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零章 翩翩少年
    第二零章 翩翩少年

    [感谢

    づ天使de旋律的平安符]

    沈袭玉也微微一笑,“那甚好,不过这是一个长期的买卖,口说无凭,立字为证,还烦请王大叔弄点纸笔来,我们签份协议才好,这样你我双方都可安心。”

    王庆成挠了挠头,憨厚的一笑,“小的虽是粗人,但是家里却有一个小子在私塾上学堂,他倒有纸笔,二位小哥请跟我来。”

    王庆成的家就在塘边上,一进三间的黄泥小院子,王庆成一进院门,就将箩筐放到院角,大声张罗起来,“娃他娘,快点出来,咱家来贵客了。”

    王家娘子穿着一身灰色布衣,头用一块红巾包起来,整个人显的干净利落,挽着袖口,手里还提着一个篮子,篮子里放着剪子等物件,估计是打算去塘里采莲蓬的,一听到自家男人的话,立即将篮子放在门口,迎了过来。

    王家娘子将沈袭玉二人上下打量了下,穿着嘛和他们也差不多,没看出来哪里像贵客,不过自家男人向来不是糊涂的,他说是贵客,那必有他的道理,因此也不作多想,脸上的疑虑一闪而逝后,便也陪起笑脸,把手往屋里引了引,“贵客请先屋里坐,我去给二位贵客烧点开水来喝。”

    沈袭玉忙弯腰抱拳行了个礼,“王家婶子不必客气,我们是来谈买卖的,买卖谈完,还要赶回家,就不多坐了,也不必劳烦烧开水了。王大叔请直接把纸笔拿出来吧。”

    王庆成搓了搓手,有些抱歉的看着沈袭玉,“这个,恐怕二位小哥还得再等等。”

    “怎么了?”

    “犬子现在还在学里,尚未回家,你看我夫妻二人也大字不识一个,恐怕立不了协议呢。”

    话外音是,就算你们会写,我也不认识,到时候你乱写一通可怎么好?他们的担忧也是有道理的,沈袭玉便点点头道,“不知道还有多久才会下学,因着我们还有好些路要赶,怕回家天都黑了路不好走。”

    两个人正说着呢,就听到院门开合的声音,王家娘子一拍手,喜上眉梢,“想必是立哥儿回来了,我去看看。”

    王家娘子还未走到门口,就看见一个约摸十二三岁,穿着白色长衫,眉目俊郎,打扮的很是斯文白净的少年,背着一个手工缝制的底蓝布包走了过来,“爹,娘,我下学回来了。”

    王家娘子满眼都是笑意,将儿子从头到脚都仔细看了一遍,末了还在少年长衫的边角上轻轻拂了几下,又替少年将耳边的散稍为抿了抿,才道,“累了吧,快进屋歇歇。”

    白衫少年咧嘴一笑,露出一口白牙,顿时整个屋子都生动明郎起来,“娘,立儿不累,立儿要帮娘下塘采莲蓬。”

    王家娘子眼里的笑意一闪即逝,随即假装生气起来,“娘知道立哥儿懂事,只是你若真心孝顺我和你爹,就好好把学上好,多读点书,争取明年的乡试拿个好名次,其它的自有爹和娘呢。”

    “立哥儿,你回来甚好,这两位小哥要来咱家买莲蓬,你快去拿纸笔来。”

    王立听见父亲的声音,连忙绕过母亲,走到王成庆的面前,又是很恭敬的行了个礼,道了声,“爹,孩儿下学回来了,爹爹这一日卖莲辛苦了。”

    真是个孝顺又知礼的孩子,王庆成高兴的眼睛都眯成一条缝了。

    王立行完礼,这才站到父亲的身旁,略有疑惑道,“咱家买莲,向来莲到帐到,银货两讫,要纸笔做什么?”

    沈袭玉清了清嗓子,“因为我们要买的是接下来你们家塘里所产的所有莲蓬,这时间比较长,恐有遗漏,自然需要签个协议,大家都方可安心。”

    沈袭玉这一说话,王立才注意到她,原本阿牛身形比较大,他一直以为沈袭玉是阿牛的仆人呢,却没想到最先却是她开口,那高大的少年倒是一言不。

    王立暗自将沈袭玉打量了下,不过十来岁的模样,身上的穿着十分简朴,甚至衣料还不如自己穿的好,自己这身长衫好歹是棉的,且看这少年身上的衣服好像都是粗麻衣,是那最底层的劳工帮佣才穿的,身量瘦小,若是比高矮,恐怕还不到自己的肩膀,巴掌大的脸,下巴尖尖的,皮肤倒还算是干净白晰,如果眼角腮旁不是多了几粒黑痣的话,倒也算是平头正脸的小少年了。

    唯独让人有点意外的是那双眼睛,明亮的吓人,况且刚才她讲话沉稳的很,丝毫不小家子气,看来倒比他成熟了几分。

    一想到人家比自己还小都能出来作生意了,而自己还在学中,平日也不能多替父母担忧,操持家务,不由就一阵惭愧。

    沈袭玉也没有回避他的目光,而是坦然的与他对看,小样,姐好歹也是一现代人,和外商谈判都不惧,更何况是你这小小少年的一看呢。

    果然那少年在开始的疑虑目光后,竟是多了一点愧疚,继尔脸微微红了起来,转过身去轻声道,“好,那我去拿纸笔来。”

    沈袭玉露齿一笑,有趣,有趣,真有趣,原还以为多厉害,原来也皮薄的很哪。

    王庆成不明所以,只当是自家儿子失礼才让贵客见笑了,忙替他赔礼。

    “大叔,你的儿子很孝顺,你以后可有大福享咯。”明明她自己也才不过十岁,但那语气却是老气横秋的,好像长辈教训晚辈一般。

    王庆成却是没有想得太多,听到别人夸自己的儿子,当然是高兴的不得了,连连催着王家娘子快去备饭,一会让贵客吃了饭再走。

    王立将纸笔墨拿出来,却是低着头,耳后面那块还带着红晕,不敢再和沈袭玉的目光对视,只是声若蚊音,“不知道贵客是自己写,还是我来写。”

    沈袭玉虽然识字,但是并不会写毛笔字啊,来到这个时空后,也没有那个条件去学,所以便让他写。

    “王大叔,还记得我刚才说有个小请求吗?”

    “小哥请说。”

    “是这样的,我先说,你听了如果没有意见,就让他写下协议,如果有意见,我们再商量。现在已经长出莲蓬的,不管成熟或是未成熟的,我以五个铜板的价格买进,但是你们要将那还未开败,或是刚结花苞的荷花,还有满塘里的荷叶做为添头送给我;另外等莲蓬全部采完之后,你们要帮我将那连萏根挖出来,我亦出五个铜板一斤买进。”

    关注无弹窗 收藏 要是发现有不及时更新的可以发站内信15分钟内更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