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七章 第一桶金
    第一七章 第一桶金

    阿牛真的没想到今天第一天售粥就这样顺利,一路上赶着牛车,嘴都笑的合不拢。

    没有经过沈袭玉的准许,阿牛自不会擅自掀开车帘,要不然他一定会吓一跳,此刻车内哪里有人,沈袭玉早就带着银子进了空间了。

    今日他们卖菊花粥生意这样好,价钱定的又高,旁边那么多人都看见了,说没有人觊觎她还真不信呢?

    那些银子可都是治病救命的钱,放在哪里,都不如放在灵石空间里安全。

    蝶影看见沈袭玉抱着那些白花花的银子,坐在石阶上面,笑得眼睛弯成月牙儿,一看见她出现了,立即就邀起功来。

    “蝶影你看,你快来看呀,这么多银子,我就说嘛,你主人我可不是孬种,真没想到这里养花育花知识那样先进,有些法子甚至都过现代,但是花卉饮食方面却是如此的落后。”

    蝶影抿嘴微笑,看着沈袭玉手舞足蹈的样子,她也真心为她高兴。

    沈袭玉高兴了一会,歪着头又道,“这也是好事若非如此,我哪里可以借此家呢。哇,不知道这里一共有多少俩银子呢。”

    她正要去数,却看见蝶影翅膀挥动,一道淡白色的雾状气体自银子中间数度穿绕了过后,清灵灵的声音响起来,“恭喜主人,一共是四百二十两银子。”

    沈袭玉眼睛瞬间都圆了,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己怀里那白花花的银子,没想到出师有利,第一天居然赚了这么大一笔。

    牛车依旧沿着偏僻的小路往沈家庄的方向行史,阿牛由于开心,竟然哼起了乡间小调,空里的沈袭玉听了不由莞尔一笑,但是接着又皱起了眉头。

    蝶影不明白主人为何赚了钱却还愁眉不展。

    沈袭玉看了一眼仍在沉睡中的娘亲,呼吸均匀,气息平稳,可能是灵泉空间的灵气比较充足,她的脸色也好了不少,再不如以前那般睡时总是皱着眉头。

    “今天卖的那些菊花粥,里面大部分菊瓣都是从富贵花坊借来的,如果还想继续用这个赚钱的话,家里又没有新鲜的菊瓣了,再去借的话,怕太明显会被现呢。”

    原来是为这个,蝶影摇一摇头,感叹主人真是身在局中,自迷心窍了,可是她可不敢嘲笑沈袭玉,只是温柔的提醒道,“主人,既然菊花可入粥,那其它的花卉是否也可入食呢?”

    一语惊醒梦中人!

    沈袭玉拍了拍自己的脑袋,真是好笨,光想着菊花粥菊花粥的,竟然有点钻牛角尖了,灵泉水既然可以去除花里面的咸涩和毒性,那么不管是何种花,都可以入食,并且不会产生副作用的呀。

    哈哈,一想通这点,她顿时一扫烦闷,开心的抱着蝶影,在她的小脸上叭唧就亲了一口,“蝶影你真是我的福星。”

    呃,蝶影的脸渐渐红成了一个大苹果。

    咦?沈袭玉突然现空间多出一个红苹果脸的蝴蝶精灵,便奇怪的左瞧右瞧,最后瞧的蝶影都有些怒了,“请主人自,自重。”

    “我哪里不自重了?分明是蝶影你皮太薄,不会前面十八代灵主都把你当成神一样供着吧?”

    蝶影脸上的红晕这才慢慢退去,轻轻点头,“虽然不是但也不远矣,就算后来他们取得了大成就,但是依旧对我很尊敬。”

    沈袭玉却是手臂一伸,直接穿过蝶影的翅膀,搭在她的肩膀上面,“我跟你说,不管是我现在落魄还是以后达了,你都是我最好的朋友,所以以后呢,别再叫我灵主,叫我小玉吧,我们不是主仆关系,而是朋友,知道吗,是朋友,朋友是平起平坐的。”

    蝶影微微一愣,似是陷入了沉思,只是眼角似喜且嗔,轻轻念着,“朋友?”

    沈袭玉用力的点头,“没错,就是朋友。好了,我要好好想想明天我们该卖点什么粥了。”

    从空间里出来,沈袭玉坐在牛车里面,双手托着腮,慢慢思考起来,秋天的花卉品种很多,她得找一种大家耳熟能详的,很容易接受的才行。

    “卖莲蓬咧,新鲜甜美的莲子,刚从塘里捞出来的,可好吃了,五个铜板一个,便宜卖咧。”

    牛车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吆喝声,就像一道阳光突然打破了沈袭玉眼前的迷雾,她一拍大腿:有了!

    莲花!

    没错,就是莲花,还有莲子,她欣喜若狂。

    她想到这里,立即让阿牛停车,让他去拦住那卖莲蓬的人,她也随后下车。阿牛虽然不明白沈袭玉要干什么,但是潜意识里却是觉得她做的都是对的,自然毫无疑问的下去问那挑着莲蓬到处走的货郎。

    卖莲蓬的货郎是个中年大汉,皮肤黝黑,身材魁梧,一看就是常年在日头底下干活的庄稼汉形象,他看见阿牛和沈袭玉走过来,连忙放下挑子,用肩膀上一块蓝色的布条擦了擦额头上的汗,“两位小哥,可要买莲蓬,我这莲蓬刚从塘里摘出来的,里面的莲子个儿又大,籽儿又甜,清嫩甜美的很哪,只卖五个铜板一个,便宜的紧哪。”

    阿牛憨厚的看了一眼沈袭玉,沈袭玉露出洁白的牙齿,压低嗓音让声线显得粗些,有点像是变声期的少年嗓音。

    “五个铜板啊?”

    中年汉子连忙道,“若是两位小哥买得多,可便宜些。”

    “那能便宜多少呢?”沈袭玉并不着急看东西,只是很淡然的问他价格。

    中年汉子也吃不准他们买不买,但是他挑着这一担莲蓬走乡串户的也有大半日了,才卖去一小部分,眼看天就要黑了,如果不能完全卖光,那些莲蓬脱离了水份,里面的莲子味道就没有那么好了。

    “如果两位小哥买的数量在五十个以上,那么小的便让一个铜子,若是在一百个以上,那便让两个铜子。”他说完便目光精烁的盯着沈袭玉看,从阿牛说一句话都要看一下沈袭玉来看,他果断的明白,这个小个子小哥才是做主的人。

    阿牛一听急了,“你分明是刁难人,我们一不是饭庄,二不是酒楼,买那么多莲蓬难道当饭吃不成?”

    关注无弹窗 收藏 要是发现有不及时更新的可以发站内信15分钟内更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