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一章 佳人有约
    第八一章 佳人有约

    白玉蜂一飞走,沈袭玉立即收拾了下自己,然后朝着曲文的房间走去,虽然有赵启浩在给他讲睡前故事,但是颠过来倒过去就那几个,他都听腻味了,在床上一个劲打滚,让王忠去请沈袭玉,结果正巧,沈袭玉就来了。

    他当下高兴的跟什么劲似的,王忠在旁边劝诫男女大防什么的,结果就被曲文给赶了出去,小安子倒是很识趣,继续装睡。

    曲文央着沈袭玉给他说故事,沈袭玉便道好,便给他讲起了美人鱼和王子的故事。

    别院正房里,王长青和管事商量完了大事,正准备去罗姨娘的院子里,突然听到窗户那里有轻轻的响动,他立即道,“是谁在外面?”

    “王老爷,请莫害怕,是小女子。”白玉蜂飘在窗口那里,蜂唇一张一合,竟是把沈袭玉的声音模仿了个*分,而且现在语气似含羞带怯,十分动人。

    王长青哪里听不出来,这声音便是今天那可爱小厨娘的声音,心头一酥,老脸上的皱纹荡漾,当下便要去开窗户。

    白玉蜂版的席小厨娘连忙道,“别,别开窗户,让人看见了不好,小女子今日一见王老爷,就被老爷的风采迷住,今夜子时,荷香榭中,小女子特备薄酒几杯,欲与老爷赏月共饮。”

    王长青口水都要掉下来了,原本还想找人去骗,结果没想到自己风采不减当年,这小娘子竟是自己送上门来了,他当下连声道,“好好好,小美人,老夫一定去赴约,你可要等着我哟。”

    “小女子只是仰慕老爷风采,并不想为外人道,是以切不可叫他人知晓,否则小女子情何以堪。”语气渐至哽咽,把王长青心疼的恨不得立即将她搂到怀里,好好心疼一把。

    “小美人,你放心,我一定保密,不叫他人知道,嘿嘿。”王长青对着窗户瑕想起了今天晚宴时,沈袭玉走在菊花盆景的引水道上,那如凌波仙子踏月而来的风彩,顿时觉得喉中干咽难耐。

    王长青看了下滴漏,现在才亥 时三刻,离那子时,还有一个多时辰,当真是如坐针毡,度日如年哪。

    别院右房间里,王府三小姐王玉红坐卧难安,一时起身看向门外,派出去打听消息的奴才为何还不回来?

    “小姐,小姐!奴婢回来了。”王玉红的大丫头兰花气喘吁吁的进了屋,王玉红上前就给了她一耳光,“小践 蹄子,让你去看看我那赵朗的情况,为何耽搁到现在,去哪里偷懒了?”

    兰花被打的头一蒙,眼泪鼻涕立即就一起下来了,跪了下去,“小姐,奴婢不敢,实是那赵公子一直待在曲公子的房间里,还有那个小厨娘也在,他们一起在说话。”

    王玉红眼里放射出一道妒忌的光芒,“什么?那个小厨娘也在,这个狐狸精,居然敢勾引我未来的夫婿,你说那个傻子为什么还不睡觉?”

    兰花诚惶诚恐的回报,“听说曲公子本来是睡着了的,可是做了一个噩梦就惊醒了,非吵着要赵公子说故事哄他睡觉,赵公子没办法便去了,可是赵公子说了好几个故事,曲公子都嫌不好听,就在这时候那个狐狸精就来了,顿时就把曲公子和赵公子都哄笑了。”

    王玉红使劲撕扯着手帕,看着桌上已经炖好的人参鹿茸汤,怕是快要冷掉了,气的浑身直颤,“一个是小狐狸精,一个是傻子,偏偏要绊住我的赵郎哥哥。”

    罗姨娘一看宝贝女儿生气了,连忙抱住她安慰道,“乖宝贝别哭,你可是要做官夫人的,得有一点胸襟,男人嘛哪有不吃+腥的猫,别说像赵公子那样大户人家的公子哥了,就连你爹爹不也是左一房右一房的娶进门,再说了,当了正妻也未必一定好,你没听说嘛,家花不如野花香,明的不如暗的,暗的不如偷的,偷的不如偷不着的,那送上门去的,他也就是尝个鲜,隔天便会撂开手的,你母亲我便是最好的例子,上头那位不是照样活着,可是跟死了也没啥区虽,你爹还不是照样疼着咱娘俩?这世上,也只有我家宝贝女儿这花容月貌才配得上赵公子呢。”

    王玉红被自家老娘这一安慰一夸奖,立即底气又足了,吩咐兰花将那人参鹿茸汤拿去再温着,等赵公子回了自己的院子,她再过去送爱心夜宵,到时候再略施小计,想必定能成就一桩美事。

