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 越战越强
    总算是找到了能够伤害季润州这个怪物的方法!

    可好事不成双,坏事却会接踵而来。

    林天发现自己制造分身之后,混元珠提供的灵力速度变慢了不少,想要再来一次万象一指至少也得积累半炷香的灵气!

    可那些围观的弟子哪里知道具体情况,他们眼见林天居然击伤了近乎无敌的季润州,一直在那里揉着自己的眼睛。

    在生死战斗中寻求突破,这一场景只有那些古籍中记载的故事里面才有!没想到这种奇迹居然今天就在眼前发生了!

    就连当事人的季润州也有些发愣。

    “蠢货,你愣着干什么!趁他境界未稳,赶紧杀了他呀!”王衡的声音再度秘密的传到了季润州的耳中。

    季润州这才从震惊中惊醒,正准备再发动一次攻击,没想到林天却开口说话了。

    “季润州,只要你现在投降,我可以饶你一命!”

    这倒不只是林天为了拖延时间而使得计策,他是真心想和平的解决这场战斗。

    一是就此了结自己与季润州的恩恩怨怨,再这样斗下去,就算侥幸活了下来,恐怕也会受到重伤。

    二则也可以更多的时间以及机会探知季润州为何发生了如此巨变,以及自己体内的混元珠为何会对其产生这么大的反应。

    在刚才的战斗中,林天已经察觉到一点,如果能够探知到混元珠的触发机制,对于自己的修为提升毫无疑问是大有裨益!

    可是季润州却不知林天的真实想法,以为他只是在那儿拖延的时间,于是一声狂吼,那慑人的火焰双掌各向着一个林天从天而降。

    这双掌一同攻击一位,还可能让林天或者分身无可躲闪。但现在林天和分身只是身影闪烁,便轻松的躲过了这一击。

    “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林天使出了寒冰掌。

    然而情况突然发生了变化,那分身居然没有一同死出寒冰掌!

    怎么回事?!

    一个寒冰掌自然无法对季润州这个火焰怪物产生伤害,并且又引来了一次攻击。

    这一次闪避中,林天也注意到分身居然无法使用踏云步!

    季润州在一旁狂笑起来,他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何种情况,但也不会放过如此良机!

    巨大的火墙从地而起,直接充斥了整个比武台!

    “风卷残云!”林天只能使用风云扇稍稍的减灭了一下火势。

    “烈焰剑!”季润州口中一声嚎叫,右手臂突然掉落变成了一把巨大的火剑,朝着林天的分身呼啸而去!

    分身也只是在那里痴呆的盯着这一剑,这充满着恐怖气息似要燃尽天地的一剑!

    看到这恐怖至极的一击,林天暗叹一声,看来自己的分身是难逃一死了!

    那分身除了会使用万象一指之外,再无其他功法,完全没有任何的招数躲过这摧枯拉朽的一剑!

    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林天还是朝着火焰剑拍出了一掌雄浑的寒冰掌!

    然而即便是这一掌,依就没有任何的作用!

    在最后一刻,那分身总算是动了,又是一招万象一指!

    万象一指与火焰剑在空中对撞,仿若两颗流星的对撞冲击,巨大的亮光甚至让人有些睁不开双眼。

    爆炸之后的余烟散尽,林天赶紧朝着分身所在望去,还好他没有被拍出去。

    林天感觉这分身的恢复速度怎么比自己这个本体还要快得多!刚才自己还估计需要半炷香才能使用万象一指,结果仅仅才一两招的时间,这分身居然就有足够的灵气施展万象一指!

    可惜现在没有时间探索了这些疑惑,季润州那强大的气息依旧存在!

    舞台上,连空气都在灼烧!

    “够了,我不会再给你机会了!”季润州咆哮着,清晰的五官逐渐融入了火焰之中,巨大的的身子不断缩小,直至变成了一杆长枪模样!

    而且这火焰的光色也变成了诡异的蓝紫色!

    看样子季润州这次使出了必杀技!

    林天面对这一招不仅没有恐慌害怕,反倒有些高兴。

    季润州恐怕已经坚持不了多久了,他的力量就快用完了!只要他恢复成了人身,有可能是现在林天的对手吗!

    只要捱过这一击,那胜利就是唾手可得。

    可是要怎么挨过这恐怖的一击?

    防御罩肯定不能抵挡这招,而踏云步想必也无法逃出这一招的攻击范围。

    林天的余光瞥见了分身,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主意。

    何不如将这个分身挡在自己前面!

