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一章 纯良曲文
    黑衣男子不苟言笑,只是冷冷的说道,“赵公子,贵人事忙,哪里还记得我等的邀约。”

    白衣书生把玩着手中的洞箫,也斜着眼睛,靠在榻榻米上,偷看了沈袭玉好几眼,然后赌气般的嚷起来,“原来是结识了新朋友,难怪不理我,哼。”

    赵启浩也不搭理他们的冷嘲热讽,只是将沈袭玉放稳,虽然画舫很稳,但她还是紧紧的抓着船栏杆。

    赵启浩看她那样,又是一声哧笑,也不管他那倾城的容貌,一笑连太阳的光芒都夺了去。

    “过来!”赵启浩伸出手掌,柔声道。

    沈袭玉虽然不太想被他牵着,但是刚才被人家公主抱上船,恐怕现在所有人都觉得他们俩有什么了,现在再扭捏,未免矫情,当下也没犹豫,大大方方的把手放在他的掌心,由他牵着走向那酒桌。

    “左边这位是青菊镇衙司的陆捕头,亦是我多年的好友。”

    沈袭玉微微福了福,“席玉见过陆大人。”

    陆捕头脸上毫无表情,只是瓮声瓮气的说道,“席姑娘不必多礼,既是赵公子的朋友,那也是我陆某人的朋友,以后若有什么麻烦,尽管去镇衙寻我,报陆开的名头即可。”

    沈袭玉又谢了声。

    赵启浩白了他一眼,转向沈袭玉道,“他这人就是这德性,整天绷着张脸,好像谁欠他钱似的。”

    沈袭玉微以袖子掩嘴,扮出一个微笑,表示自己晓得了。

    不就是面瘫吗?管姐屁事啊。

    “这位姓曲,你只管叫他曲呆子便可。”

    沈袭玉暗自吐了吐舌头,她可不会傻到那地步,她便又福了下,“席玉见过曲公子。”

    “不用行礼,你是小赵的人,自然大家就都是一家人了,我这个人最是和善可亲了,才不喜欢那些虚礼呢。”他随便朝着沈袭玉挥了挥袖子,然后拉着赵启浩便较真起来,“凭什么介绍别人都是有头尾的,到我这里便成了呆子,你这样可不成,你得给我重新介绍。”

    赵启浩也不理他,只是坐下来,陆开给他斟了酒,他便倒一口酒在嘴里。

    曲文去抢酒杯,“不准喝,必须重新介绍,你不能侮辱我光辉形象啊,你说为了你,我都从上京偷偷跟过来,我对你如此情深意重,你却这样对我,我真是好伤心啊。”

    “少爷,你用错词了。”刚才接沈袭玉等人上船的中年人连忙在旁边提醒道,“情深意重是用在男女之情上的。”

    “什么男女之情,我分明是男子,他也是男子啊,不通,不通。”

    “少爷,我是说---”中年人的话还没讲完呢,就被曲文打断了,“知道了知道了,忠伯,你真罗索,反正小赵知道我的意思不就行了吗?整天要我讲话这样,要那样,还要文皱皱的,累不累啊。”

    “少爷,注意身份。”

    中生大叔又唠叨了起来,曲文直接捂住耳朵,如同调皮的孩童一般,双脚在船板上跺的啪啪响,“不听不听不听,本少爷想怎样讲话便怎样讲话,在京城里你们要管着,难道来了这里也要管着不成?”

    沈袭玉倒是喜欢曲文这纯真又爽直的个性了,刚从现代过来没多久,说实话整天听着别人之乎者也的说话真心不习惯。

    “曲公子是性情中人,小女子欣赏之极。”

    曲文一听沈袭玉这话,立即跳起来,跑到沈袭玉的面前,就想要拉她的手,沈袭玉巧妙的躲开了。

    他焦急的问道,“你说的可是真的,你真的愿意与我做朋友?”

    沈袭玉立即微笑的点头,那中年大叔又想过来说些什么,却是被赵启浩一个眼神给冻住了,弯下腰退到了旁边。

    曲文高兴的欢呼着,跑到赵启浩的面前卖弄起来,“怎么样,怎么样,本公子的人缘可是很好的,小玉说要和我做朋友噢。”

    沈袭玉莞尔一笑,他倒很自来熟。

    画舫很快就驶到一座高墙绿瓦的房子面前,如果沈袭玉记得没错的话,这应该是王家村村长的家。

    因为王庆成说过,王家村只有村长家是高墙绿瓦,院子前面种了一溜桂花树,家里还有自己的画舫,这些都是再明显不过的特征了。

    王家村村长王长青早就率了家里的老小站在岸边扯长了脖子等了,一看见画舫靠近,当下大喜,笑的脸上皱纹都能挤死苍蝇。

    “小民参见世---”

    “咳,是赵公子!”中年大叔握拳清咳一声,王长青立即改口,“小老儿给各位贵客请安,酒菜早已经准备妥当,请先移步客厅用茶,休息片刻。”

    王村长行完礼,在两个儿子的掺扶下,颤魏魏的站了起来,让管家快点给各位贵客带路。

    沈袭玉下船,原本是由赵启浩牵着的,结果一到了地面上,曲文非得夹进他们中间,和沈袭玉一会低头窃窃私语,一会又放声大笑,似乎是在说什么有趣的事情。

    若是换了别人,赵启浩恐怕现在眼睛都要喷火了,但是看见曲文那动作,却是微微一笑,眼底满是宠溺。

    王长青客客气气的将赵启浩和曲文等人都送到了各自的休息房间,这才绕到花厅后面的侧厢,那中年大叔早就等在那里了,背着手,若有所思的看着窗外的景色。

    窗外是一望无际的碧塘,有风吹过,荷叶翻卷过来,露珠便会一起跟着滚落,有阳光照射在上面,散发出动人的异彩。

    王长青被被两个儿子掺扶着,就要给那中年男子行礼,“老汉拜见内侍大人!”

    中年男子脸色平静如斯的扶起了他,“不必多礼。”

    王长青老泪枞横,用袖子抹了抹眼角混浊的泪水,“为父已经有数十年未曾见过我儿了,我儿可好?”

    这个中年男子正是王长青的长子王忠,当年王长青还不是王家村的村长,家境贫苦,无奈之下,只得将儿子送往宫中当了太监。

    幸好这王忠比较聪明,竟在残酷的宫中一路攀爬,最终爬上了内侍总管的位置。

    “一切都好。”王忠淡淡的回答,对王长青的态度并不怎么亲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