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二章 势均力敌
    落于下风的林天,决定不再隐藏自己筑基期的实力。

    林天拿出了风云扇,施展起了成名绝技,风卷残云。

    这一次风卷残云效果可比上次壮观了许多,比武台上直接出现了一道风速极快的旋风,林天在其中的身影显得更加虚无缥缈。

    “你的修为居然突破了!”季润州总算是露出了一丝惊讶的神色,继而是张狂大笑,“没想到你一月不到,修为竟然从零跨越到了筑基期!这才对嘛,这才知道当我的对手!”

    季润州并不害怕,不如说反而有点安心的感觉。

    林天在之前的战斗中还有些隐藏,其战斗力一直令其困惑不已。现但在林天已经将其筑基期的修为展示出来了,相当于林天的一切秘密都已不复再有,季润州自然安心了。

    “很好,我就让你这位天才成为我的垫脚石,让所有的人都知道得罪我的人会是什么样的下场!”

    季润州遥望了一眼贵宾席上的王衡,按照两人的约定,他一定会将林天斩杀于此,以消其心头之怒!

    季润州的灵气再度释放,背后的火焰甚至近乎成为了实体,居然烧出了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

    其周身也全部被一团蓝色的火焰包裹。

    林天的风势强劲,但也无法吹灭这熊熊燃烧的烈焰!甚至火借风势,炙热的气息直接传遍了整个比武场。

    见到此番情景,林天也外放灵气,让旋风中也夹着一股冰霜之气。

    虽在季润州虽然现在还是巅峰期九重,但他的功法太过诡异,林天也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敌人能轻视自己,但他却不敢轻敌。

    季润州在狂风中傲然的看着林天,用着非常自傲的语气说道:“如果你的对手是林师兄,那你现在已经获胜了。但如果你还是只有展现出来的这点能耐,那我只能告诉你,你在我手下也最多不过走上三招而已!”

    他说得这般信心十足,但实则手中已经现出了法宝,一条覆盖着蓝色火焰的黑色长鞭。

    看样子这家伙还准备虐待林天之前,好好的享受一下战斗的快感。

    “在你偷袭我使我丧失修为之后,这样的话我已经听了多次了,可每一次我都是狠狠的打了那些人的脸!”

    林天淡淡的看着季润州回了一句,手中的风云扇也在随时准备展开。

    风云扇的奥秘在上次对阵话筒的时候,已经揭晓于世人面前,而季润州手中的黑色长鞭奥秘却从未展示。但林天却不惧,这扇子之中早已复制一个强大的招数,现在只待时机。

    “我知道你的想法,但我不介意按照你的想法行动,我就要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绝望!”

    季润州冷哼一声,身形在快速的接近林天,同时还投掷出了手中的长鞭!

    幸好在狂风的作用下,呼啸的黑色长鞭速度也不算特别快,这样也能够留给林天更多的观察时间。

    林天也是上前一步,手中的风云扇挥舞了几下,瞬间让周边的温度又下降了几次。

    狂风从四面八方聚集到了黑色长鞭的周边,与其制造出了一阵响亮的拍击声。巨大的风是黑色长鞭的进攻方向发生改变,使其所有的力量宣泄到了地面之上。

    即便如此,比武台依旧被黑色的长鞭砸出了一道长且细的凹处!

    看着这一条凹槽,林天不由得皱起了眉头。那黑色长鞭不仅仅有灵气附着,居然还能够像火焰一般起到强烈灼烧效果。

    这季润州究竟是修行的何种强劲功法?!

    “这样看来还是季润州强上几分呀,真不愧为打败林师兄的男人!”

    “这不是废话吗?季润州仅凭练气期九重的战力就已经逼平了筑基期的林天,等他也到了筑基期,那威力得有多强!”

    毕竟这个世界是以强者为尊,观众席上的弟子们见到季润州如此神勇,内心对其的厌恶也已经深深动摇。

    林天的修为确实强大,可现在面对季润州依旧处于劣势,只能说林天是“徒有其表”!

    “你到现在还不肯全力以赴吗?我告诉你,到现在为止我也才不过用了七八层而已。”季润州看着林天语气狂傲说道,眼中也满是不屑,“看样子你今天确实得为过去得罪我付出生命的代价了!”

    “你说的这么狂傲,但不也是一招都没有伤到我吗?”林天回到。

    作战到现在,确实林天属于劣势。但这也不过是林天为了尽可能的季润州主动的将底牌一一拿出,这样才能做到知己知彼。

    算了,那自己先使出一张底牌。

    在季润州的攻击尚未发出之前,林天的攻击已经施展出来。

    在狂风之中,居然出现了一块巨大的冰霜石头,而且这冰块似乎是由无数的利刃组成,透着无限的寒气以及凌冽的杀气!

