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四章 宗门内乱
    大长老王衡居然反叛了!而且他还击败了数倍之众占领了整个凌云峰!

    雪莹儿稍微的休息了一下,走到了这名受伤的弟子身边,准备给其治疗一下,很快便发现这弟子身上压根就没有伤口。

    “你的伤在哪里?”雪莹儿问道。

    这名弟子顿时表情一僵,“内伤,外表没有伤口,我只需要假以时日调节就行了。”

    这家伙居然还装伤,林天忍不住上前拽起了对方的衣领:“怪不得这么短的时间就丢了凌云峰,原来都是你们这些懦弱之徒,连抵挡都不抵挡一下!”

    “这真的不怪我们!”这名弟子哭丧着脸说道:“您是不知道,王衡门下的那些弟子全部变得人不人妖不妖的,甚至比决赛之时的季润州还要恐怖,我们根本就不敢抵抗!我也只得装伤才逃了出来,师父请原谅我这一次,我也是为了给您报信啊!”

    雪艳没有理会这个蠢货,上前检查了一下其他几名弟子的伤口,果然表情逐渐凝重起来:“这些伤口确实不是我尹月宗功法造成的,全部都带有诅咒之气!”

    带有诅咒效果的功法往往都是邪门歪道的修行者才会修炼,尹月宗这种名门正派自然不会使用如此恶毒之法。

    雪艳踢了一下装死的弟子,“赶紧去召集你的所有师兄弟们,命令他们全部去清远峰待命!还有通知所有长老,让他们也赶紧来清远峰见我!”

    “既然王衡已经反叛,那他就不仅仅是我雪艳的敌人,也更是我尹月宗所有人的死敌!”雪艳的语气里面充满了愤怒,她本以为王衡最多不过是反抗她个人而已,没想到现在居然为了一己私利背叛了整个师门!

    这可是几百年来第一次出现长老率领门下弟子全员背叛事件!必须狠狠的惩戒王衡,否则她雪艳以后有何能力继续担任这个宗主!

    众人快步行至清远峰,二长老叶轻风早已在此等候。

    雪艳瞪着叶轻风:“现在你们长老团得作出决定了,究竟是继续跟随我,还是转身支持王衡那个背叛者!”

    这话一出,两边的弟子纷纷警戒,互相对峙起来。

    叶轻风皱眉略一沉吟,转过头对着身后的弟子大吼:“你们怎么能对宗主拔刀相见!赶紧将武器收起来,我们的敌人只有一个,那就是王衡!”

    林天松了一口气,幸好这二长老还算明智,否则整个尹月宗恐怕都得兵戎相见。

    叶轻风恭敬的对着雪艳拱了手礼,“不知宗主这次准备怎么做?”

    叶轻风一直沉心于修行,对这种紧急的宗门事务自然没有应对之策。

    “现在王衡那边的情况怎么样?”雪艳眺望远方的凌云峰,那里已经漆黑一片,没有任何的打斗迹象。

    “王衡所有的弟子都在凌云峰。”一名高阶一点的弟子语速飞快的说道:“刚才已经派出了一队人马,发现王衡已经把所有的人都收缩到了凌云峰内部,而且已经封锁了周边一大块区域,前往侦查的弟子也被打伤了不少。”

    “还有其他的动静吗?”

    “暂时没有发现。”

    雪艳皱眉,王衡这是在打的什么算盘,居然会不趁着士气正旺攻击清远峰。

    “那我们是否要在清远峰周边设置一些陷阱?”叶轻风在一旁问道。

    “不用,我会马上带队杀回凌云峰!”雪艳帅气的摆了摆手,“这次宗门内乱必须尽快解决,否则一旦传出去,那我尹月宗就会沦为整个大陆的笑柄!二长老你赶快去与其他长老会合,让所有人做好战斗的准备!”

    然后雪艳扭头对着林天他们命令道:“你们几个随我一起去一下外门!”

    不得不说,遇到这种大事,雪艳也算是雷厉风行,自然而然的涌现出一股领袖气势,让林天不由得跟着她的节奏走。

    一行人很快便来到了外门,在一间房屋中稍事休整。毕竟不久因为对付吴建峰以及秘境,所有人的灵气已经消耗了七七八八了,不抓紧时间休整一下,等一下上了战场恐怕连可战之力都没有。

    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侦查队伍带回来的情报也开始汇总。除了王衡门下的弟子以及部分投靠他的外门弟子,尹月宗所有的正常人都开始汇集到清远峰周边。

    “王衡门子所有的弟子都已经不见了,估计已经全部躲藏在凌云峰里,我们也是在周边抓到两三只准备去投靠王衡的小鱼虾而已。”雪艳一边说着,一边还拿着长剑劈砍眼前的桌椅泄愤:“据几只小鱼虾交代,王衡早已在宗门大比之前就已经派人接触过他们。那只老狐狸早已做好了宗门大比失败之后就反叛了准备!”

