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五章 二萌争宠
    沈自秋坐的久了,腿有些麻,蝶影走过来将她扶了起来,柔声道,“盖房子是小事,灵主有这些时间和精力,倒不如好好想想如何培育出新的花品吧,百花争艳大会还有几天哪?”

    沈袭玉一拍脑袋,对啊,光顾着高兴了,竟忘了这茬,于是她立即急的赶火似的,就要带青儿等小动物出去再开辟一块花田出来。

    沈自秋无奈的笑道,“忙活这大半天,你们不饿吗?”

    “咕噜噜”还真有人的肚子提出了抗议,原来是小金,它傻瓜式的摸了摸头,咧开嘴,笑了起来。

    “好,天天做美食给别人吃,今天咱也慰劳慰劳自己。”沈袭玉当主厨,有沈自秋和蝶影当副手,空间里的材料又是现成的,很快就摆满了一桌。

    白玉蜂去喝天星花的花蜜去了,沈袭玉拿出一个碟子,放了点用灵泉水煮制的清汤,放在石凳上面,左面是变小了的青蛇头,右面是大红蚂蚁,正上方是小金的鼠头。

    她刚一转身,身后就传来了小金的不满声,“青老大,你这喝的太速度了一点吧,好歹给小弟留点儿啊。”

    “咝”青儿的身躯悄然变大几分,朝着小金露出尖利的獠牙,吐出红色的蛇信,小金当即害怕的就吱溜一声缩到石桌底下去了。

    “老大,给你,都给你了。”

    大红个头小,喝不了多少一点,是以青蛇也没空理它,只管吸溜溜喝着鲜美无比的灵泉汤。

    青蛇和小金是天敌,能让它们和平共处已经不容易了,偶尔不绊嘴估计不可能。

    沈袭玉啃了一块小排,将骨头朝着小金丢过去,“小金。接着!”

    小金顿时鼠眼一眯,金色的小排骨哎,香喷喷的,可是那小排骨的抛物线落到一半时,就看见从旁边角落里,忽然伸出一截尖细的绿色蛇尾,咻的一下子就把小排骨给卷住了,然后极其优雅的丢到自己此里,还朝着小金吐了吐蛇信子。

    这日子没法过了!

    小金白了青蛇一眼,吱溜一下子蹿到沈袭玉的腿边。沿着裤管爬了上去,悄然的在石桌上面探出半个头。

    沈袭玉刚才并未看见青蛇的小动物,是以还以为小金没饱。便用手点了下它的额头,“你个小吃货,还没吃饱吗?说吧,想要什么?”

    小金得意洋洋的用爪子朝着后面的青蛇比了个中指,然后爬上沈袭玉的肩膀。撒娇卖萌的说道,“主人,小排骨太油了,我发现最近好像长胖了,我要减肥。”

    沈自秋卟哧一声笑了,“你个小东西。懂的还真不少,那要不三色糕怎么样?”

    小金故意摇头,用娇滴滴的声音说道。“三色糕太粘了,我想吃那个荷塘月色。”

    沈自秋见它伶利可爱,自然是满足了它。

    沈袭玉用另一个小碗装了两只荷塘月色,又弄了点五谷丰登里的豆子,单独放另一边。省得它那油爪子一会全擦她身上。

    小金吃着独食,别提多得意了。吃完了之后,沈自秋还拿手帕替它擦了擦小嘴儿,替它理了理毛,它卖乖的用毛绒绒的头在沈自秋的手臂上蹭了蹭,还捏着嗓子学话儿,把沈自秋和蝶影都给逗乐了。

    沈自秋越发的喜欢它了,便让它攀上自己的肩膀,听着它说那些俏皮话儿,不时露出欢快的笑容来。

    沈袭玉难得看老娘这样高兴,看来让小金和小白学口技,初时觉得有点冲动,现在看来倒是不错,至少把老娘哄开心了呀。

    小金正说的开心呢,突然感觉尾巴那里痒痒的,它就翘起尾巴,用小爪子挠了挠,可是发现不但变痒了,还有一种寒气,于是它就回过头去瞧瞧,哪里来的寒气。

    它不瞧不知道,一瞧之下,发现老大一双竖瞳正在自己的背后瞪着自己,青儿不知道何时变大了身形,瞪着那两只像大红灯笼一样的眼睛,正盯着它的尾巴。

    “哎呀妈呀!”它直接吓的一个站不住,咕咚咕咚从沈自秋的背上跌了下去。

    “小金,这是怎么了?”沈自秋忙回过头,但还是没能接得住,小金感觉屁股都要被摔成八瓣了,疼的直咧牙,眼泪鼻涕一起出来,正好看见刚收拾完碗筷,和蝶影一起从竹楼厨房出来的沈袭玉,连忙就飞奔着扑了过去。

    “主人,你要给小的作主,青,青儿,它欺负我。”

    沈袭玉看看细竹枝般的青蛇,正盘着身体,头昂了起来,看着天星花一动也不动。

    她走过去,蹲下来,将青儿捧到掌心,“怎么了?”

