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五章 唇枪舌剑
    第三五章 唇枪舌剑

    沈袭玉抬起头,眼波灵动,狡猾的一笑,那一笑却是照亮了她的整张脸,连那散落在脸上的黑色雀斑痣都变淡了,枯黄的头也变得不明显了,只唯那双如小鹿般清纯,如小狐般灵动的双眼了。

    “我笑公子糊涂,公子没胃口,关小女子什么事情?小女子照样吃得下,睡得香。还要纠正一点,小女子虽然是乡野之人,但尚是自由之身,并不是你家的奴才。”

    钱子轩憋的想笑,好一个伶牙利齿的小姑娘,赵启浩向来以能言善辩出名,常常语出惊人把人气得半死,没想到今天却是遇上对手了。

    他原本还想当个和事佬的,现在突然改主意了,想当观众,看一回戏好了,正好解解当日他因钱福而嘲笑自己的事情。

    “你!”赵启浩猛然站了起来,怒气冲站的,手指指着沈袭玉半天,你了好几个字,才是慢坐下来,满脸的怒气转眼即收,声音变得阴森起来,“你,很好?你可信,只要我一声令下,你非但在青菊镇无法立足,连小命都不保?”

    沈袭玉收起笑容,很淡定的点头,“我信。”

    赵启浩这一威势之下,原本想着她会吓的嗵的一声跪下,然后他再提条件,结果人家根本没反应,只是很淡定的说,她信,这样就完了?

    拜托,这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钱子轩闲的看戏,刚喝了口茶,却差点被沈袭玉那淡定的态度给呛到了,这姑娘真是奇葩,从做生意的头脑来看,不像是个糊涂的,但是却多次犯了不该犯的错,惹别人不痛快。

    沈袭玉的态度,让赵启浩感觉一拳头打在棉花上,没有着力点,因为不管你是怒或是不怒,她都在那里淡淡的,不愠不火;不管你是恐吓还是不恐吓,她都在那里稳稳的,不卑不亢。

    赵启浩坐在那里生闷气,不说话,沈袭玉脸色如常,眼观鼻,鼻观心,也没有反应,气氛顿时僵住了。

    哎呀这样戏就不精彩了,钱子轩感觉自己是那跑龙套的,得赶紧上场活跃下气氛,最好再挑起话头,让两个人继续作战。

    “不知道姑娘贵姓,我们既是要合作的,总不好老是姑娘姑娘的喊吧。”钱子轩转换话题,直接切入正题。

    沈袭玉朝着钱子轩微微一笑,态度可亲的回道,“小女子姓席,单名一个玉字,钱少爷叫小女子名字即可。”

    “哼,真是不知羞耻,居然将自己的名字也随意告诉别人,果然是乡间野丫头,什么都不懂。”赵启浩总算找到沈袭玉的短处了,顿时觉得扬眉吐气了。

    “这位公子说的没错,小女子本来就是乡下野丫头,不懂这些也是正常,只是公子出身世家,如此尊贵守礼,难道也没有长辈教给公子不能随意打断别人谈话的规矩吗?”

    “你?”赵启浩再次被气的无语,小安子想要上前,却被自家主子一个眼刀给扫了回去,只得老实的垂着手站在他背后,心里一个劲的埋怨沈袭玉,没事惹我们家主子干什么呀,回头气坏了,王爷府怪罪下来,你要吃不了兜着走的。

    钱子轩也不敢太叫赵启浩吃瘪,虽然两家有着远亲,但人家毕竟是世子爷嘛,连忙出来当和事佬,“席姑娘,昨日见你售卖那菊花粥,还以为你只是在粥食上头有长处,没想到于这点心上头也是别有新意,我们酒楼想要与你合作,买你这秘方,你考虑下,开个价吧。”

    沈袭玉明亮的眼眸眨了眨,“钱少爷的意思是说想要这些粥食的配方?”

    钱子轩点点头,“正是,席姑娘打算卖多少两银子一张配方?”

    “不要钱,免费送给贵酒楼可好?”

    钱子轩惊讶的张开嘴,“席姑娘莫不是开玩笑。”

    “小女子很认真。如果钱少爷想要知晓,现在可派人取来笔墨,小女子定然一一奉告。”

    钱子轩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不由好奇起来,赵启浩看着不关心,却也是竖起了耳朵,他可不信,这样精灵般的野丫头,会这么好心,把这么一大笔赚钱的生意白白让给他们?

    “在下有些不明白,姑娘以此为生,若是将法子都告诉我们,那我们酒楼也做起了这生意,姑娘岂非连糊口的手艺都没有了?”

    沈袭玉成竹在胸,丝毫不为所动,仍然微笑着,“食物材料,配方,炒制方法都算不得重要,钱少爷若是想要,小女子就当是卖贵酒楼一个人情,送给你们。”

    钱子轩既然能经营酒楼,肯定也不是那愚蠢的人,立即品出这话里的意思了,“席姑娘的意思是说,那些菊花粥和今天的芙蓉香糕之所以如此美味,并非因为配料和制作方法?”

    沈袭玉竖起手指头晃了晃,“是也,非也,配料当然也很重要,制作方法也是必须的,不过最重要的是,没有经过我家传的秘法炮制过的花卉,食用了非但谈不上美味,而且还会对人体有害。就比如昨天的菊花粥,主料是菊花,今天的芙蓉香糕,主料荷花。”

    小安子突然面色一变,“你说今天的点心是用荷花制成的?池塘里那新鲜的荷花不成?”

    沈袭玉面色平静的点头,“没错。”

    小安子脸色顿时苍白一片,忙看向赵启浩“主子,你可有哪里不舒服?”

    赵启浩眼中也是一惊,脸上神色晦暗莫明,却只是缓缓的摇了摇头。

    小安子担心得不得了,朝着沈袭玉大吼道,“大胆贱人,我家主子怜你,有意帮你,你竟敢对世子爷下毒?!”

    世子爷?下毒?

    前一个词语让沈袭玉有片刻的错愕,后一个词语更是让沈袭玉满头雾水。

    钱子轩却是比小安子冷静多了,他想到刚才可是有许多人吃了那糕点的,如果真有毒,估计早就作了,还会等到现在吗?

    还有昨天的菊花粥,他也是亲眼看见大家吃下去的,仿若刚从枝头摘下来的新嫩菊花,有些还带着花苞呢,那些路人也都喝了下去,非但没有人生病腹痛,反而说是很清新明目呢。

    “小安子稍安勿躁,你家主子没事。”话虽如此,他还是满肚子疑虑,看向沈袭玉的眼神里也多了几分探究,“席姑娘是说,你有家传秘方,可以将那些平日里用来观赏的花卉炮制成食物?”

    --------------------------

    推荐一本好友的书,已经很肥很肥了,亲们尽可直接坐传送阵去宰杀啦。

    现代警花玩转大清朝。

    关注无弹窗 收藏 要是发现有不及时更新的可以发站内信15分钟内更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