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没出全力
    林天正想辩解两句,没想到雪艳突然露出了“和善”的微笑,仿佛一位与孩子准备恶作剧的大人。

    林天突然生出了一种很微妙的感觉,心里也似乎在提醒着自己即将发生某件可怕的事情!

    只见雪艳往后退了一步,微微的张开右手臂,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右手突然向前!

    兴许体内吸收的珠子起的作用,林天在这一瞬间觉得自己的头脑变得空明无比,灵气也迅速运转,在身前结成了比刚才还要强劲几分的防御罩。

    轰!

    在雪艳的右手之前出现了一股肉眼可见的冲击波,狠狠的撞击在了林天的防御罩前!

    那冲击波冲击在防御罩之上,并未集中突破,而是广泛地分散在整个防护罩上,却仍然将整个冲击波防御罩挤压变形!

    在下一个瞬间,林天的身子陡然一震,只听得砰的一声,林天便成原地高高的弹起,在冲击波的余荡之中,居然就直接得一路翻滚飞了出去!

    乒乒乓乓的声音络绎不绝,林天不停的翻滚,身体的各处和地面做的亲密接触,直到跌出去了十余丈!

    经过刚才那些剧烈的碰撞,林天只觉得自己的眼前一阵一阵的发黑,简直比刚才张衡那一掌还要痛苦几分!

    剧烈而要命的疼痛袭来,反倒让林天没有晕厥过去。虽然知道自己受了不轻的伤,但林天仍旧奋力的挣扎了一下,却丝毫使不上力气。

    在意志与身体对抗之时,林天喉咙之上却传来了一阵甘甜的感觉,眼睛也逐渐的明朗起来。

    模糊之中林天看见雪艳的人影已经缓缓的回到了密室中央,正冷冷的看着自己。

    看来刚才那甘甜的液体必然是宗主给自己喂的良药。

    “你……林天的声音非常虚弱,脑子里却在回放着刚才的一幕,宗主只是一招,就轻易的将自己击成重伤!

    难道这才是金丹期高手真正的实力,刚才张衡对自己的那一招只是凑巧被自己熬过的?

    “不错。”没想到雪艳却出声夸奖,“能够以练气之资接下我这一掌,已经实属难得,凭这一点,你就足以成为我的弟子!”

    “谢师父!”虽然想要行拜师大礼,但深受重伤林天现在也只能无力的靠在柱子之旁。不知刚才雪艳用的是何种良药,跟刚才相比,这么点时间林天已经能够感觉到疼痛正在逐渐消失,身体上的伤似乎也在快速的恢复。

    “你可知刚才我这一招的用意?”雪艳扬起了笑脸。

    “师傅您这是在提醒弟子,与您同位金丹期的张衡如果全力以赴,还是能够轻易的取得弟子性命。”林天还在大口的喘息着,“您这是在督促我尽快提升实力,以真正的实力正面面对张衡,而不是靠旁门左道!”

    “没错。”雪艳恢复了漫不经心的样子,“刚才你也听见了,张衡可是直言要取你性命。”

    “可师夫您贵为宗主,为何到张衡还敢如此嚣张?”林天不解。

    “因为张衡早已将这宗主之位看成了自己的囊中之物,他早已经不将我放在眼中了!”雪艳的声音不再平静。

    “你现在既然是我的弟子,那我也可以告诉你一些宗中秘闻了,其实长老们早已与我有背心离德。”雪艳叹了一口气,娓娓叙来,“自我担任宗主以来,即便是内门弟子最高修为也不过练气八重而已,这十数年居然没有任何一人新升金丹之境!”

    “张衡早已觊觎我这宗主之位,自然对此事大加宣扬,连同五大长老向我施压,希望让我主动放弃这宗主之位。”谈及此处伤心事,雪艳望向林天的眼中突然多了几分炙热,“但现在不一样了!以你刚才展现的天赋,假以时日必然达到金丹之境,到那时长老们便没有任何借口让我退位!”

    得到雪艳如此夸奖,林天的心中也不由得扬起了几分骄傲。

    “从现在开始,你正式成为了我门下弟子!”雪艳语气激昂,随即伸出俏指向了身后,“这间密室之中藏有我尹月宗心法秘籍,本来只能宗主独自进入,但现在我将这密室交于你与莹儿二人用于修炼!”

    “记住,你二人一定要尽快达到金丹之境!”

    林天这才有闲暇打量起此间密室。二人现在正处于一个光秃冰冷的大厅,除了几处巨柱便无他物,想来是用于练功之地。

    而大厅最后是挂着雪白门帘的隔扇门,里面的物件摆设也全被遮挡住了,应该就是心法秘籍藏地。

    雪艳似乎是犹豫了一会,才继续说道:“我估计张衡虽然不好直接对你动手,但他手下的那些弟子势必会找你麻烦,用尽各种手段耽误你练功。这件宝物就先赠予你,也算入门之礼。”

    说着,雪艳便递过来一把外表朴素的铁扇。

    林天惶恐的接了过来,正准备说些感谢话,却被雪艳下了辞客令,“好了,我要休息了,关于门中之事,你先去询问莹儿。”

    林天只能告辞,刚一走出密室,便见到雪莹儿急慌慌的走了过来,“怎么样,母亲她答应收你为徒了嘛?”

    “当然,”林天见到雪莹儿欣喜的神色,心中也跟着窃喜,嘴里不由得开始花花起来,“师父可不止想收我做弟子,我觉得她是想让我当她的女婿了,她不仅仅是安排你与我一同修炼,更是给我一件法宝。你看,这就是她老人家给的法宝。”

    听到林天这般说法,雪莹儿立刻将俏脸埋得低低的,又拉了一些长发,企图把已经涨红的脸遮住,尤其是一双眼睛不知该望向哪里。

    但当雪莹儿的眼角余光望见那铁扇之时,脸色却快速的恢复了正经,惊呼道:“这是风火扇!”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