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死亡之枪
    寒冰枪一出现,就连看台上的长老们也激动不已。

    “没想到七长老里居然将如此宝物给了你的弟子,要知道当年你也是九死一生才得到寒冰枪。”二长老感慨无比。

    “没办法,我也老了,也没多少气力舞起这寒冰枪了,倒不如将其传授给合适的人选。”七长老嘿嘿一笑。

    “其实刘宇得到寒冰枪以后,我就已经与其对战过一次。”铭师兄说话的语调,甚至都给别人一种有些气馁的感觉,“他可是一位用枪的天才,他的枪太可怕了,上次与我战斗之时,已经展现出了恐怖的实力!”

    所有人都沉默了,林师兄既然都这么说了,那刘宇的实力必然已经跟其差不了多少了!

    “但想必他拿到这柄枪并没有多久吧?”司空焅皱眉问道。

    “这才是最可怕的。”林雪也开了口,她的话自然更有几分可信度,“师傅给师兄寒冰枪也不过数月而已,但现在我也摸不清他的实力。”

    就在看台上窃窃私语的时候,比武台上已经出现了新的变化。

    持枪的刘宇炫耀似舞了个枪花,但其整个人的气势也完全的改变了。之前给人只是一种冰寒的感觉,握紧长枪之后的她,居然有了一丝的邪恶,似乎是动了杀意。

    “去死吧!”刘宇长枪一次,整个人也瞬间出现在了林天的身前,这一次他甚至用上了跟林雪差不多的轻功。

    “顶级法宝再配上顶级轻功,刘宇师兄难道才是这些习武者中的最强者?”

    “就怕林天真的坚持不下这个回合了。”

    枪头很快出现在了林天的眼中,这一枪刺来,其上的凛冽寒气仿佛也将自己的魂魄也冰冻上了,似乎要将林天的七魂六魄直接刺穿!

    “果然还是有两把刷子嘛!”

    林天感觉到了这一枪的恐怖,不敢再保留实力,运行起所有的灵气维护着防御罩。虽然有大概率抵挡住刘宇的这全力一击,但绝对不会像之前那样轻松了。

    寒月冰魄已经运行到了林天的极限,外放的灵气甚至直接变成了冰雪,在外人看来,林天此时已经成为了一个巨大的冰块!

    长枪的寒气刺中了这“冰块”,居然发出了类似两条巨龙怒嚎一般的声音,听上去就像两条巨龙在那里撕咬!

    底下的比武台已经在分崩离析,两人的这一招已经远远超过了练气阶段的威力!

    但林天已经把刘宇的这一枪稳稳的挡了下来!

    “林天居然挡住了!”司空焅惊呼道,“不,不仅仅是挡住了!”

    寒气散尽,林天与刘宇已经分开。

    刘宇依旧是被迫倒退了几步,而且手中的长枪都在微微的抖动,显然是吃亏的一方!

    林天依旧在原地未挪动一分!

    说实话,接下刚才的那一招林天并不轻松,灵气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如果刘宇再出威力类似的一招,恐怕真的没办法抵挡了。

    得尽快结束战斗了!

    “怎么会这样!这绝不可能!”刘宇满脸惊愕,完全无法相信刚才的一幕。他已经拿出了本来准备与林师兄对战的利器,可眼前这个小儿却依旧没有败!

    甚至在自己的数次主动攻击中,身体都没有从原地离开一下!

    难道这家伙的修为远超自己?这种情况有可能吗?

    得使出绝招结束这场战斗了!

    “寒风幻枪!”刘宇使出了压箱底的绝招,这一招本来在与铭师兄对阵时给其“惊喜”,但现在的刘宇已经顾不得这么多了!

    按自己恩师的说法,即便是筑基初期高手,也没有多少人能够接下这一招!

    对这恐怖的一击,就连原来看不起林天的人都替他捏了一把汗的时候,林天居然笑了。

    “你师傅有没有告诉你,不要在不知底细的敌人面前使用这种蓄气期长的功法?”林天笑道。

    “万象一指!”

    在刘宇的绝招发出之前,林天的绝招已经后发先至。

    一道不起眼的白光在林天的手上出现!

    “终于等到这一招了!”台上的司空焅激动无比,那经常出现在噩梦中的一招总像是出现了!他可不会放弃这个绝好的机会观察林天现在又能使到何等威力。

    刘宇焦急了,等不到自己的绝招充满灵气便,正准备施展了出去,可惜已经迟了,那道白光已经到了眼前,轻松的击溃了防御罩穿透了自己的右手!

    这毕竟不是生死决斗,而且也要给七长老一个面子,所以林天只是瞄准了刘宇的右手臂。

    但这已经够了!吃痛之下的刘宇,气力一散,再也无可战之力!

