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 艰难取胜
    已经进入决赛的都是各门之中的精英,每位长老都有可能赐予门下弟子大量的法宝,以期获得更大的获胜可能。

    为了避免整个比赛变成法宝数目之争,故而规定每一位选手最多携带一件法宝。

    林天带的自然就是风云扇。本来以为擅长使剑的司空焅会选择攻击力强大的剑形法宝,却没想到他居然选择了护甲型法宝!

    而且看起来即便是林天目前最强招数万象一指,这件护甲型法宝完全能够免疫。

    “如果我猜的没错,你的那一招万象一指原理,应该是尽可能的集中灵气于一点。”看着林天惊愕的神情,司空焅放声大笑:“当初见过你这一招的威力,可是让我这个月辗转反侧,所以我才专门为了你准备了这件法宝!”

    “我也不怕告诉你,这件法宝的名称叫做青龙鳞甲!”

    远古传说之中,青龙为灵力所生,天生可以免疫任何纯粹的灵力攻击,只会受到物理攻击的伤害。这样看来,就算这青龙鳞甲不一定与真的青龙有关系,但免疫练气期修为纯粹的灵力攻击还是不成问题!

    可这也让林天犯了愁,要知道现在林天的主要攻击方式都是纯粹的灵气,能够物理攻击的也就手中的风云扇而已!

    可风云扇的进攻能力并不强!

    场上两人互望着,均在酝酿着下一次的攻击。

    两人的底牌已经在一张张的露出,但谁也不知道对方究竟还藏有多少底牌,越是这种综合能力的斗争,就越需要谨慎。

    特别是林天,正在搜肠刮肚的想着如何施展一下物理攻击,不经意间呼吸都有些急促了。

    这一点破绽自然让司空焅先出手了!

    已经初占优势的司空焅完全不在留手,体内的灵气开始肆无忌惮的宣泄出来,与剑术合二为一,又是一阵暴风雨般的落叶剑法!

    可这一次相比刚才速度更快,而且威力更强。

    “没想到司空焅居然也修行了爆气诀。”雪艳的语气非常不善。

    “非也,非也。只是腾儿见猎心奇,所以也避着我学习了暴血决。你别说,他仅仅只是看了一下,居然就学会了!”三长老此时已经喜出望外了。

    二老子的在旁轻声一叹,暴血决这功法,果然一开头便会让其他人趋之若鹜。可这些争强好胜的年轻弟子,哪里会知道这种捷径会带来的持久伤害!

    施展暴血决之后,司空焅的轻功速度也不比林天差了多少,而攻击力则有过之而无不及!

    在恐怖的剑气笼罩之下,林天甚至觉得自己仿佛一叶面对狂风巨浪的扁舟,随时有可能被浪倾覆!

    既然灵气已经无法产生攻击效果,就不必俭用了!

    “凝冰!”

    林天手中的风云上用力一挥,寒月冰魄灵气也喷薄而出,整个广场顿时被冰冷的气息覆盖!

    这一招是林天上次与刘宇交战之后,觉得既然别人都能利用灵气制造寒冰效果,那自己这寒月冰魄效果应该更胜几分。

    这粗狂的原创招式也有一个巨大的代价,那就是灵气消耗过快。本来林天是不准备用这一招的,但灵气制造的寒冷效果不一定还有一定的物理攻击效果,既然如此何乐而不为?

    “好冷!”看台上的诸多弟子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看起来林天这一招比上次刘宇施展的还要强多了!”

    “没错没错,林天现在才施展这种招式,想必这应该是他自己自创的吧!”

    “而且林雪刘宇用的可是经过七长老成熟的功法,都无法达到现在这种效果。我怕是因为林天修行的跟寒冰有关的功法比七长老的功法要强得多!”

    还是有不少内行人明白了林天这功法的强悍。

    在林天毫不顾惜释放澎湃的灵气,整个比武台仿佛极地般寒冷,司空焅舞剑的速度刚暴涨又急速下降,连剑气都有些滞涩!

    比武台上顿时出现了诡异的一幕,越靠近林天,司空焅身上的寒冰越多。直至最后,司空焅居然直接变成了一座冰雕!

    不过这也只是持续了瞬间而已,冰雕破裂,司空焅挣脱了出来,但却没有再采取进攻,只是疯狂的后撤。

    别人可不知道,但司空焅却感受的清清楚楚,刚才林天这一招,居然让自己的灵气都有些运行不畅!如果继续强行攻击,吃亏的可不一定是林天!

    林天也没有抓住此次进攻的时机,凝冰一招让自己的灵气近乎衰竭,而且现在也没有合适的物理攻击方式能够取胜。

    对付司空焅,现在可是一点都不能马虎!

