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 败
    一直处于下风的季润州此时却露出了不屑的冷笑。

    “大师兄,别觉得你真的是第一弟子,忘了告诉你,就算你和林天一起上,在我的手底下也过不了几招!”

    “少说这些大话!”林铭不愿意再跟季润州啰嗦,脚下一动,居然也施展出了一种强劲的轻功,直接绕到了季润州的后方!

    “踏云步?”林天看出了林铭所使用的轻功,而且看起来他的熟悉程度并不比林天弱。

    没想到那季润州居然早已做好了应对的准备,突然之间抛出了一件物品,居然就将身后的林铭给罩在了当中!

    季润州抛出的物体看起来像是一张普通的网,只是其却是非常的坚固,至少林铭在那里攻击了几次,都没有轰开。

    “别白费力气了,练气期的人是无法睁挣开这张网的!”季润州狂笑不止。

    “看来我是不能再留手了。”林铭总算是露出了生气的模样。

    “还真是大言不惭,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季润州大笑一声,右手上扬,一把漆黑的斧头便出现在了他的手上。

    “两件法宝,林铭这不是违背比赛规则了吗?!”雪莹儿惊呼。

    “他手中的斧头并不是法宝。”林天的眉头微蹙,“只是他用灵气凝结而成的,但为什么他的灵气呈现黑色状态?”

    “辟地斩。”季润州朝着林铭劈了过去。

    “清锁盾!”林铭的手上出现了一个小盾牌,居然直接将那威力惊人的灵器斧给弹了回去!

    “你可总算是拿出法宝了,果然有两下子。既然你的法宝已经现出了,那我就也没有任何的顾忌了!”季润州不仅没有惊讶,反倒有些欣喜。

    话音刚落,罩住林铭的那张巨网突然出现了点点火花,在所有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便凝聚在一起遍成了一团巨大的火焰!

    即便林天离舞台有数里之远,依然感觉感受到了那火焰的炙热!如果里面的林铭不及时挣脱,恐怕真的会被活活的烧死!

    林铭也急了,没想到今日居然被一个小喽啰逼到了这种程度!

    “人剑合一!”林铭已经意识到了火焰网的恐怖,所以也不敢再怠慢,将所有的灵气集中在了右手臂之上。

    这可是二长老近些年研究出来的最强一招,其根本也跟林天的万象一指相似,是尽可能的将灵力集中在身体的一部分上达到威力的叠加。以林铭练气九阶练气的灵气,集聚于一处之后,甚至突破了筑基期的战力!

    果不其然,刚才还坚不可摧的那张网,已经被撕开了一个狭小的裂口!

    可这也只是一个狭小的裂口,根本无法让林铭高大的身躯逃离。

    林铭无法只能将身体尽可能的蜷缩成一团,身体倒立,然后慢慢舒展。双腿离开了火焰网,腰部离开了,头部也离开了!

    林铭松了一口气,只要再将双手抽回,那自己就能毫发无伤再战!

    “你还以为你能离开!”季润州的声音在林铭耳边炸起,惊的林铭心神一震。

    可季润州并没有出手攻击,只是在林铭周边的火焰上抚摸了几把。

    那些因为林铭灵气而逐渐消散的火焰居然凝聚在一起,变成了如同薄纸一般的气焰!

    这“薄纸”快速的移动,如利刃一般直接切破了林铭的灵气,继而切断了林铭的双臂!

    可即便如此,季润州还是没有停手的意思,直接一拳轰在了已经没有丝毫灵气的林铭胸口正中!

    “停手!”贵宾台上一个声音响彻天地,一道身影直接插入到了季润州与林铭的中间。

    “畜生,本次比赛规则不许致人死亡的!”挡在林铭身前的自然是他的恩师二长老,右手迅速化掌,不仅仅接下了季润州的致命一拳,更是暗劲尽出!

    季润州也狠狠的坠落在地上!

    “二长老,你这是何意思?”大长老王衡也闪身到了比武台上。

    “大长老,你的爱徒准备致人于死地,这是不尊师长!而且他这一身怪异的功夫明显不是我们尹月宗的功法,这是不敬师门!既然你管不住你的弟子,那我帮你教训一下又如何?”二长老的语气里满是怒气。

    “二长老言过其实了吧。”王衡冷哼一声,“季润州追杀林铭是其不对,但他也是因为一时收不住手而已,也只能怪林铭不堪一击。”

    “至于那些你所说的他施展的明显不是我尹月宗的功法,也有可能是他入门之前便已学会。你也知道,季家也是大陆上有名的大家族,有一两个超出我们理解的看门绝招无可厚非。”

    “你!”二长老怒发冲冠,指着王衡的手指也在微微颤抖。

    这明显就是诡辩!季润州的那些攻击明显就是要置林铭于死地。而且季家如果有这种强悍的功法,那何必将季润州送到这尹月宗学习!

