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 悬殊之战
    看台上的长老们也都不太看好林雪。

    林天此时的心也是揪到了嗓子眼,虽然雪莹儿在这时已经占据了优势,但她却是有攻无守!

    如果林雪找到漏洞反攻为守,这一场胜负恐怕还未知。

    “还没完呢!”

    见到良久未破林雪的防御,雪莹儿虽然惊讶,但也还是在其意料之中。

    真正的杀招该动了!风杀!

    林雪脚下的气流速度突然加快,凝聚在一起,形成了一个肉眼可见的漩涡!

    这漩涡不断的挥打着林雪的双腿,使其稳固如磐石的下盘出现了松动,林雪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飞到了空中!

    “哼,你的招数也不过如此!”半空中的林雪怒吼了一声,双掌直接轰在了气旋之上,空气凝聚成形,居然将旋风牢牢的捆束在于狭小的空间之中!

    “去死吧!”看得出林雪也是愤怒了,不再隐藏真实的战力,直接对着雪莹儿所在重重地挥出了双掌!

    这一刻,林雪的双掌上居然直接出现了暴风雪!

    面对这一大范围的攻击,雪莹儿此时却是一脸的惊恐之色。在刚才的杀招中,雪莹儿已经将所有的灵力用光了,直面对林雪的一招完全没有抵抗的余地,只能将长剑往前一挡!

    当啷!

    雪莹儿的长剑已经成了一块冰坨,其重量甚至已经超过了雪莹儿的承受范围,只能任其落地!

    这一下,雪莹儿的肉身直接面对暴风雨了!

    场中人影一闪,林天已经现身在雪莹儿的身前,面色冷峻的起了防护罩。

    “林雪师姐,我雪莹儿师姐已经战败,何不就此罢手!”林天对着已经飘飘落地的林雪朗声说道。

    雪莹儿有可能受到伤害,林天此时也顾不得比赛的规则了。

    “孽畜,居然敢打断比赛,你这是不将我们长老制定的规则看在眼中吗?”见到第一个出声反对的居然不是林雪或者他的师傅七长老,而是王衡!

    王衡纵身一跃跳入了场中,对着林天的胸口便是一掌!

    林天的防御罩瞬间被毁,像上一次在内堂中一般,用肉身去抵挡那威势无比的掌风!

    但这一次还是比上一次好得多,至少受到攻击后林天还能够傲然挺立。

    “够了!”雪艳再次及时的制止了准备攻击的王衡,“二长老,林天不过是担心她师姐而已,所以才坏了规矩,还请你就此见谅。”

    “上次坏我的面子就算了,可这里是比武台!可不是他想上就上的地方!”王衡冷冷的说道。

    可以一举扳到雪艳门下的机会,王衡自然不会放过!

    “算了!”台上的二长老发了声,“师姐弟之间的情深可以理解,反正胜负已经分出,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吧。余下的恩怨,在比赛结束之后再了断吧。”

    二长老的意思很明确,在比赛期间对林天动手就是不行。至于比赛结束之后,那就是王衡与雪艳的意愿了。

    王衡自然也听出了二长老的意思,冷冷的看了林天一眼,用只有台上的几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道:“小子,好好打吧。只要你不是冠军,这尹月宗就没有人能在护得你了!”

    说完此话,王衡仰天长笑,腾空而起。

    比武台上,一方是闻名已久的七长老爱徒,一方是受争议的宗主新进弟子林天。

    因为上午雪莹儿与林雪的对局,这两人之间只是在对视,就已经有了萧瑟之感。

    当然,因为上一场林雪绝学不断,观众们无一不期待刘宇能够再使出其他的招式。

    不少人甚至期待着刘宇能够一击击退林天,来证明种子选手毫无疑问是有值得傲视群雄的资本!

    当然也有不少人期待林天能够撑到最后,两人来一场跟上午一般的精彩绝伦的比赛。

    只是没有几人相信林天能取胜,毕竟上午雪莹儿已经证实这事的难度。雪莹儿作为首席弟子连林雪都干不过,难道末席弟子林天就能战胜七长老首席弟子?

    刘宇也没辜负众人的期望,只是往比武台上一站,体内的灵气便喷涌而出,整个区域便犹如冰林雪地!