    青儿低下头,委委屈屈的声音,带着哽咽响了起来,“看见天星花就想到爷爷,以前在蛇谷的时候,爷爷最疼我了,所以其它的蛇们都妒忌我,它们常常告诉爷爷,说我欺负它们,可是青儿没有。”

    小金一看见沈袭玉那脸上的表情,就觉得事情不好了,果然吧,这家伙真是太黑了。

    沈袭玉轻轻摸着它的蛇头安慰道,“别再想了,逝者如斯夫,我们既然活着,就要好好活着,否则就对不起为我们而死去的亲人了。”

    青蛇用小蛇头在沈袭玉的掌心里蹭了蹭,还伸出蛇信舔了舔,“我知道我刚到这里不久,小玉姐姐就这样疼我,小金看着难免会心里不舒服,但是我真的没有欺负它,小玉姐姐,你相信我吗?”

    “小玉姐姐当然信你啦,乖,别再想太多了。自己去玩吧。”

    青儿又拿蛇头蹭了蹭沈袭玉的掌心,向着地面上的青草丛游了进去。

    小金气呼呼的鼓着肚子,趴在石桌上面装死,它气呀,它没有说谎,它真的没有说谎,它现在屁股还疼着呢。

    可是主人听了它的话,还安慰它。一定是觉得它有道理了,觉得自己在撒谎。

    是了,它一来就带来了天星之源,好像帮了主人一个大忙,难怪主人会信它了。

    小金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没有用,一边伤心难过,一边自卑起来。

    “小金,跟我来!”沈袭玉的眼角留意到青蛇并未游远,偶尔还有一截绿色的小尾巴在天星花丛里起伏,她便面无表情的说道。

    沈袭玉说罢便自然转身。朝着竹楼走去。

    小金只得蔫蔫的爬起来,顺着石柱滑到地面,有些怨恨的朝着天星花丛某处瞪了一眼。正好迎上青儿抬起的蛇头。

    青儿突然涨大了身躯,硕大的蛇头,张开血盆大嘴,殷红的蛇信就朝着小金卷了过来,一阵腥气迎面扑了过来。

    “啊!”吓的小金直接瘫软在地上。差点尿了。

    “咯咯,你去告状呀,说我欺负你,看小玉姐姐信谁?”

    小金泪眼汪汪的瘫坐在地上,眼睁睁看着青蛇又恢复了原状,得意洋洋的游走了。

    “喂。死老鼠,你怎么了?”白玉蜂吸饱了花蜜,一飞回来。就看见了小金正抽泣着的样子。

    小金没精打彩的看了她一眼,继续低下头抽泣,它不想说,说了也没有人信。

    大红蚂蚁爬到小金的旁边,爬上它的腿。用小蚂蚁脚一会指指竹楼,一会又指指它。小金抹了抹鼠眼边的泪珠,哽咽道,“我知道了,我现在就去。”

    小金有气无力的走进了竹楼,此刻沈自秋正和女儿在喝茶,沈自秋一看刚才还上蹿下跳的小老鼠,现在怎么变得没精打彩的,便有些奇怪。

    沈袭玉轻笑一声,“自然是受了委屈,要不然平常哪里能看得见它这样安静。”

    咦?主人没有生气,也没有责骂它,还说它受了委屈?

    小金抬起头,亮晶晶的看向沈袭玉。

    沈袭玉端出一个盘子,里面装了一小堆刚剥出来的新鲜莲子,“还傻愣着干什么,还不过来吃。”

    小金仿佛不敢相信,用小爪子指着自己的鼻子道,“给,给我吃的。”

    “对啊,你不吃,我就可吃咯。”沈袭玉作势捏起一粒放进嘴里,作因味的模样,“哇,好脆,好甜噢。”

    小金急了,三步并作两步的蹿到了盘子旁边,“我吃,我吃,多谢主人!”

    沈自秋摸了摸小金的尾巴,“慢点儿,没有人和你抢,别噎着。”

    小金突然想到人间死囚犯临死前都有一顿美食好菜的,难道主人决定丢了自己,所以才会对自己这样好吗?一想到这里,它突然觉得美味的边子也食之无味起来。

    它突然就转过身,朝着沈袭玉跪了下去,前面双爪抱起拳头哀求起来,“主人,不要丢弃小金,小金知道自己没有什么大本事,也帮不了主人太多的忙,可是小金会听话,都听主 人, 主人说往东,绝不往西,主人说跳水,绝不上山,只求主人不要丢弃小的。”

    沈袭玉卟哧一声笑了,“你哪只耳朵听见我说要丢弃你的?”

    小金茫然的抬起头,“难道这不是最后的晚餐吗?”

    沈袭玉一指头将它摁翻在桌子上面,“什么乱七八糟的,因着青儿刚失去了亲人,难免心情不太好,它又小,肯定喜欢粘人,是以才会欺负你,我是怕你委屈,所以才拿莲子哄你哪。”

    小金嘴里刚吃进去的半颗莲子啪答一声掉了下来,声音急迫起来,“主人,主人,你知道,你都知道?小金真的没有撒谎。”

    沈袭玉拍拍它的头,“你跟了我这么久,我还不了解你吗?最怕疼的人,怎么舍得从那么高的地方滚下去,来冤枉别人啊。”

    小金摸着头嘿嘿傻笑起来,但是它随即又想到主人刚才的态度,“可是主人为什么说相信它没有欺负我呢?”

    “它刚失去亲人,心情不好想要捉弄别人也是难免,以后我会将你们分开,尽量避免接触,它是小孩子,如果有得罪你的地方,你就看在它让空间变得这么漂亮的份上多包容一点呗,你可是大哥哥呢。”

    小金这才放下心来,开心的啃着莲子,一边啃一边点头道,“这我就放心了,主人你就放心好了,我一定不会跟它一般计较的,反正,也不是太疼了,谁让我屁股上的皮厚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