    狂风聚集在冰石之上,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推力,使其快速的快速的冲击向了季润州。

    季润州不由得眉头一皱,这些冰刃居然能够突破了自己的护身火焰,让自己的身体暴露在万千利刃之中!

    “万象一指!”

    林天再接再厉,直接使用出了自己的最强一招。

    一道光芒划破了长空,直接撕裂了整个空间,直接冲向了季润州的要害!

    “啊!”季润州爆喝一声,身后的火焰突而泯没,黑色长鞭上的蓝焰却异常耀目。黑色长鞭轻轻一扬,直接对上了林天发出的光芒。

    不止万象一指被抵挡下来,周边呼啸而寒冷的狂风,居然也被这火焰瞬间的融化!

    将林天所有的攻击摧毁之后,季润州自然不愿意给林天再一次反击的机会,黑色长鞭的攻击仍旧没有停止!

    季润州再次投掷出长鞭,让其化作了一道残影只是林天的要害位置。

    但此时的林天人就面不改色,只是使着风云扇,凭借着这件法宝的坚硬,硬生生的挡住了这黑色的长鞭。

    近距离的硬碰硬,林天也就掌握了季润州投掷这黑色长鞭的力量。

    不得不说,虽然只是普通的一掷,但是季润州于此一击的力道以及灵气的运用却非常的融洽。

    能够做到这一点,说明季润州至少是练习良久。看样子他得到诡异的功法以及这件诡异的法宝也是有一些时日了。

    季润州的攻击明显就不会这样结束。

    “天眼罡火!”

    季润州的眼中闪过一道寒芒,掉落在地的长鞭,居然在一个诡异的角度上喷射出了一道烈焰!

    “寒冰掌!”

    林天一掌挥出,体内的灵气喷涌而出,直接将这道烈焰冻成了冰块儿。

    “没想到你们居然和七长老勾结在了一起。”季润州哈哈大笑起来:“你们这群人为了对付我居然联合在了一起,看样子我的在你们心中的地位也算超然了!”

    “那又怎么样?我好歹修行的是尹月宗的功法,而你又是修行的何种邪功妖法?”林天无所谓道,手上又是两掌轰出,逼得季润州急撤了数步。

    看来这家伙刚才的黑色灵焰但威力强大,但还是要耗费不少的灵气。

    现在林天无论是从灵气的储备以及恢复速度,都远远的胜过这季润州。只要慢慢耗着,将他的底牌逼出,那结果就不言而喻了。

    “你不就是不熟悉我的功法,所以不敢轻敌嘛,那我就让你看看你口中的邪门妖法的力量!”

    说话间,季润州用灵力勾回了黑鞭,又将其用力的一甩,居然凭空制造出了七份鬼火!

    这些散发着诡异光芒的绿色鬼火,还不如刚才那火焰一般耀眼,但林天依旧能够感受到其中的炽热。

    更为恐怖的是,这鬼火居然不只有炽热的感觉,更时而有一种阴冷的感觉!

    这冷热相结合,所产生的威力必然惊人。毕竟这是两种不同的属性,应对之法也不同。在防御其攻击的那一瞬间,恐怕根本无法判断其到底是火焰攻击,还是寒冰攻击,亦或二者皆有!

    “我劝你还是全力以赴,要不然的话我一个人在这里展露底牌,岂不是太无聊了。”

    季润州冷哼道。

    “那就如你所愿!”说话间,林天的背后居然出现了一个虚影。这是一只白色的幽灵猛虎,其眼眸中透露着刺人光芒。

    “白虎魂!”大长老王衡忍不住惊呼道,愤怒的指着雪艳怒吼:“这可是尹月宗一向只能由宗主学习的秘技,你居然为了自己门下的弟子获胜,违背了祖宗留下的规矩!”

    “我可没有违背祖宗的规矩。”雪艳冷哼道:“我只不过是在剿灭绿巾贼之时施展的这一招,正好被林天看在眼中。也许是他天赋确实惊人,只是惊鸿一瞥,居然就学到了这种功法。”

    “你骗鬼呢!”这种理由王衡怎么可能相信。

    “你刚才也看到了,林天还施展出了寒冰掌,你可以问问二长老及他的徒弟,他们是否有人教授给林天。”雪艳确实是实话实说。

    “我可以证明,我以及我门下的弟子没有任何人教授林天寒冰掌。”二长老冷冷的说道。

    两位位高沉重的人都这么说了,其他长老也自然不再指责。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