    即便烈阳高照,观众们无一不敢寒冷,连哈出的气都有凝霜的现象。

    感觉最强烈的当然还是林天,居然隔着二十多米远,但林天都能感觉自己的鸡皮疙瘩全起,未动用灵气,身体都忍不住要颤抖。

    看起来这七长老的大弟子修为还要更甚其林雪师妹几分!

    而在观众心中实力还不如雪莹儿的林天,毫无疑问是必输无疑了!

    “哎,毕竟入门晚,无论灵气的贮备,还是战斗的经验,那林天都不是的对手。”

    “没办法呀,实力不如人就只能挨揍了。”

    “刘宇师兄一直是为翩翩公子,在女弟子中一向素有美名。而林天淘汰赛还不忘暴打女弟子,是该让师兄教教林天什么叫做怜香惜玉!”

    甚至包括雪艳,贵宾席和观众台上,基本都是认为林天必败了!

    别说其他人,就连林天此时也是警戒非凡。上午雪莹儿被击败的场景可历历在目,林天再也不敢轻视这些长老的弟子,态度也认真了许多。

    “那个谁,你先攻吧,一炷香之内,只要你能伤到我半分,我就算你赢!”刘宇态度桀骜无比。

    在他的心中,宗主雪艳门下弟子毫无疑问已经全是酒囊饭袋了!

    “不愧是实力最强的种子选手之一,也就只有他敢这么说!”

    “对呀,上午雪莹儿完全没能伤到林雪一分,而要不是林天阻拦,恐怕雪莹儿已经身负重伤,宗门门下的弟子也不过尔尔!”

    观众台上,王衡一派的人自然不忘诋毁雪艳。

    “哼,一炷香?你是说你只能在我手下坚持一炷香嘛?”林天反唇相讥。

    不过在观众听来,并没有多少人会佩服他的刚硬不折,反倒觉得林天这种行为不过是死鸭子嘴硬而已。

    “果然是有什么样的师父就有什么样的徒弟,都只是会装腔作势罢了!”

    “就是,刘宇师兄,好好的教训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打残最好,这次他们门下可没人能够救他了!”

    刘宇可不会理会这些别有用心的人,但他也没想到林天居然如此不给他面子!

    别看刘宇平时不吭声,但毕竟入门早,与其他长老的弟子也是交过不少手。

    所以在他的心中,也就称为被第一弟子的铭师兄还有他那位天赋异禀的林雪师妹值得一战。

    “你应该感到庆幸,”刘宇露出了残忍的笑容,“庆幸这是宗门比赛,如果实在外面还敢这么对我说话,我保证你以后就再也没有说话的能力!”

    虽然是笑着,但周边的空气越发寒冷,完全的表示了他此时此刻无比的愤怒。

    “你们看这场比赛谁会赢?”三十二强席上,司空焅忍不住说道。

    “当然是刘宇师弟(师兄)”大部分人异口同声。

    “那可不一定。”总算出现的季润州谈谈的说道,“林天这家伙必须是在决赛台上被我打败才行!”

    “就凭你们两人?”旁边一人嗤笑道:“别人林师兄都还没有发话,你算哪根葱?所以呀,你们这些由外门弟子升上来的还是太狂妄自大了,都怪宗主扩大了规模,才让你们这些只有狗屎运的废物坐在这里。”

    被提及到的林师兄只是报以淡淡一笑。

    “既然你这么自信,那我就成全你,一招就要让你从比武台上滚下去!”在裁判宣布开始后,刘宇率先出手了。

    并未做太多的动作,刘宇只是简简单单的一拳轰出,可这一拳仿佛化作了一块巨大的冰霜巨石,其威力犹如巨山压顶!

    没错,这招称呼正是冰山压顶。如果由创建此法的七长老来施展,只要这一拳下去,练气九重的武者必然会被打成重伤!

    虽然刘宇只能发挥出六七成的威力,但也不可小觑!

    “师兄他太轻敌了,恐怕会战败出丑。”一直如冰山般沉默的林雪总算开了口。

    “不可能,就算是我们这些长老弟子,想要接下这一招也得耗费不少灵气,更何况才修行不久的林天。”林雪的发言却被其他人嘲笑。

    “是吗,那就等最后结果吧。”林雪再也没说什么,她的性子注定不会与其他人多说。

    林天当然不会被这招吓到,开玩笑,这一招比得上上午王衡那雷霆一击嘛,连吓唬人都不够!

