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大发神威
    十六强赛与八强赛之间仅仅间隔了两天而已,按照长老团的说法,这是在考验弟子们恢复灵气的速度。

    反正这群人任何拍脑子做出的决定都能够找到理由,而且还没人敢质疑。

    林天倒无所谓。寒月冰魄熟练之后,林天惊喜的发现其恢复速度可是惊人,从零恢复到练气九重巅峰的灵气,最多也不过一日而已。

    应该只有等到跨过筑基期,到达金丹期之境时,寒月冰魄恢复的速度才会跟不上消耗吧。

    轮到林天这一场比赛时,天空可真不作美,本来晴好的天气突降暴雨。

    按往日的经验来看,这种天气情况下,观赛者自然稀少。可还没想到,比武台周围依旧是人头满满。

    上一次林天表现惊人,不少的观众已经将其当做决冠热门之一,所以自然不会浪费他的比赛。

    “穿上这一身衣服,果然很帅!”雪莹儿温柔的帮林天理了理衣领。

    “我一直很帅的,只是过去帅得不明显而已。”望着镜子里的世界,林天也是非常的满意。

    林天现在是参赛的雪艳门下唯一弟子,相当于代表了雪艳一门的脸面。所以雪艳居然拨下重金,请来了附近城市的裁缝,专门为林天定做了一身威风十足的比赛服。

    “放轻松,你不是说过曾经见过司空焅的功法吗?”雪莹儿笑盈盈的说道:“既然你能够赢他一次,这次就能再赢他一次!”

    “没错!”林天也信心十足,又得了秘密武器的他自然再无畏惧之心。

    “本次比赛,由林天对阵司空焅!”裁判的声音响彻整个宗门。

    呼,林天深吸了一口气,施展出踏云轻功,跃入舞台之后悬浮于空。

    这一亮相,自然引得台下不少粉丝的尖叫,观众台已经沸腾起来!

    所有人都会尊重强者,而现在的林天也正是他们心目中的强者之一!

    至于司空焅的登场,只有与其相熟的外门弟子喝彩。当然还有不少女弟子,她们可不是因为尊重司空焅,只是林天没有谦让女弟子让她们单纯不爽而已。

    “本次比赛,以和为贵,禁止生死相搏!”裁判高声宣道,“参赛选手每场比赛只能使用一件法宝!”

    虽然很不想理司空焅这虚伪小人,但该有的礼节还是要有,林天向主席台的众人行完礼之后,这是对着司空焅行了礼。

    眼见比赛即将开始,台上的普通弟子们全部安静下来,只有相隔甚远的主席台上的诸多长老在那里议论纷纷。

    “三长老,你看这次比赛的结果会怎么样?”

    三长老作为司空焅的父亲自然备受瞩目,“自然是我儿会取得最终的胜利。”三长老带着骄傲的语气说道。

    “这可不一定。”七长老反驳道:“虽然司空焅在上场比赛轻松获胜,灵力并未消耗许多,但我看林天的灵力也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难道当你觉得司空焅还比我弟只占你强上几分吗?”

    “七长老,如果仅仅以修为高低,还有入门时间来比,那我们为何还要举办这次宗门大比?”三长老的语气里全是嘲弄。

    “你!”七长老勃然大怒。

    “都给我闭嘴,比赛马上就要开始了。”威严满满的二长老发话,其他的长老自然也只得闭嘴。

    二长老可不愿意其他的事情干扰到自己观看比赛。上次林天在比赛中使用的那种寒冰灵气让二长老甚感熟悉,对其好奇无比,可这几日翻遍书籍却也没有找到相关资料,也只能希望林天这次比赛中继续使用好发现其中的端倪。

    望着眼前的司空焅,林天决定出手第一招便是万象一指。

    一则可以起到恐吓作用,以司空焅的心境只要略起波澜便会漏出大量的破绽。

    二则如果一招制敌,不只可以保留大量的灵气,更可以隐藏前几日雪艳教授的风云扇功法。

    “比赛开始!”裁判高声宣布。

    没想到在林天抬手之前,司空焅便怒吼了一声:“落叶剑法!”

    这一声吓得林天一哆嗦,万象一指自然也就没发出。

    该死的,这家伙也是准备了心理战!

    林天只能懊恼自己战斗经验不足,居然被司空焅抢了先手。

    话音还未落地,不知从何出现的利剑刺出,只是一剑却舞出了细密的剑光,如同落叶一般直接密密麻麻的笼罩了整个林天的周边!