    “大长老,二长老息怒!”三长老也插入二人中间,笑盈盈的说道:“比赛嘛,有点意外也是正常的,你二人何必闹至如此,让这些弟子见了笑话。”

    “二长老,你还是赶快将林铭带回去治疗吧。要是晚了,我尹月宗可是失去一员悍将!”

    这三长老起来是公正的模样,但话里话外明显是偏向王衡的!

    见到两位长老已经与自己为敌,而宗主雪艳和其他的长老依旧静坐台上,二长老这才明白自己已经失了人心!

    二长老只能愤而拂袖,上前抱起了自己的爱徒,快步的朝着清远峰的药室方向飞去!

    “季润州胜!”见尘埃落定,裁判才敢出来宣布。

    整个宗门已经只剩下季润州的狂笑声!

    林天寒着脸将所有的一切看在眼中,虽然自己也曾料到季润州有几率获胜,但没想到其战力已经这么强悍!

    不说别的,林铭那最后一招人剑合一就明显强于林天的万象一指,可林铭依旧败了!

    林天的信心已经崩溃,现在的自己明显不是季润州的对手!

    虽不知道其到底是用了何种卑鄙方法达到这种战力,但结果已经是这样了!

    更何况林天还有重伤在身!

    “要不我们不参加决赛了。”旁边的雪莹儿突然用力抱住了林天,就像林天会随时消失一般,“季润州可不是林雪,他肯定会想方设法杀了你!干脆你直接认输,我再求求母亲,我们不要给季润州任何杀你的机会!”

    林天叹了一口气,当目光投向了看台上狂笑的季润州。

    正巧季润州这时也将目光投向了林天,而且还露出了轻蔑的神色!

    看着轻蔑的眼色,林天突然想起当初为了一株紫衣草,季润州用刀捅向自己丹田之时,也是这种眼色!

    “不,我一定要参加!”林天握住了雪莹儿的双肩,与其对视的眼中充满了坚定。

    绝不认输!如果向季润州这种卑鄙小人认输了,今后林天在尹月宗绝对无出头之地!

    “有这股子气势就够了,敢于拼搏就就会有获胜的机会。”雪艳突然出现了两人附近,看着相拥在一起的二人,眼色分外复杂,“距离决赛还有几日,我们赶紧去你所说的那一个遗迹,尽快的治疗好你的伤。”

    那个遗迹之中还有寒银液,完全可以让林天在短短的时间内身体痊愈,而且灵气恢复到巅峰时期。可就算这样,真的就是季润州的对手了嘛?

    更何况,季润州不一定还有底牌在手!

    “师父你也要去?”林天诧异道。

    “别忘了前几日那位影子杀手。既然已经有一个人想要杀你,那就必然有第二个人!以你现在这般状况,难道还能够躲过第二次攻击?”雪艳叹了一口气。

    “可弟子哪敢劳烦师傅您为我护法。”林天诚惶诚恐道。

    “别说这些废话了。”雪艳突然转头看向得意洋洋的季润州,脸色也是止不住的忧色,“刚才三位长老对峙的那一幕你也看见了,如果季润州夺到这次大比的冠军,王衡和三长老的一定会发难将我赶下宗主之位。这场比赛不仅仅是关系到你,更关系到了我尹月宗的未来!”

    林天只能报以苦笑,果然这位师傅脑里只有宗主之位,即便到现在,自己也不过是其手中的一把利剑而已。

    不过有了这位金丹期的护卫在旁,林天不止可以疗伤,也还能专心致志的修炼了。

    在林天三人离开清远峰前往凌云峰的时候,并没有注意到阴暗中还有一双恶毒的眼睛,正死死地盯着他三人。

    “这是一万两黄金,事成之后,我会再给你们剩下的七万两!告诉你的主人,只要再助我登上宗主之位,以后整个尹月宗都会唯其命是从!”这恶毒眼睛的主人将巨大的箱子转交到了身后的一个人的手上。

    这人的注意力根本没放在箱子上,目光也只是紧随着渐行渐远的林天。

    “放心吧,我可是很有诚信的,拿人钱财,必然会替人消灾。更何况这家伙居然杀害了我一名得意弟子,正好我也可以报仇!”

    “而且,他身上似乎有一个我寻找了良久的宝物。”这人想到此处,忍不住兴奋的舔了舔嘴唇。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