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九章 泥胚妙技
    第二九章 泥胚妙技

    因为山路难走,沈袭玉连夜将黑姐儿召唤了出来,坐在大黑背上,由小金在前面引路,跋山涉水的来到了那片野生紫薯地里。

    果然是野生的,没想到周围全都是一毛不拨,寸草不生,这里却于岩石乱缝之间生长了许多奇异的紫色圆叶,攒在一起如珠串一般,拨开叶片,延着根茎找挖开乱石泥土,便能瞧见那根茎上生长着的一串串的漂亮紫薯了。

    看着眼前这成片的紫薯叶,沈袭玉笑的都合不拢嘴,指挥着小金带人帮挖,不过不要挖得太干净,还指望它们明年再生呢,挖到天蒙蒙亮的时候,大约挖了有五六十斤,找到河水,用河水洗净再放进空间里。

    沈袭玉擦了擦头上的汗水,看着天空那缕红色,太阳快要出来了吧,她和阿牛约好了辰时在山下碰头,大约相当于上午七到九点的样子吧。

    虽然忙活了一夜,但是沈袭玉精神头仍然很足,丝毫没有疲惫的样子,想着今天又可以做新奇点心出售,定然又能大赚一笔了。

    回到小木屋前面,沈袭玉让小金帮忙架了一堆火,然后将紫薯塞了几十个进去,让它帮忙看着点,只要闻到香气便将紫薯掏出来。

    动物的嗅觉本来就较常人灵敏,加上小金的体质又是经过灵泉水改造过的,更甚从前,它忙点头答应,然后老实的守在火堆旁边。

    沈袭玉转身踏进灵石空间,看见沈氏正在按她的要求,将那些荷花都切成细丝细末,沈氏不知道女儿为何要她将那漂亮新艳欲滴,还带着露珠的荷花俱都切成碎末,但是女儿此举必有大用场,她也不问,只管执行。

    将切碎的荷花细末用鲜嫩的荷叶包裹起来,放到一边,忙完这一切,沈袭玉便问起了沈自秋,这青菊镇上一些米粮油面的价格来了。

    沈自秋虽然病了许久,但是对于这个朝代的一些生活习惯,还是了如指掌的,当下一一告知。

    沈袭玉做完这些便出了空间,见小金已经将那烤熟的紫薯掏了出来,只是它的鼻子不停的耸动着,口水流了一地。

    别说那烤熟的紫薯香气四溢,当真是诱人无比。

    “这个赏你的!”沈袭玉笑着扔了一个过去,差点没把小金给压扁,但是它却欢快的招了招手,立即那个大力士小老鼠从草丛里蹿出来,双爪一举,轻松将那比它身体大好几倍的紫薯举了起来,咧着嘴,露出小牙,欢快的跟在小金后面跑进了草丛。

    “娘,你也尝尝烤紫薯。”沈袭玉亲自剥了一个递给沈自秋,沈氏接过来,犹有些烫手,捡起一张荷叶垫着,小口小口的品尝着。

    “玉儿,真是十分香甜,味道也很独特,咦,玉儿,你在做什么?”沈自秋一抬头却看见沈袭玉并没有吃,而是将剥过皮的紫薯放进瓦罐,用自制的木锤将它们捣成烂泥。

    沈袭玉从桶里舀了一些灵泉水放进瓦罐里,用木锤将紫薯泥和均,然后拿起一块破了边角的棉纱布挡住瓦罐的口,便有一些细细的紫色沙状东西从棉纱洞眼里流了出来。

    “娘亲,你不知道这紫薯因为含有特殊的香气,在我们那里也被当成香料使用的,我现在将它们烤熟捣烂再和水,经过过滤,去掉杂质和残渣,它的质地和口感就会更加细腻,待晒干了,得到的就是有香味的紫薯沙粉了。不管是单吃,还是泡水喝,或者是放进稀饭、糕点里面,都是极好的。”

    沈自秋自然也不是傻蛋,看到沈袭玉捣腾这些东西,又联想到荷叶里包的那些荷花细末,再想到刚才沈袭玉问她镇上面粉的价格,她不由笑的眉眼一弯,“莫非玉儿想拿这紫薯和荷花做糕点不成?”

    沈袭玉一边再次过滤紫薯沙一边赞叹道,“娘亲真是聪明,一猜就中,正是,那荷花经过灵泉水的提纯,此刻非但不会对人体有害,反而会更加有益,荷花的清香本来就极淡,再揉上面粉,估计只有吃到嘴里才能现和品味它的味道了,但如果加上紫薯沙,不但香气会飘出来,而且颜色上也会变得极好看。只是可惜,我们这里设备简陋,如果能有印花模子就好了。”

    沈氏看见自己家女儿满脸愁色的样子,不由微微一笑,自信的说道,“玉儿怎么不问问为娘呢?”

    沈袭玉回过头,突然眼睛亮,“难道娘亲有办法弄到模印子不成?”

    沈氏低头摇头浅笑,“娘亲没办法弄到。”

    沈袭玉顿时如同泄气的皮球,“那说了还不等于白说,再好吃的糕点如果没有了卖相,价格肯定也会低上许多呀,不知道这青菊镇哪里有卖印花模子的地方。”

    “娘儿时贪玩的紧,看见舅舅家的烧窑厂,那里的泥胚房十分有趣,便赖着非在那儿学了一个月。”

    沈袭玉好奇沈氏怎么突然提及她儿时的事情了,却没有打断,只听她仿若沉进回忆里,继续说道,“你舅舅说娘很有天份,便也细心的教了,一个月后,经娘手捏出的泥胚比那专职的工人捏的还要好,活灵活现,就如真的一般。那时候娘沾沾自喜,觉得自己是天底下最厉害的人了,可是那时候,娘在那里遇见了一个人,是他颠覆了娘所有的看法,也改变了娘的一生。”

    沈氏眼底渐起迷雾,雾影如镜,仿佛还能看见那个欣长的身影,站在她的身后,双手环绕过她的腰身,羞的她的耳朵都红了,时而抬眸偷看他俊美的侧脸。

    他却一本正经,视若无睹,极认真的握起她的双手,教她如何才能将一块泥变成具有神韵的胚胎,每个胚胎都是一个生命,就算是泥制的,也是有自己灵魂的。

    沈袭玉顺着沈氏的目光只看见薄薄的晨雾,啥也没有,她用手在她的眼前挥了挥,“娘,你遇见了谁?是不是我爹?”沈袭玉好奇的问道。

    “咳咳咳,没,没有谁,总之你不用买印花模子,这个交给为娘就好了,保你满意。”沈氏突然咳嗽起来,接着就转换话头,一副不愿多提的样子。

    关注无弹窗 收藏 要是发现有不及时更新的可以发站内信15分钟内更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