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外门弟子的嘲讽
    “小子你他妈的找死!”那两个人反应过来后第一个反应便是站起来,恼羞成怒,挥起拳头去打林天。怎料林天微微一笑,并没有躲闪,同样伸出拳头打在了两人的身上。

    砰。

    那二人打在林天身上的拳头林天连动都没动一下,而林天打过去的拳头却让那两人直接飞了出去,倒在地上陷入了昏迷。

    林天笑了笑,这个情况完全在他意料之中。

    林天能感觉到,他如今这练气境七重的实力和别人还有些不大一样,至少根基是异常的稳固,没有丝毫那种刚升上来浮夸的感觉。

    “那串珠子还真是神奇啊,不但将我的修为提升了上去,连身体方面的各项能力也一起提升了。”

    “这不可能吧?那是林天?不是说他的修为全废了吗?”

    “狗屁的全废啊!刚才被他打出去的那两个人有一个我知道,他是我们杂役部最强的几人之一了,练气境二重的实力,已经比得上外门弟子了。可他刚才居然还是被林天一拳打飞了出去!”

    “张大总管,我现在也给你一个机会,只要你跪下来把我的鞋舔干净,我可以饶你一命。”林天转过身,笑吟吟的看着张东宁说道。

    “小子,别以为打败了两个杂役就可以吓唬人,你不过只是一个被季润州大人废了的废物而已,居然还敢动手,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张东宁的脸色有些惊慌,但还是强忍着镇定说道。他不明白林天这个一向废物没什么战斗力的家伙怎么会突然间将那两个杂役打飞了出去。

    难道只是一个巧合?

    张东宁到现在都还没看出林天的修为已经恢复了。林天这次恢复了修为之后,只要他不愿意,即便出手了,别人也无法看出他的修为等级是什么。

    “是吗,那我就来告诉告诉你,咱俩究竟谁才是废物!”林天晃了一下脖子,关节顿时发出咔咔的声响。

    张东宁不想再这么僵持下去,打算速战速决,于是脚掌在地上一踏,身子猛地向前飞去,大喝一声,抬起拳头向林天的面门砸去。

    林天没有丝毫的慌乱,随手轻轻的一挥,张东宁便感到一股强烈的劲气扑面而来,像是有一双无形的大手,将他硬生生的给打了回去。

    “这、这怎么可能?你的修为恢复了?”张东宁摔回了原地,面露惊恐之色的看着对面的林天。

    林天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行洁白到有些森然的牙齿。“不错,张大总管,你现在可以好好考虑下我的建议了吗?”说着,林天向前伸出了脚。

    张东宁呆呆的愣在原地,之前看热闹的那些杂役们早就不知道跑到哪去了。他们生怕恢复了实力的林天记恨之前他们说的话,来找他们报仇。

    恢复了修为的林天再也不是他们能惹得起的了,说句不好听的,林天如今要他们怎么样他们就得怎么样,让他们圆他们就要圆,让他们扁他们就得扁。在如今的林天眼里,他们,都只不过是最底层的蝼蚁罢了。

    “我舔我舔,但舔完之后您高抬贵手放过我行吗?”现在张东宁是真的怕了,林天所展现出来的实力已经不是他所能抗衡的了。他也是很有自知之明的,知道用季润州来威胁林天根本没用,或者林天杀了张东宁也没人会为一个区区杂役部的总管来讨公道。

    即便是季润州也不会,因为在他眼里,张东宁不过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傀儡罢了。

    “舔完之后放过你?”林天嗤笑一声,“我什么时候说过我不放过你了?不过还是算了吧,你的嘴这么脏,给我舔鞋子我怕脏了我的鞋。要不这样吧,只要你说出这些年是不是季润州让你找我麻烦的,只要你如实的说出来,我就放过你,饶你一命。”

    “真的?”张东宁眼中明显流露出一抹希翼。

    “当然,我说话从来算话。”林天肯定的点了点头。

    “是,大人您猜得没错,是季润州让我这么做的。他当初找到我,告诉我说只要每天来找你的麻烦,让你在这里多收些折磨,他就给我修炼的丹药和钱财。”张东宁小声说着,同时小心的观察着林天的神色,生怕他一生气抬手就把自己给灭了。

    林天的眼中瞬间涌出一股强烈的怒火,双手骤然握在了一起。虽然林天早就猜到了是他,但此刻听张东宁亲口说出来心中还是止不住的一阵愤怒。“季润州,果然是你!你个混蛋!当年抢我药草毁我丹田不说,现在竟然还想出这种卑鄙的方法来折磨我!亏我当初还拿你当好兄弟,真是瞎了眼!”

    “大、大人,我已经按照我的要求把我该说的都说了,求求您放过我吧!我真的知道错了啊!”张东宁跪在地上,匍匐着前进,爬到了林天脚边祈求道。

    林天有些厌恶的看了张东宁一眼,不耐烦的挥了挥手,“好了,你可以走了。”林天并没有要诛杀张东宁报仇的想法,他很清楚,张东宁不过只是一条狗而已,真正操控这条狗,不想让他好过的是季润州!

    “季润州,你给我等着,要不了多久,我们就会见面了吧?”林天冷笑一声,暗暗想道。

    “谢谢大人,谢谢大人!”看到林天放过了他,张东宁顿时兴奋的起身,恭恭敬敬的道了声谢之后立马跑的无影无踪的了。他可没想过要把这件事情告诉季润州,经历过这次事情后他已经下定了决心,再也不敢搅合进这种事情里面了,这就是在玩火啊!稍有不慎恐怕便会引火烧身。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