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一章 决赛开始
    还真是哀事变喜事,雪艳这是以刺杀事件直接向王衡发难了!

    “这件事情如此恶劣,必须得彻查!”雪艳坐在宗主位上,怒不可遏的厚道。

    林天老老实实的站立在雪艳的旁边,屏气凝息让修自己的修为不外露,避免被在场的季润州和王衡看出。

    从凌云峰回来之后,雪艳便迫不及待的唤来了所有的长老,以及季润州和林天。

    将刚才被袭的事情略微一说,雪艳的矛头便直指季润州。

    “不管怎么说,胆敢再在之前派出杀手袭击我和林天,这种做法是绝对不能允许的!各位长老,你们可要秉公执法,不能因为但最近表现的还不错,就任由他胡作非为!”

    “不知宗主有何证据能证明那杀手是季润州所派?”二长老王衡明白雪艳虽然剑指季润州,实则意在自己。“总不能因为明日季润州和林天就要决赛,就认为谋害林天的是季润州吧?”

    “刚才诸位长老刚才已经检查了我的伤口,那确实是我尹月宗从未有过的功法所造成。而季润州进入宗门之后,修行就分外的诡异,特别是这几日施展的全非我尹月宗功法。你说事情就这么巧吗?”雪艳冷笑道。

    “确实如此,季润州这几日的表现确实值得怀疑。”二长老发声支持。

    季润州可是用诡异的功法淘汰了自己的爱徒,二长老到现在还愤愤不平,至少不会放过这绝佳的机会。

    “就算要调查,也得等明日比赛结束之后。在之后我会亲自将季润州交给执法堂处理,这样你们是否满意了?”王衡退了一步。

    “不行,季润州作为这次袭击事件的最大嫌疑犯,就因为要参加决赛暂时放过他?这可不符合我尹月宗的一向公正的做法!”雪艳当然不会就这样罢了。

    “本座也认为有所不妥。”二长老继续附和,“如果季润州明日又如上一场比赛一般,狭私报复,那我尹月宗又会痛失一个可造之材!”

    见到这些长老正在安排着自己的未来,季润州也只是以冷笑回报。

    “说到底你们还是怕了季润州!”王衡冷哼道:“你们这些庸才教育出来的徒弟无法夺冠,难道就在这里想尽办法的限制我的爱徒!”

    “大长老说的有道理。”三长老加入了战局,“现在决赛在即,整个宗派之人无一不在期盼的时刻。如果我们贸然在开赛之前将季润州以莫须有的罪名抓捕,那其他弟子将如何看我们!”

    “他们会觉得尹月宗是一个没有未来的门派,长老们只会搞自己的权力斗争,容不得修行其他强大功法的弟子存在。而且这件事情传到了宗门外,那以后还会有追求多学功法的新弟子加入我尹月宗吗?”

    三长老这一言论引得其他几个犹豫不决的长老的共鸣,纷纷附和。

    反正本来的计划反正只是引起长老团的离心离德,见人心确实不在于已,雪艳也只得顺坡下驴。

    “比赛可以照常进行。但结果一出,季润州立即受审,而王衡长老你也必须接受调查!”雪艳朗声道。

    “没问题,但我也有个条件。”王衡应道:“季润州获胜,而且最终调查其没问题之后,宗主你可要承担诬陷之罪!”

    “这是自然。”雪艳重重的拍了一下自己面前的桌子,“而且季润州获胜而且无罪,那我自己会主动卸下这宗主之位!”

    雪艳现在对林天是信心十足,以他今日对阵那杀手是展现的身手,对付季润州还不是手到擒来。

    只要林天获胜,他就能够在普通弟子中获得巨大的名望,雪艳自然也能因此获利。

    所以,雪艳抛下了这次豪赌。

    次日决赛之前,除了守卫宗门之人以外,所有的弟子全部来到了比武台。

    “林天!林天!”

    林天站在台上的时候,整个比武场都沸腾了,几乎所有的弟子都在高呼着林天的名字。

    季润州招式太毒,下手太狠,没有一项符合修行界标榜的正义道德。

    而林天不一样,这一路走来遇见的全是强敌,打的全是硬仗。即便重伤在身,也没有放弃荣誉的挑战,其品格更是让林雪作为对手都佩服的主动投降。

    从最底层不断的往上前进,在磨难面前也不气不馁,正直、坚强、武力高强,这样的人不就是所有弟子追求的存在吗?

    就连过去一向支持其他人的粉丝,这时候也全员暂时支持林天了!

    “好好的教训一下季润州这个宗门败类!”

