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神奇的珠子
    尹月宗,身穿杂役服的林天站在原地,看着周围那忙些碌的身影,眼底闪过一抹黯然。曾几何时,他还是尹月宗最具潜力的弟子之一,结果就因为那次他和与他一同进宗的好兄弟季润州外出采药,发现了传说中可以使人改变体质、脱胎换骨的灵药紫衣草,他的人生轨迹也随之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为了得到那株仅有的紫衣草,可以在宗门尽早的飞黄腾达,林天的好兄弟,季润州不择手段的拿出了刀,趁林天不注意的时候将刀捅进了林天的丹田。

    林天侥幸活了下来,可也因此丹田全废,今生再也无望修炼之途。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不能修炼就代表着注定是一个人人可欺的废物!

    服下紫衣草回到宗门的季润州,成为了宗门大长老的关门弟子,前途无量。而他,昔日宗门的天才弟子,却褪去了所有的光辉,沦落到在这小小的杂役部打杂出苦力、苟且活着。

    “林天,你这个废物怎么还跟这待着呢?赶紧给老子滚去砍柴!”一个满身肥肉的胖子走了过来,看到林天站在那,抬腿踹了林天一脚,咒骂道。

    林天身体一个踉跄,如今已是普通人的他差点摔倒在地,回过头冲张东宁怒目而视。

    这个胖子名叫张东宁,是杂役部的总管,平日里没少受季润州的恩惠,听从季润州的命令,经常时不时的来给林天找麻烦。“瞪什么瞪,瞪你麻痹啊!林天我告诉你,今天你要是砍不完两百个柴,就不用休息了!”张东宁恶狠狠的说道。

    林天忍不住冷笑一声,“两百个柴?你做梦呢!即便是那些外门弟子恐怕在一天的时间里也做不完吧?更不用说我现在只是一个毫无修为的普通人。”

    “这我就管不了了,不过呢你要是不想去砍柴也可以,我这里还有一个舒服的活。”张东宁说着伸出了他那沾满泥巴的鞋,冷笑着说道:“只要你现在跪下来,把我的鞋舔干净了,你今天就可以休息了。”

    “哈哈,林天,这么舒服的活可找不到第二个了啊!”

    “林天,快点舔吧,这可是总管大人额外开恩啊!”

    “舔吧舔吧!”

    一直在周围看热闹的杂役弟子顿时叫唤起来,一双又一双看好戏的目光落在了林天的身上。在杂役部里面林天几乎没什么朋友,他们都知道林天是季润州要对付的人,所以一个个离林天都远远的,生怕引火上身。

    林天的双拳紧紧握在了一起,眼中的怒意宛如能喷出火般。但凡是个人都无法忍受这种事情,这是对他人格**裸的践踏与羞辱!

    “你们几个,上去帮帮他。”张东宁见林天没有动作,冷哼一声,冲他旁边的两个杂役弟子说道。那两个杂役平日里都苦于没有巴结张大总管的机会,现在得到了命令自然高兴的很,跃跃欲试的走上去架住了林天。

    在他们看来这个活一点难度都没有,他们虽然不是外门弟子,但好歹也修炼过一段时间,比起林天这个丹田被毁,修为全废的废人不知道要好上多少。

    果不其然,修为尽毁的林天在他们手中毫无招架之力,仅仅只是勉强抵抗了一下便被摁在地上,头被强行按下,凑到了张东宁的鞋子边上。

    一抹鲜血顺着林天的嘴角缓缓流下,看着那近在咫尺的鞋边,他不禁想起了季润州将刀毫不留情捅入他丹田的那一刻,还有此时张东宁脸上挂着的那副可恶的嘴脸。鲜血顺着林天咬破了的嘴角流下,滴在了林天手腕盘着的珠子上。一股强烈的不甘从他心底升起。

    “我要变强,我要变强,我要去复仇,我要去复仇!”

    林天在心里默默念着,一种前所未有的执念突然升起。忽然,他感到一直挂在他手腕上的那串珠子传来一股温暖的热流,顺着他的手腕流入了他的身体,在他的五脏六腑徘徊着。特别是他的丹田处,被季润州用刀废掉的丹田被那股暖流包裹,暖洋洋的,说不出的舒服。

    “这、这是怎么回事?”林天有些愣住了。

    他能很清楚的感觉到,在暖流包裹住丹田之后,他之前的修为正一点一点的恢复着,他的修为又回来了!那些经脉也变得比已经要更加坚实了,如小河般流淌的修为正在其中穿梭着。

    “莫非是这串珠子?”林天看了一眼戴在手腕上,外表看起来并没有什么不同之处的珠子。这串珠子是林天从记事起便带着的,据说是他那素未谋面的父母给他留下的。

    此刻,在林天的注视下,这串珠子发出了微弱的光芒,然后慢慢的在他手腕上消失不见。

    “融合?他进入到我体内了?”林天讶然的想道。

    “没想到,这串珠子竟然有这么神奇的功效。”感受到体内较之比一年前还要充盈上不少的修为,林天发自内心的笑了。

    一年前的他,不过是练气三重的实力,而季润州服下紫灵草之后也才达到了练气五重。可是,现在,他足足达到了练气四重,而且还是巅峰的级别!其外他身体的力量速度这些方面似乎有了很大的提升,如今虽是练气境四重,但让他对战练气境五重六重的人也毫无压力。

    从这一刻起,将再无人可以羞辱他!

    “小子,快点舔吧,能给张总管舔鞋,这可是你三辈子修来的福气啊!”摁着林天两个人中的一人狞笑着说道。对于他们来说,能够羞辱林天也是一种发泄。

    “这份福气,还是你留着自己享用吧!”林天猛地从地上站了起来,瞬间挣脱出两人的束缚。反手快速的将两人摁倒在地,不偏不倚的让二人因为吃惊半张开的嘴含住了张东宁那满是泥巴的鞋尖。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