    片刻之后,司空焅再次发动了进攻,依旧是简单的剑招。

    这剑招的速度却远超以往!

    御风剑,司空焅终于使出了他的看门绝技!

    这一招的速度极快,剑与空气快速摩擦,甚至产生了连续的爆裂声。剑招附带产生的风全都凝聚在司空焅的身后,不断的助其加快攻击的速度!

    这一瞬间的司空焅好似一只正在张牙舞爪的青龙!

    风卷残云!林天也发出了招式,这一招可攻可守,完全可以以情况的变化而临时改变。

    司空焅的一剑直接刺破了包裹着林天的龙卷风,更是穿透了防御罩,直接在林天的肩膀上留下了一个剑伤!

    在底下观众的眼中,这还是因为林天轻功了得,要不然的话,这一剑恐怕已经要了林天的命!

    可他们都猜错了!

    林天并没有关心肩膀上的那一处伤口,反倒趁着趁着司空焅无法及时拔出利剑,汇聚龙卷风轰向了司空焅的身躯!

    刚才林天正是故意受伤,以换取司空焅放松警惕,这才有了能够近身施展物理攻击的机会!

    龙卷风重重地轰在了司空焅的身上,将其卷于九天之上,最终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观众们甚至忍不住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这太不可置信了!局势居然在一瞬间逆转了!

    司空焅在那儿不断的挣扎着爬起来,口角也在持续的冒出鲜血。

    “太牛了吧,这场比赛的司空焅,完全就是被林天牵着鼻子走啊!”

    “没想到这场战斗,不仅仅是看到了功法上的比拼,居然还有智斗!”

    看台上的观众们欢呼雀跃,这场比赛的精彩程度可远胜于以前!

    林天现在可不好受,一口气施展完功法后,那伤口的痛处袭来,连大脑都有些不听使唤起来。

    眼见司空焅依旧在那里仍然不放弃,林天佩服其决心,但也明白现在必须结束战斗了!

    所以,林天也施展了暴血决,骤然出击。

    面对着林天这不恐怖但可能致命的一击,司空焅手中长剑一抖,居然再次形成了一道凛冽的剑气,威力甚至不弱于刚才那招御风剑!

    他居然还剩大量的灵气!不,林天敏锐的发现,司空焅刚才已经出现灵气衰竭的现象,这突然的灵气更像是凭空出现的!

    此时的林天已经无法抵御这一招了,攻击戛然而止,只得施展轻功让身体暴退,堪堪躲过了那致命的一剑。

    “不可能,你已经身受重伤了,怎么还会有这般强大的灵力!”林天不敢相信刚才的一幕。

    司空焅站直了身体,抹了抹嘴角的鲜血,并未说话,一瞬间又施展出了落叶剑法,逼的林天只能不断的后撤。

    “司空焅的灵力怎么突然就恢复了不少?”二长老皱眉,“三长老,难道你已经发现了一种高等绝学?”

    不是二长老不相信,灵气可是修行人的根本,像司空焅这种重伤之下还能快速“恢复”灵气的功法,放在大陆的任何一处都是高等绝学!哪里是这么容易被阿猫阿狗轻松的自创。

    三长老这次却默不作声,众人也只能将注意力再次放回激烈的比武台上。

    林天此时狼狈不堪,灵力已经枯竭得差不多了,防护罩已经快彻底的没了,在司空焅的剑光笼罩中,身上自然已经出现了多道伤痕。

    幸好轻功还算了得,这些伤口也只是小的皮外伤。

    “发生了什么事?怎么林天居然完全被压制住了!”

    “没想到司空焅的灵气这么深厚,拼到现在还有这么多!”

    观众被突然又出现的反转惊呆了。

    落叶剑法施展完毕,司空焅落在在比武台中央。

    林天则已经被逼到了边缘,仅差一步便会掉落下去!

    “投降吧!”司空焅有些上气不接下气,“你的灵气已经使用完了,我只是想打败你,并不想要你的命。”

    “你还不想要我的命?”林天冷笑,“刚才你所施展的哪一招不是致命招!?”

    “那你就受死吧!”司空焅再次动了起来,手中的利剑再次挥舞,令人畏惧的落叶剑法,又将林天周边全部覆盖。

    可林天此时却没有防御,只是突然展开了风云扇。

    “御风剑!?”

    风云扇上突然出现了一道剑气,正是刚才司空焅施展的御风剑!

    这一击直接劈斩到了司空焅的身上,其胸口出现了一道澎湃的血花!

    “你怎么会这一招?”再次摔落在地的司空焅再也爬不起来了,即便是说出这句话,似乎也是用尽了全身的气力。

    “你有专门针对我的青龙鳞甲法宝,我手中的风云扇自然也不是吃素的。”林天此时也是疼得不得了,但至少能够站立。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