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六章 毒舌世子
    第三六章 毒舌世子

    “是的,刚才大家所吃的芙蓉香糕乃是用经过秘法炮制的新鲜荷花制成,非但不会对身体有害,反而可以让人气血通畅,有清热解毒的功效。虽然现在已经是秋日,但是仍然有躁意,吃这芙蓉香糕最好不过了。”

    这点倒是真的,赵启浩也不得不承认,原本呆在酒楼里,吃了些酒,身体也有些躁躁的,但是食过那莲叶点心后,倒是感觉从心底到脚趾都舒畅凉爽的很,还有一种在泛舟莲湖的舒爽感觉呢。

    “这些花还能吃,我倒是第一次听说,不知道姑娘家在何处?”钱子轩还是有点不太相信,逐又深问起来。

    沈袭玉抬头挺胸,“请恕小女子不能奉告,若非是生活所迫,小女子断然也不会使用这家传秘法。”

    钱子轩吸了口气,是他莽撞了,也是因为他太惊讶了,稍过了一会他才平静下来,“既然姑娘家的秘法如此神妙,那么钱某出一千两银子买下你这秘方,如何?有了这一千两银子,你与你的家人一来可以三餐可继,二来也可买房买地,过上富足的生活了。”

    沈袭玉摇摇头,“抱歉,祖宗遗训,此秘法可用,但是绝对不能转让于他人。”

    那意思就是说不肯卖了,还是嫌价格低了?

    钱子轩在思量,如果真有那种秘法的话,他们的酒楼生意将会是空前的火爆,天启朝本来就是一个花都,如果真能将这些各种花品都展成食品,那前景和利益简直无法预料。

    刘春喜琢磨着自己少东家的脸色,神色莫明,便连忙走到沈袭玉的身后,开始做思想工作了,那意思无非是说,这可是一千两,你要卖多少点心,多少碗粥才能卖得到呀;

    先是利诱不成,接着又开始威逼,我们酒楼是青菊镇最大的酒楼,如果连我们都不肯买,到时候放话出去,你觉得谁敢买?你别猴子捡西瓜,一心贪大,到时候连芝麻都没得捡了。

    刘春喜的话钱子轩自然也是都听见了,他也没动声色,只是暗中观察着沈袭玉的反应,他想,若是这刘先生能说服她自是最好,不能说服再想别的办法,反正这秘法他们是一定要拿到手的。

    今天赵启浩这么一闹,十位客人一品尝,加上大街上的一哄抢,还不知道多少家酒楼老板已经盯上了,吉祥酒楼背后是相爷没错,但也并不是所有人都给相爷面子的,镇南面的富贵坊就是专门和他们作对的,如果被富贵坊的老板知道了这里面的窍门,到时候再花大价钱把秘法买走了,到时候他们也只能眼红别人数银子了。

    沈袭玉却是脸上不喜也不怒,看不出任何表情,态度自若,任由刘春喜说的口干舌躁也不动声色。

    刘春喜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想到自己怀里还揣着当日钱子轩给的一百两银子,他可是打了包票说一定会把秘方拿下的,但是谁曾想半路会出变故呢,为了他的前程,他怎么的也要努力一番。

    刘春喜一着急,一急就上火,忍不住语气就重了些,但总算让沈袭玉有了第二表情了,她满脸疑惑的看着刘春喜,小嘴一张吐出四个字:“你是何人?”

    “噗!”赵启浩直接将一口酒喷了小安子一脸,他拍着桌子大笑起来,“笑死本世子了,刘先生,本世子劝你还是少开口为妙。”

    刘春喜顿时大感脸上无光,但还是说道,“小人,噢,不,我是这家酒楼的帐房先生”。他天生奴性,说顺了嘴小人,但突然想到,对方也不过是一介枯姑,便又改成了我。

    沈袭玉更疑惑了,看了看赵启浩,再看看钱子轩,大眼睛无意识的卖萌起来,“帐房先生不是算帐的吗?”难道她的理解有误。

    赵启浩手撑着桌子,笑的肩膀直抖,谁让钱子轩刚才看他的笑话呢,所以现在别怪本少爷落井下石,“没错,你说的没错,帐房先生就是算帐的。”

    小安子满头雾水,根本不知道自家少爷在笑什么,不过这句话他却是懂的,连忙附和的说道,“主子说的没错,帐房先生就是算帐的。”

    钱子轩哪里听不懂沈袭玉的弦外之意,她是在问,你这酒楼倒底谁在作主,爷在说话呢,哪里轮得到一个帐房先生插嘴。

    看着赵启浩笑的脸都扭曲了,他暗暗咬牙,这丫头怎么和赵启浩那么像呢?整个一个刺猬,谁碰就扎谁,世子爷插嘴都敢质问他是否没有长辈教,更何况是一个小小的帐房先生呢。

    “刘先生不必多言,本少爷自有主张,你先退下吧。”钱子轩吩咐道。

    刘春喜满脸铁青色,诺诺的退了出去,临出门时,看着沈袭玉的背影,眼神里皆是怨恨。

    “这样吧,席姑娘,关于你家的秘方,你开个价,只要在钱某能够承受范围内,都可以。”钱子轩左思右想,觉得这笔生意划得来,才终于出了声。

    沈袭玉依旧摇头,“钱公子,秘方我是不可能违背祖训卖给你的,但是小女子却有个法子,让您既可以赚到秘方的钱,又不用出这一千多俩银子。”

    “噢,还有这等好事,姑娘请讲,钱某洗耳恭听。”

    “贵酒楼聘小女子为你们的花样厨师不就可以了。”沈袭玉说的甚是轻松。

    钱子轩皱了皱眉,目光从她那短小的身量上瞟了一眼,他真的不想说,泥妈,你这身高,估计连灶台都够不着,更别提操持那么大的锅具炒菜了。

    沈袭玉丝毫不扭揉,很自然大方的迎接了他的目光洗礼,随即微微一笑道,“不过我这个厨子与别的厨子不一样。”

    赵启浩本来不想说话的,但是怎奈好奇心太重,还是赶在钱子轩说话前插了一句,不过话仍然是不怎么好听的,“厨子便是厨子,还能有什么不同?别说现在没有女厨子,就算有,看你这还没锅灶高,还没锅铲长,估计拎把菜刀也会砸到脚,你确定你没说错,你要来酒楼当厨子?这如果要说将出去,岂非要笑掉人家大牙吗?”

    ps:又是推好书时间啦,当当的当,今天推荐的是步步亲的新书,大家如果对读的不过瘾,那就请继续关注她的吧,女主说得好:重活一世,就要活的养眉吐气。

    关注无弹窗 收藏 要是发现有不及时更新的可以发站内信15分钟内更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