    沈袭玉原本也就没想把曲文给哄睡着,她可是十分需要曲文和赵启浩的帮忙,替她做个不在场的人证呢。

    是以她便说起了孙悟空大闹天宫的故事,那故意说的精彩至极,把曲文听得越发精神了,就连赵启浩都忍不住竖起耳朵来听了。

    一段说完,沈袭玉喝了口水润润嗓子,说书人也不是那么好当的,为了今晚的计划能顺利进行,她可得出不少力气呢,不过能看见有的人遭报应,有的人被恶心,这苦吃得也值。

    曲文眼睛亮晶晶的盯着沈袭玉,拉着她的手不放,“小玉你好厉害噢,你居然知道这么多好玩的故事,对了,小赵,你刚才不是说有事吗,你先回去休息吧,我这里有小玉陪就好了。”

    或许赵启浩是真的有事,便也没有多推辞,起身走了。

    沈袭玉又给曲文讲了一段故事,便借口屋里有点闷,走过去开窗户,正看见小金在那里探头探脑的,她一个眼色丢过去,小金立即爬进她的口袋,轻声将赵启浩回去后的情况汇报了下。

    “他的房间里先是莫名奇妙出现了许多蒙面的黑衣人,他们似乎在商量什么大事,那个紫衣公子的脸色冰冷的吓人,而且他们的语言我也不听不懂,因为那位公子身上隐有威压,我不敢靠得太近,但是中间听他说了几句话,想必模仿起来,也不是太难,对了,我刚过来的时候,那些黑衣人也已经离开了,不过据我感觉并没有离得太远,应该就在他屋子左右。”

    沈袭玉点头,表示知道了,借着支起窗户,又轻声交待了一番,小金领命而去。

    那边曲文已经在催她了,她笑意吟吟的坐在曲文的床边,继续给他说孙悟空被如来神掌压在五指山下的故事。

    小金知道的消息,王府庶出三小姐王玉红自然也有办法知道,她并不需要知道赵启浩在屋里干什么,她只要知道他回自己的屋了,而且那个小狐狸精和傻子都没有跟着便好了。

    当下她站起来,走到梳妆台前面,又细细的妆扮了一回,被自家老娘夸的快要成闭月羞花之貌了,这才站起身来,吩咐兰花把温热的人参鹿茸汤放进食盒,一只手提着,扭着腰朝着赵启浩休息的那边厢房走过去。

    只是她还没靠近就被两个从暗处角落里蹿出来的黑衣人给拦住了,吓的她一屁股坐在地上,食盒也翻了,幸好汤碗没有倒,她倒竖三角眼,开口就骂了起来,“不长眼的贱奴才,怎么走路的,没看见本小姐在这里吗?”

    “请王小姐返回原路!”左边一个蒙面黑衣人闷声说道。

    王玉红站起来,心疼的拍了拍裙子上的泥,这可是她过生辰时,在爹爹面前说了许多讨好的话才得来的,听说是镇上有名的浮云锦制成的,既透气又保暖,正适合这秋日夜里穿。

    平时她都不太舍得穿,只有偶尔去别家游玩时,才会穿上,当然也是去显摆的,没想到今天却被一个奴才给冲撞了。

    “你是个什么东西,竟敢让本小姐绕路,本小姐就要走这条路。”说罢她扶起食盒,拎着裙摆便要继续前进。

    “王小姐请您配合,主子说了,不见任何人!”右面那个黑衣人有一双如鹰般的眼睛,让人看了不寒而栗,声音也如冰刀一般。

    两个人身上俱散发出一种寒冷的杀气。

    王玉红不由有些害怕,但是想想那紫衣公子今日的风彩,她又再次咬了咬唇,挺起了胸脯,“我可告诉你,我可是王府里最尊贵的小姐,也是王老爷的掌上明珠,皇宫里的内侍总管是我大哥,更有可能是你们未来的主母,你们是瞎了狗眼,还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居然敢拦我?”

    两个黑衣人将王玉红涂的像猴子屁股一样的脸看了一眼,眼底划过一线嘲讽,同时低下头去,双肩颤抖起来,这样的货色,给世子爷倒夜壶都不配,居然还敢肖想世子夫人的位置?

    看见两个人低下头不说话,王玉红觉得是自己的话起到了作用,当下便得意起来,“放心吧,等我成了赵夫人,一定不会亏待 你们的。”

    说罢她便抬脚往前走,结果两只手又拦了出来,“对不起,请王小姐原路返回,我家主子不见客。”

    “你,你们,当真是榆木疙瘩!”王玉红气的直跺脚,但是不管她怎么样说,威胁也好,讨好也罢,甚至连手上的金手镯都拿下来,想要对黑衣人进行贿赂,结果当然照样是碰一鼻子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