    “此轮比赛,林天胜!”在裁判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七长老急匆匆的宣布道。

    他是知道自己这位爱徒的性格,担心其不甘心最后要奋力一搏,反倒有可能丢了性命。

    既然是自己恩师宣布的,刘宇也只有懊恼的接受了此番战果。

    “天啦,没想到才从外门升上来的弟子居然战胜了长老的爱徒!难道这林天是位天才?”

    “不,刘宇师兄已经可以称为天才了,这林天现在恐怕只能以妖孽来形容了!”

    “原来我一直以为他只是靠女人进入的内门,现在看来是我们都错了。我觉得这次到会是他与铭师兄争夺第一了!”

    这些人的议论林天自然也听到了,但现在他可不如这某些人想象中的那么好受。

    这一战也算是消了些林天的锐气,让他明白能进入32强的并非都是酒囊饭袋。

    使用的差不多的气力,在接下来的几日还可以恢复,可自己身上所有的绝招也已经在这一战中全部展现,到那时面对其他人的隐秘功法还能取得相应的对策吗?

    “七长老,没想到我们两人门下的弟子两场战斗居然扯平了。”看台上的雪艳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不,是我门下输了。”七长老有些垂头丧气,“现在我门下也就只有林雪丫头了,但看得出,林天还是比林雪强上几分。”

    这场战斗就相当于他门下所有弟子的出局。

    返回内门的林天有些惴惴不安,毕竟自己的万象一指以及寒月冰魄,可是从未向雪艳透露过。

    未得到师傅的允许,冒然学习其他功法,在这尹月宗可是有些大逆不道的。

    回到内门的的雪艳确实也是怒发冲冠,但她愤怒的对象居然不是林天,而是刘建师兄。

    “怎么回事?”林天小声的问道站在自己旁边的雪莹儿。

    雪莹儿叹了一口气,“刘建师兄也战败了!而且他的对手只是一位练气八重的人,最关键的是对手是王衡门下!”

    依仗门下练气八重的人,就能够战胜雪艳门下练气九重修为的人,这结果自然让整个宗门的人都在嘲笑雪艳。

    “瞧瞧你们这几个废物!”雪艳骂完刘建师兄之后,又将怒气发泄到了林天和雪莹儿身上。

    “雪莹儿,你说你居然连一位师妹都打不赢,好不好意思?大比结束之后,你要给我好好的闭门思过练功!”毕竟是自己的亲生女儿,雪艳还是舍不得过多责备。

    “至于林天,我现在不想管你那一身奇怪的功法是从何而来。我只想知道,你还有没有其他的隐藏功法?”

    林天苦笑,“师傅,真没了。你也看到的,刘宇师兄奇功繁多,与其对战能赢已经算是幸运了,哪里还敢不全力以赴?”

    “你这还只是进入16强,那接下来的比赛你准备怎么办?”雪艳甚至比林天还急。

    “也只能与其他对手硬碰硬了。”林天现在也没有办法。

    虽然自己身上还有混元珠这一奥秘,但按以往的经验来看,只有处于生死存亡之际混元珠才能起到作用,自己并不能主动催发。

    假如遇到的对手没有下死手,混元珠不就相当于一个摆设。

    “这可不行,你下一个对手可是三长老的爱子司空焅。”雪艳皱眉道,“在淘汰赛中,他与林雪对战,可是一直没有出剑,想必就是留着对付你们这些进入决赛的人。假如他还有其他的奇功妙法,那你可不一定有抵挡之力。”

    “林天,你留下来,其他人全部给我回去好好反省。”雪艳突然摆手道。

    毫无疑问,这是雪艳准备传授给林天一些秘法了。

    雪莹儿当然无所谓,只是那刘建师兄离开之时,居然恨恨的望了林天一眼。

    待到不相关的人全部离开之后,雪艳对林天说话的语气也温柔了几分,“为了你能够冲击冠军之位,我还是传授你一些秘法。”

    “谢师父!”林天欣喜道。

    “可惜这数十年我忙于处理宗门内物,但其他长老能够专心研究功法,所以我知道的功法也只是一些稳重的秘方而已。”雪艳娓娓叙来。

    “这些秘方其他长老也是略知一二,在比武之中,他们的弟子肯定会有所防备,也没法取到你今日你那些功法的妙用。”

    雪艳这一番话,让林天的脸色渐渐暗淡下去。

    进入十六强的选手,其实修为上都差不多,所以比的是战斗的经验以及出乎意料的功法。

    “那我就传给你一直只有宗主才能知道的风云扇相关功法!”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