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二长老逼供
    “风火扇?”林天快速的搜索了一遍脑海,却无相关信息,“这东西很有名嘛?”

    “岂止是有名,这可是我尹月宗的三个法宝之一!”雪莹儿微笑着说道:“没想到母亲大人居然给了你这种贵重的法宝。”

    看到雪莹儿熟知风火扇,林天正要开口询问使用方法,却被外面一个咋咋呼呼的声音打断。

    “师父,师姐,不好了,二长老来了!”

    “二长老来了!“

    在门外弟子惊呼中,连雪艳都快步的踏出了大殿。内门的所有弟子也在迅速的集结,议论纷纷。

    “怎么回事?”林天不解的问道。

    “没想到二长老居然出关了。”莹儿的语速快速而焦急,“他可是公认的尹月宗最强者,要不是他一心向武,这宗主之位不一定还轮不上我母亲。”

    在林天的注意力也已经放到了前方,两名弟子正在费力的拉动那厚重的石门——这可是贵客来临之时才会打开的。

    一股强劲的气息从石门之后喷涌而来,一名虽然穿着粗布却身形健硕的老人步入了正厅。

    这名老者年龄明明已经七八十了,可走起路来依然虎虎生威,身上散发的气势不似张衡那般的搓搓逼人,也不似雪艳那般的冰冷如雪,只给林天一种荣辱不惊的感觉。

    见到这位尹月宗的最强者,林天也不由得有些激动起来。林天抬眼望去,只感觉体内的珠子突然运转开来,似乎是在对抗着这位老爷子。

    “恭喜师兄修为再次精进。”雪艳眼中闪过一丝嫉妒,“师兄现在恐怕已经是金丹期巅峰,只需一步便能跨入元婴期了吧!”

    然而二长老并未马上回答中国的问题,只是目光骤然的看向了众多的弟子,突然散发了一股强大的气势!

    突如其来的气势逼得众多的弟子措不及防的跪在了地上,在这股无形而又恐怖的气势面前,身体压根就没法控制!

    二长老这是在试探中内门弟子们的实力!

    当然,还是有三人并未臣服于这股气势。

    一个是宗主雪艳,傲然挺立却眉头微皱。

    一个是莹儿,虽然并未跪拜,但也是半蹲姿势。

    最后一人自然是林天。本来重伤还未痊愈的他最开始也在一瞬间失去了身体的控制,但体内的珠子却突然又生出了一股力量,轻易的将二长老的威压化解。

    在旁人看来,林天居然还要比雪艳轻松一些!

    “这就是金丹期顶峰的实力吗?我们什么时候才能达到这种水平!”

    “你怕不是活在梦里,就你的天赋能够步入金丹期都要烧香拜佛了!”

    跪拜在地上的弟子们知道二长老并未有恶意,所以也有闲心互相的开着玩笑,望向二长老的眼神里充满了向往与敬畏。

    练气九重,金丹六阶,算起来也没多少境界,但其中的差距可不是常人能够想象的。

    天赋稍好一些的人勤加苦练,练气九重也不是难事。可练气第九重与金丹第一阶段之间却是天壑,只有有天赋的人才可以到此境界!

    偌大的尹月宗也不过宗主雪艳以及七位长老是金丹期修为!

    金丹期对于曾经的林天,也不过是一个美梦。然而现在,在吸收了那神秘的珠子之后,林天的心态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乐观估计,到达金丹之境也不过是时间的长短而已!

    如果足够幸运,林天觉得自己在二长老这个年岁不一定还能够到达传说中的元婴期!

    “你们这些人,是老夫见过的最差的一届内门弟子!”二长老突然开口说话了。

    “连练气六层也只有二人能够达到!你们还好意思被称为尹月宗的弟子吗?!”

    听到二长老这番责备,作为宗主的雪艳自然不高兴了,“师兄,您这是何意,是在责备师妹我教徒无方吗?”

    “事实就是如此!”二长老的语气依旧平静,似乎并未将雪艳宗主放在眼中,“你已经执掌中门十余载,可门下的弟子修为却越来越差。想当初师尊收我等人之时,不过十余载,金丹期修为的人便有九人!可你看看现在的内门,让这些人走出宗门,不是丢了我尹月宗的脸吗!”

    雪艳气恼急了,正准备反驳几句,二长老又缓缓道来,“本来我这人一心尚武,无心功利,所以不想管理宗门事务,当初才支持你上位。”

    “可现在宗门在你的带领下日渐式微,弟子们一个不如一个!为了尹月宗以后,我与长老们商议之后,不希望张衡能够接手这一个烂摊子!”

    没想到张衡这么快就已经开始逼宫了!

    “没想到连您都发出了这种谬言!”怒极反笑的雪艳冷哼了一声,“即便我门下弟子修为弱小,那张衡门下弟子难道又强上几分吗?”

    “所以我们长老团一致决定,一月之后你们二人门下弟子进行一场比武。如若你的弟子获胜次数多,那你便继续担任着宗主之位,如何?”二长老说道。

    整个广场鸦雀无声,所有的人都在等待着关乎自己命运的决决定。

    “比就比,难道我还怕了他张衡吗?”雪艳拂袖,头也不回的回了密室。

    见到雪艳答应,二长老也便不再纠缠,身影几个起落便消失在了山脉之间。

    至于张衡,这是哈哈大笑的从山门正门离开。

    “你给我等着,我们的仇恨在比武之时,还会来一次清算!”已经成了废人的季润州走到林天面前恨恨的说道。

    林天愕然,这家伙莫不是气坏了脑子,以身为废人无法运行功力的他还想比武?

    林天也懒得与其计较,任由他跟着他的师傅离开了山门。

    林天并未参与旁边议论纷纷的众多弟子,走到莹儿身旁好奇的问道,“好歹师傅也是宗主,那么二长老反倒一副太上皇的气势?”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