    那一些爱慕林师兄的女弟子们,更是抛弃了过往对林天的成见。

    “真不知道是何人给你的勇气,见到林师兄那惨样还敢与我继续作战。”季润州丝毫没有受到气氛的影响,“我可告诉你,这场比赛我一定要你的命!”

    季润州看向林天的眼神充满了怨气。

    “你知道这些日子被你废弃修为,我受了多少的苦难吗?知道为了获得这些力量,我付出了何等巨大的代价吗?”季润州突然哈哈大笑起来,“但一想到等一下你在这台上就会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我突然觉得无所谓了!”

    林天只是冷冷一笑,“不知是谁先不仁不义,现在还敢在这里大放厥词!”

    季润州不再言语,体内的灵气却在恐怖的运转着,在身后居然凝聚成了一道火焰的虚像。看起来季润州就像是一个正在从烈焰中走出的地狱使者!

    或者一座即将爆发的火山!

    周遭的空气变得炙热无比,有些掉落在地上的碎布片甚至都燃烧起来!

    近距离感受到其灵气,林天知道这家伙的实力实力不是练气九重巅峰能够做到的!到底他口中的代价是什么,居然能够换得这种修为!

    “好恐怖的火焰灵气!看着都觉得有些恐怖,得是一种顶级的内功心法才能做到的吧。”

    “听说季润州在一个月以前被林天废去了修为,那正好可以重新修炼其他心法。真好呀,才一个月就达到这种恐怖的程度,要是我也能学到该多好。”

    台下有些唯实力是尊的弟子羡慕不已。

    “林天,你尽管来攻吧!在一刻钟之内,你想用任何手段攻击都行。如果你能够在我身上留下任何的伤痕,都算我输!”

    季润州可是恨林天入骨,自然要从全方位的让林天体会绝望!

    对现在的他而言,林天也不过是一只蝼蚁罢了,想要对他这只巨兽造成伤害,简直可笑!

    “可笑!”林天对季润州的“豪言壮语”嗤之以鼻。

    但轻敌的敌人也是最容易解决的。

    林天瞬间消失,身体化作了一道残影,在一个诡异的角度突然一拳轰出。

    虽然这一拳试探意味较强,但依旧威力十足,拳劲擦着空气而过,竟有如惊雷炸响一般。

    没一想到了季润州身上竟然有一股火焰飘出,如触手一般抚上了林天的手臂,林天的前进转移到了他处,打在了台上溅起了一片尘土。

    这一招惊起了一片惊讶声。围观的弟子们除了感叹以外,还在搜索着林天的身影,迫不及待的想要看他对这一招的应对方法。

    骤然间,林天的身影再次出现在众人眼中,而且此时的他已经出现在了季润州的身后!

    林天手中的风云扇直刺向季润州“毫无防备”的后背!

    叮!

    季润州虽然没有任何的动作,但风云扇刺在季润州的身上发出的却是一声金属交鸣声。

    季润州趁着林天无法收手之时,回身便是一掌。

    这一掌,不仅劲道比林天初始那一拳强的多,而且其中还夹杂着一些嘶鸣之声,就像一只正在龇牙咧嘴的猛兽般恐怖!

    不过这速度还是太慢了。林天再次消失在了季润州的眼前,那一掌也只能打了空气。

    只苦了几个坐在前排的弟子,在这一掌的余势下,口吐鲜血。

    “看样子这两天你的本事还是进步了不少嘛。”季润州对着林天的残影冷笑道:“虽然你的速度极快,但我也不会比你弱!”

    这一瞬间,季润州也动了。跑动过程之中,居然出现了数道残影,轻松的将林天的残影包围在其中!

    “想要在我面前比速度,你这是在找死!”

    与炙热的灵气不同,季润州的声音却是冰冷无比,仿若是九幽之中的寒风。

    即便是极度耐寒的林天也忍不住打了个寒颤,速度也跟着慢了几分。

    季润州主动出手了,双拳轰出,犹如两个正在燃烧的火球破空而至!

    林天大惊失色,寒月冰魄急速运行,用灵气直接在面前结成了一道寒冰的屏障,才挡住了这一击。

    见此情景,季润州的脸上露出了一种戏虐的笑意,又轰出了双拳!

    林天无法,只能将灵气全部集中在了腿上,拼着会大量浪费灵气的后果拼命的逃脱这种攻击。

    两人已经交锋了数个回合,但在外人看来,这两人只是两道残影而已。

    只有那些修为稍强一些的人,还能够隐隐约约的看见场中的两人。

    “为何你还不使出绝招!”季润州大笑,“你那师父肯定给了你不少厉害的功法,如果再不使出,你就真的成亡命之鬼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受到周边炙热的空气影响,林天无法保持平静,总算是怒了!

    “你可千万别后悔!”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