    数目繁多,连绵不绝。

    林天也只能手持风云扇,施展着踏云轻功躲闪。奈何剑光太多,林天近乎使出了浑身解数,这才护住了身体没被击到。

    没想到一开头就是惊爆无比,台下的普通弟子看的是如痴如醉。

    “这司空焅还倒有几分本事,看来这场比赛还是有一些悬念。”

    “没错没错,上一轮比赛司空焅还不显山不漏水的,这才一上场就使出了大招!”

    处于剑光风暴中心的林天微微皱了皱眉头,倒不是这个招式有多厉害,只是在好奇司空焅到底是吃了什么灵丹妙药,相比一月以前修为竟然进步的如此神速。

    司空焅的落叶剑法整整舞了一刻钟才停止,但使完之后的司空焅居然还是心不慌气不喘的。

    “这落叶剑法与御风剑孰强孰弱?”林天忍不住好奇问道。

    “我最擅长的当然是御风剑!”司空焅轻松的说道,丝毫毫不避讳。

    “那你为什么不直接使出御风剑?”林天皱眉,“既然你不是一出来就是大招,那就别怪我不给机会了,万象一指!”

    林天按照计划使出了自己的大招,然而伸出的右手食指上却没有出现任何的光亮,反倒是左手无名指指到了一个诡异的方向。

    林天可不是墨守常规的人,当然不会按常理出牌。

    果然,司空焅将全部的灵力结成一个小小的防护罩,以期防住林天的右手食指所指的地方,也就漏掉了无名指方向。

    万象一指准确的命中了司空焅的身体,然而也只是让那一角的衣物燃烧而已!

    怎么回事,这家伙是怎么防住万象一指的!

    可司空焅不会给林天思考的时间,他居然转瞬间将那充满灵气的防御罩转换成了用于进攻的灵气弹!

    灵气弹冲击到林天的脚下,炸出了一片片的碎石,整个比舞台弥漫在烟尘之中。

    “以盾化矛,有意思。”二长老饱含深意的看了三长老一眼,“我记得我们尹月宗似乎没有这种功法的记载,没想到三长老也是天赋惊人啊,居然能够创造这种神奇的功法。”

    “二长老谬赞了。”三长老呵呵一笑,“因为这种功法其实只能是吓唬人而已。防御罩转化成灵气弹那消耗可太大了,只是攻击范围大,根本没有任何威力的。”

    正如三长老所言,林天确实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一跳,紧急运起灵气制起防御罩,然而灵气弹攻上甚至连一点波澜都未起,白白浪费了自己大量的灵气。

    而那些被激起的尘土又不是比武台上的,只是周边的泥土而已。这一招,唬住了所有人。

    “你这家伙果然越来越狡猾了。”林天看着司空焅冷笑道。

    司空焅依旧站在那里,冷冷的看着林天,双手甚至背在了身后。

    林天突然舞动了风云扇,周围居然出现了一团强烈的气流,直接覆盖了整个比武台。

    在强风之中,司空焅的身体虽然强悍,但也渐渐睁不开双眼!不得已,司空焅只得冒着浪费灵气的风险,将灵气外泄,准备捕捉林天所在的位置。

    在一个非常诡异的位置,林天突然出现,风云扇向前一指,轰向了司空焅防守部最薄弱的部位。

    “风卷残云!”

    周边狂风突然消散,继而以风云扇为中心,形成了一道龙卷风,朝着司空焅席卷而去。

    “龙鳞掌!”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司空焅的灵气全部集中在了手掌处,整个手掌都变成了一副怪异的模样,竟然长满了密集的金黄色龙鳞!

    一掌出现,直接将周边的龙卷风打得凹陷了下去,甚至发出了一声巨大的爆破声响!

    “林天的风卷残云虽然因为需要相应的法宝才能使用而有些不常见,但好歹是我尹月宗功法。可司空焅使出的那一招却有些怪异,这该不会又是你自制的吧?”二长老皱起了眉头。

    “运功之时发现的,凑巧而已。”三长老依旧是嘿嘿一笑。

    林天和司空焅可没心思议会长老团的勾心斗角,两人的招数碰撞在一起竟然发出了一声恐怖的震荡声,让周边靠的近一些的观众感觉耳膜仿佛都要炸裂一般!

    但却没有人想要逃离,他们可不愿意错过近距离观赏如此精彩的战斗。

    双方再次分开。

    司空焅的嘴角渗出了些许血丝,刚才那一击他也只是受了轻伤而已。但身上的衣物早已被龙卷风吹的零零闪闪,漏出了里面的防护衣甲。

    手中的长剑也是遥遥对着林天所在,面对林天,司空焅可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而林天的身影则是落在了比武台的边缘上,虽然脸色有些发白,身上却没有任何的伤处。

    “怪不得你现在还没有拿出任何的进攻法宝,恐怕你身上的那件护甲就是你的制胜法宝吧?”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