    此时的季润州已经彻底的变为了一把纯粹由灵力锻造的巨枪!以一种破釜沉舟的气势砸向了林天!

    “该死的,季润州这家伙是准备毁了整个凌云峰吗?”站台上的几个长老跳了出来,位看台上的弟子们支起一道防护壁。

    鬼知道季润州是否能控制这一招的威力,一旦冲击到了看台的弟子,势必会造成不可想象的伤亡!

    可没有一人为林天支起防御壁。一旦比赛开始,外人便不得参与,这是修行界的准则。

    分身在前,林天在后,都将所有的灵力用来制造防御罩。

    巨大的火焰枪冲击到了分身的防御罩上。虽然这防御罩充满了相当于筑基期初阶武者所有的灵力,而且上面还有与火属性相克的水属性,但依旧不堪一击!

    现在是分身在抵挡这一枪!

    分身看来是在不断的消散,其不断透明的程度已经肉眼可见。但另一边,紫黑色的长枪也在逐渐的变成红色!

    分身的防御力居然还远强于防御罩!

    即便是最后分身还是彻底的消散,季润州幻作的火焰长枪威力也明显不如初始!

    在分身消失的一瞬间,林天感觉混元珠又在不断的提供澎湃的灵气!

    现在轮到林天这个真身直面火焰枪!

    所有的观众都紧张的看着这最后的一击,都在思考着林天能够坚持几秒,却没想到场上出现了一个极为诡异的情况!

    火焰枪与林天的防御罩直接相撞,一个寒气却在逐渐的包围着这把火焰枪!

    从枪尖开始,然后是枪柄,冰块冻结的速度虽然缓慢,但却不可抵挡!

    枪身上的红色火焰在疯狂的乱窜,企图逃出被冰冻的命运,然而没有任何的用处。

    火焰枪便将最后变成了一把冰枪!

    林天快步上前,准备捡起这把“冰枪”。

    “住手!”看台上一声暴喝声响起,王衡又一次的跳入了场中,释放出强大的威势,企图染指已经快要结束的战斗。

    王衡可是明白,被冰冻成冰棍的季润州一旦被擒获,那自己也会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此时已经身衰力竭的林天,哪里还扛得住王衡的全力一击!

    不过王衡出手前,雪艳和二长老竟然同时出手,直接挡住了王衡的视线。

    “大长老,你为何会做出这般不要脸的事情!”雪艳的美眸中只有寒光,显然是动了真怒。

    “大长老,认赌服输,你现在的作为也未免有些丢了我尹月宗的脸吧,让我都有些羞愧于你同为长老了。”二长老冷哼道。

    现在胜负已经明显分出,大长老却为了自己的弟子做出了这种不要脸的姿势。

    “我只是为了救我的弟子!”大长老面不改色的辩解道:“你们也看到了,他现在已经成为了一根脆冰,随时都有可能破碎而亡!”

    “刚才林天的行为明显是要杀了我的弟子,所以我情急之下才会阻拦,这也是在本次比赛的规则之中允许的。”

    “老畜生!”林天实在忍受不了王衡的颠倒黑白,破口大骂:“刚才季润州一直在叫嚣着杀了我,而且他释放的招式无一击不是杀招,可刚才你却一直置若罔闻!”

    “你现在跳出来当好人,还不是因为害怕你弟子,将你这些见不得人的勾当说出来!”

    反正从入门以来,林天已经与王衡一脉结下了死仇,林天也不再惧怕这人面兽心的王衡!

    “果然有底气的人胆量都大,直接指着大长老的鼻子谩骂这件事情,我也只敢想想而不敢做呀。”

    “我也一样啊,早就看不惯王衡那一脉了!”

    “林天当上下一任的宗主,以他的品性,说不定还真能改变一下中门的风气!”

    经此一役,林天已经坐实了尹月宗第一弟子的名号,在尹月宗的未来必然是前途不可限量,不少的弟子已经是带着佩服之意看向林天了。

    “大长老,现在胜负已经很明显了。”雪艳冷笑道:“按照我们的约定,现在我们得带走您的爱徒协助调查。而且希望你也能够配合一下,早日让这件事情有个水落石出。”

    在雪艳和二长老准备对大长老发难之时,一道诡异的烟雾,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笼罩了整个凌云峰!

    即便是七位长老,在这烟雾之中居然也睁不开眼睛!释放的灵力也是毫无侦探能力。

    幸好这烟雾来得快散得也快,除了那被冻成冰块的季润州不知所踪以外,其他的一切都无恙。

    “大长老,我希望你能够对这些事情做出合理的解释!”雪艳咬牙切齿道。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