    王衡那家伙果然蓄谋已久!但为何他不在季润州决赛失败之时便立即反叛,反而要等到今日。难道他还有什么不可见人的秘密在进行着?

    今日已经中了两次计的林天不得不深想一下。

    “师父,现在还不知道我们身处秘境之时,到底是何人关闭了秘境之门。”林天说道:“想要做到在我们进入秘境之后关闭大门,那人必定是长时间的跟踪我们!能够瞒过师傅您的眼睛,那修为自然了得,应该也是金丹期。”

    “可按照时间线来看,王衡那时候必然在攻打凌云峰。”

    “你的意思是跟踪我们的是一位长老级的人物。”雪艳眼睛里闪着恐怖的光芒,“可现在所有的长老都投靠到了我们这一边。而且关闭秘境之门的人也有可能是吴建峰!”

    “那也有可能某位长老是王衡派到我们这边的卧底!”林天提醒道,“我也只是说有这种可能而已。”

    “不可能。”二长老大步踏入了众人休息一个房间,“王衡反叛的第一时刻,我就已经见过了所有的长老。虽然不知道你们在秘境之中遇到了什么,但肯定不是任何一位长老所为!”

    “你们几位长老准备完毕没有!”雪艳有些急不可耐的说道。

    “宗主,别忘了凌云峰可是有大量的机关陷阱。”二长老还算是镇静,甚至不慌不忙的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我算是了解王衡那个老家伙,他既然占领了凌云峰,就肯定已经掌握了所有的机关陷阱,而且他们必然还有更大的阴谋。”

    “为了减少弟子的伤亡,我们必须得等他主动进攻!别忘了清远峰也是有不少的机关陷阱。”

    “反正这次王衡和他的弟子,这次必须以死谢罪!”雪艳咬着牙说道:“本来还以为只是季润州一人修行邪门歪道,没想到却是整个王衡门下!必须将他们彻底铲除,才能正我尹月宗门风!”

    “宗主您就放心。”二长老叶轻风泯了几口热茶,轻松的说道:“就算他门下弟子修行邪法之后能够以一敌三,但我们现在已经聚集了超过他们六倍的人数!而且我还隐瞒着你们平安回来的消息,更是放了几个误认为你们死亡的弟子,返回他们的巢穴传播错误情报。”

    林天算是对这个顽固的二长老稍有改观,过去一直以为他是跟王衡同流合污,共同谋划着宗主的职位,现在来他只是忠于宗门。

    雪艳作为宗主没有建树,他便反对雪艳。王衡反叛宗门,便是他的一生之敌!

    作为一位患难与共的盟友,他的力量以及荣誉感必定能够发挥不错的作用。

    门外响起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林铭这名二长老的大弟子顾不得礼仪,粗暴推门进入:“宗主,师傅,有一群人已经从凌云峰出来了,正在向我们清远峰移动!而且有几名弟子在附近的几个路口与这些人交了手,大致确定了他们人数不足,凌云峰东边的防御至少有一个绝对不是陷阱的缺口!”

    “太好了,反攻的时机到了!”叶轻风兴奋的拍着桌子,脸上却是冷峻的笑容,“宗主,我就去通知其他几位长老召集人马了。”

    暂且不提长老团们聚拢人马,雪艳也带着林天等人回到了清远峰一个偏僻的大广场上。

    这大广场过去一直作为外门弟子修行的地方,现在已经聚集了人数上百忠于雪艳的外门弟子与雪艳自己的弟子。

    林天看到这支队伍,表情已经惊呆了,这还是自己认为的炮灰级别的外门弟子吗!

    近两百人无一不是装备着护甲法宝,手中也是拿着摄人的利刃。最不可思议的是,他们的身上都挂着数枚灵石!

    “这么多的法宝武器从哪里来的?”雪莹儿也是看呆了,好奇的问到自己的母亲:“我记得我们内门根本没有这么多的武器装备。”

    “你们两人难道忘了林天疗伤的那处遗迹山洞有大量过去的法宝嘛?”雪艳得意洋洋的说道:“宗门大比期间,我专门让人秘密的将那些法宝回来,组建了这一支秘密的部队!”

    林天只能报以冷笑,没想到自己这位师傅也早已做好了相应的准备。这支队伍组建的目的明显就是为了消灭有可能反对她的长老团。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