方能成就大事。”

    庄东秋听她说另走蹊径的说法,便想到她说的那个李卫,根本就是偷奸耍滑,耍鬼心眼嘛,这在他的眼里,是万万行不得的,他可是清清正正的读书人,岂可行那苟且之辈的举动。

    “玉儿,虽然你说的那个李卫好像颇为厉害的样子,但是他行事不端,不光明磊落,这如何是我等清流学子能够 做得的,这是万万不可的。”

    沈袭玉无奈的摇头,当下就将他所谓的正人君子之行径剖解了一番,然后问他,这样做了的后果是怎样?如果当日他可以隐忍下心中的努力,努力考试,一朝得中举人,再去利用权势收拾那起小人,是不是容易得多?

    这样一番浅显的道理,却是说的庄东秋哑口无言,冷汗直流,沈袭玉看他似有动摇,便趁热打铁的说道,“我常听老人说一句俗话,不管是白猫黑猫,只要能抓得住老鼠便是好猫,引用到官场和人际,还有商场之道,也同样如此,有时候看起来像同流合污,但是非也,别人是真的污了,而我们则清莲出于淤泥而不染。”

    就算庄东秋在作学问上面头头是道,但不免也被沈袭玉这番话给震撼到了,其实他心底明白,情势如此,事实如此,只是他一向自诩为清流学子,如果真的自甘堕落,说出那样的话来,做出那样的事来,还不知道要如何被人诟病呢。

    “世人诟病,呵呵,不是我说你,庄叔叔,你就是想太多。首先不说嘴是长在别人身上,两片唇瓣一开一合,就是一句不同的话,你管别人如何说,你只管做朝你想的去做,只要你成功了,哪怕方法不是那么光彩,但是百姓都是善良的,依旧会传颂你的。只要你成功了,上级会赏识你,百姓会称颂你,有几个人会在意它的过程呢?就算是有对手挖根究底,说你方法不对,但是功大于过,利大于弊,只要是个人,都会分析权衡,更何况是上级,或者说是皇帝,哪一个不是大能之人,难道还不懂其中的道理不成?”

    庄东秋连连点头,但是他很疑惑,这些道理,沈袭玉是从哪里学到的?

    沈袭玉自然不会说,前世外企的生存之道,也不会说电视网络传媒的普天盖地,更不会说自己是穿越人氏的事实,她只是笑了笑,“自打我滚下山坡,撞了脑袋,再次还魂之后,便觉得头脑清晰,似是能够 看透世间许多事情呢。”

    “原来如此,没想到小玉倒因祸得福,也让你叔叔我惭愧不已,徒增这些许年纪,竟然看的还不如一个十岁的女娃透彻入理。”庄东秋满脸愧色。

    沈袭玉说这番话,可不是为了打击他的信心的,当下便又道,“庄叔叔你错了,我那是先置之死地而后生,苍天怜我,方给我了一些见识,一些领悟。但是每个人从出生到老死,有些事情必须要自己经历,自己得出来的领悟和经验,方才是最宝贵的。我虽然于这些方面有些小见识,但是毕竟身为女儿不好去实践,还要劳烦庄叔叔去实践一二呢。”

    “可是我,可是我―――”

    “庄叔叔不必觉得自惭形愧,我既然得上天庇佑,重活一回,那么见识定然与众不同,庄叔叔是我看中的人,自然也不会差到哪里去,所以千万不要自卑,若是您连这点自信都没有,以后又要如何征服我娘的芳心呢?嗯 ?”

    沈袭玉突然朝着正在和蝶影下棋的沈自秋方向挤了挤眼睛。(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