    长老的嫡传弟子也不过如此嘛,看来他们也只是空有虚名而已。

    不过,林天可没如雪莹儿那般轻敌,虽然身体没有任何动作,但寒月冷魄已经运转,开始大量吸收周边寒气补充施展防御罩,快速的补充消耗的灵气。

    刘宇的全力一击重重的轰击在了林天的防护罩上,寒气呼啸,小部分灵气也顺着防御罩接触台面,竟将其撕裂了不少小口!周围空气中的水分更是成了寒雾!

    这比武台可是经过特别加固的!惊恐的裁判席好几人急忙围住了比武台以防出现伤人的情况。

    想必这一击之下,林天已经被冻成人棍了吧?会不会被冻死了?观众席上的很多人迫不及待的望去。

    然而寒烟散尽,林天依旧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站着!身上的防御罩也是流光溢彩!

    而发动攻击的刘宇,却被震开了两三米远,脸上露出了不可置信的表情。

    到底发生了什么?所有的弟子都惊呆了,没有任何一人预料到这么个结果。

    “没想到林天也学了暴血决,真是有趣。”看台上的司空焅第一个明白过来。

    没错,害怕这家伙跟林雪一般招中有招,林天瞬间施展了暴血决,让防御罩的威力直接飙升了两重。以现在这般防御,恐怕就连王衡这等高手的暴怒一击都能抵挡!

    “你们一门果然都只会这些下三滥的功法。”刘宇活动了一下被震的酥麻的手臂,“不过,现在我到有点兴趣记住你的名字了。”

    “可我并不想告诉你。”林天淡淡的说道。

    “看来我确实小看你了,所以并未全力出手,刚才那一拳不过是我三成的战力而已。”刘宇总算是露出了认真的神色:“看我三招之内击败你!”

    “之前不是说仅凭一招就能解决我吗?那刚才的话只是放屁而已?”林天笑道。

    “你!”咬了咬牙,刘宇决定不再与林天逞口舌之利,肚子的怒火转换成了战斗的狂热。

    空气突然变得焦灼,仿佛要燃烧起来一般。刚才的寒气却并没有被驱散,只是一阵热一阵冷的,让人极其不舒服。

    “你以为我只修行了寒气吗?那你就错了!”刘宇狞笑道,双手化拳朝林天轰去。

    左手寒冰拳,右手烈焰拳!

    不管具体效果如何,这一招几乎哄住了在场的所有人。

    “一冷一寒,如果作用相加得当威力可不仅仅只是之前的两倍!”铭师兄兄赞道。

    “这一拳下去,如果林天没有其他的底牌,那就输定了。”其他长老的弟子笃信道。

    “这可未必。”司空焅摇了摇头道:“难道你们没发现,林天到现在为止,即便冷热交加,但他脸上依然没有露出任何的慌乱,他的实力恐怕比想象中还要强得多!”

    “是吗?”众人也懒得与司空焅讨论,反正结果马上就要出来了。

    而此时的林天觉得很不爽,虽然这家伙已经将功力提升到了七八成,而且还展示了绝招。

    可这家伙明显还是看轻林天了!

    真不知道这家伙哪来的这番自信,得使出一点手段,好好的让他认识一下自己的实力。

    林天的身子依然站在原地未动,但双手却快速的比划着,寒月冰魄形成的灵气不断外溢,形成了一团白色的虚影防护罩。

    轰!

    又是一次碰撞,这一次刘宇的左手直接被冰冻,右手的火焰也瞬时熄灭!

    “你这家伙也修行了寒冰灵气?!”刘宇连续退出了十几米远,努力的震动双臂,试图将上面的冰块甩开。

    “我可没有修行你口中的垃圾功法。”林天傲然的看着说道,刚才两人的交锋明显寒月冰魄远比寒冰灵气强得多!

    “你竟然敢诋毁我们的功法!你成功的激怒了我,我一定要让你后悔,我要杀了你!”刘宇声嘶力竭的吼道,决定不再理会规则,一定要杀了这个家伙,杀了这个让其丢尽颜面的家伙!

    嗖!

    空气中的寒冷凝聚成形,一柄长枪凭空的出现!

    “天品法宝,寒冰枪!”不少识货之人惊呼起来。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