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重回内门
    季润州眉头微微皱起,眼中闪烁着惊疑不定的光芒。“林天?他怎么会跟雪儿一起回来?难道他想来报复我?不可能吧,他已经是个不能修炼的废人了,即便说出真相,宗门可能为了他这么一个已经沦为废物的家伙惩罚我?”

    “是啊是啊,就是他!”那弟子点了点头,继续说道,“他和雪儿师姐一起回来之后,直接上了宗主那。我有个朋友就是在宗门大堂附近执勤的,他听的很清楚,林天说他的丹田和修为都是季师兄废掉的,为了抢夺当初他发现的紫衣草!雪儿师姐好像是站在林天那一边的,也在说季师兄的坏话!”

    “这不可能吧?”

    “季师兄怎么会是那样的人?一定是他们瞎说的!”

    “但雪儿师姐应该不会骗人的,她都去帮林天了,难道真的。”

    弟子们瞬间开始疑惑了起来,目光纷纷在季润州的身上打量。

    季润州儒雅的一笑,冲周围的弟子拱了拱手,“诸位,突然发生了这点小事,今天就失陪了,等处理完那些事之后,我一定再请诸位过来,好好赔罪。”

    “没关系的,季师兄你先去忙吧。”

    “没事没事。”

    弟子们不论是否怀疑季润州,都很有礼貌的回了一礼,客套道。

    季润州点了点头,转身向宗门的大堂弹越而去。

    “林天,你可真不让人省心啊,居然想到联合雪儿来对付我?早知道当初我就不该只是废你丹田,我应该要了你的命!”季润州脸色冷漠,眼中闪烁出森然的杀机。

    之前众人还在那夸雪莹儿是季润州的人,结果转眼间就帮着林天去状告季润州,这简直是**裸的打脸啊!“雪莹儿,哼!要不是我还想借着你宗主女儿的身份获得更高的地位和更多的修炼资源,你以为我会那么讨好你吗?竟然敢帮着林天对付我,等我把你娶回来,一定要你好看!”

    “母亲,事情就是这样,那个季润州真不是个东西,居然敢对门内弟子出手来抢夺紫衣草,你一定要狠狠的惩罚他,最好将他逐出宗门!”雪莹儿恨声说道,显然对季润州的做法深痛恶极。

    在雪莹儿身边站着的林天神色不为所动,眼睛看着坐在那,不过三十年华的绝美女子,没有发表任何的意见。

    他很清楚,即便宗主雪艳是雪莹儿的母亲,也不可能听他们这么说说就将季润州驱逐出宗门。季润州的实力和潜力对于宗门来说都是很重要的,更何况他还是大长老的关门弟子,真要惩罚他还要交恶大长老,为他一个已经废了的人根本不值得。

    林天和雪莹儿还没将林天修为恢复的事情告诉雪艳。

    “这件事让我想想吧。”果不其然,雪艳眉头微皱,并没有立刻答应。

    “娘……”雪莹儿还想再说些什么,一个低沉的声音便从门外传来。“我倒要看看,究竟是谁在污蔑我的徒儿!”

    “嗯?”林天微微皱眉,看向走进大堂的两个人。

    其中一个是之前说话的老者,虽然面容苍老,但是身上却有着一种威严的气息,给人很沉重的压力。在他身后的是一个穿着白袍,面容俊朗的男子。

    “拜见宗主!”前面的老者和后面的年轻人同时对坐在那的雪艳躬身一拜。

    “嗯”雪艳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声,并没有多说什么。

    “季润州?”林天双眼微眯,冰冷的杀气紧紧锁定在了那白袍男子身上。双拳紧紧握起,似乎在压抑着无尽的怒火。

    “怎么,就是你污蔑我的徒儿?”那老者似乎也感受到了林天看向季润州时眼底所带的杀气,当下将目光转了过来,不怀好意的看着林天。

    “不是的,大长老,林天不是污蔑,这是事实!”雪莹儿生怕季润州的师傅,王衡对林天出手,赶忙往旁边横移几步,挡在了林天的身前。

    “事实?笑话!”王衡不屑的冷哼一声,“这个世界谁跟你却将什么事实?那件事情是我徒儿做的也好,不是我徒儿做的也好,都不重要!因为,他现在是我的关门弟子,而那林天,不过是一个废人罢了,你觉得凭他可能讨要什么公道吗?弱者没有公道可言!”

    雪艳坐在椅子上,并没有说什么,只是静静的看着下面所发生的事情。

    “怎么?莹儿,枉我家弟子对你念念不忘一往情深,难道你今天要帮着这么一个外人来对你的季师兄吗?”王衡盯着雪莹儿,沉声说道。

    这件事如果雪莹儿死活要插手的话还真不好办,不论怎么说,雪莹儿都是宗主唯一的女儿,他自然不可能像逼迫林天一般去逼迫她。

    “不错,这件事我一定要帮林天讨回一个公道!”雪莹儿却是分毫不让。

    “林天,你真是让我失望啊。自己的仇,不能自己来报,难道只能躲在一个女人的背后吗?”季润州缓缓开口说道,看向林天的目光中闪过一抹嫉恨。“凭什么?凭什么他一个修为被废的人都能得到莹儿的如此青昧?”季润州感觉此刻他的心正在被火焰焚烧着一般。

    林天微微一笑,并没有说什么,而是缓步从雪莹儿的背后走了出来,毫不畏惧的同季润州对视。“躲在女人的背后?不,你错了,谁的背后我都不回去躲的,这件事,我一定要亲手讨回公道!”

    “讨回公道?就凭你?哈哈哈哈,自不量力的家伙!”季润州哈哈大笑起来,看向林天的目光中满是不屑。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