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一章爱是一个圈
    冯沫坚持换回自己的衣服鞋子才离去,真是浑身舒爽,穿着那件裙子和大一码的鞋可走不回去。康望在送冯沫坐上出租车后,回来立马就被康伯叫到了他的房间。

    “那个叫冯沫的女孩儿是什么人!?”

    康伯站在窗户前头也不回,两手握成拳头,背在身后,康望也只能笔直的站着。

    “一个普通朋友,学生。”

    言简意赅。

    “你觉得我会信你的鬼话?!”

    “那您觉得她什么人?!”

    “不管是付家哪一边的势力,你都不该跟他们扯上任何关系,你只是付家下人的儿子,他们也只是利用你而已。以前你一直都做的很好,我以为这些道理不需要我。”

    “爸,我也需要为以后做打算,还是你觉得付家未来的掌门人会要一个毫无用处的闲人吗?!”

    “你不一定要留在付家的,这里也并没有束缚你。”

    康伯终于转过身来,看着这个已经比自己高了半个头的儿子,他的一生不该被困在这个看不见的牢笼里,夹在两方斗争中。

    “出去工作吗?!也是,凭我这只手应该可以在某个好心的社会福利机构里找个闲职,然后默默无闻一辈子,这是您所希望的吗?!”

    康望抬起自己的左手,将袖子向上拉了拉,义肢和手臂的连接处露了出来,义肢的皮肤不管做的再怎么接近真实人体的肤色和柔软,终究是假的,是死物!不会有温度,也不会有任何感觉。

    康望轻笑的声音落在房间里,脸上不屑一顾的看着自己的“左手”,右手尝试着去掰动微曲的手指,却怎么也改变不了。

    宴会上林建国的所作所为,康伯也已经听了,男人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孩子,尤其是在这件事情上,他没有立场,更没有资格!

    “你就这么肯定你没有选错人?!”

    “老爷子要是想把家业都交给大少爷父子,哪用等到今天?!这点儿眼力我还是有的。”

    “不许做对付家不利的事!”

    知道劝不了康望的康伯,只能提出这个唯一的要求。

    “知道。”

    “出去吧。”

    离市区不远的豪华区里,坐落着不少独栋别墅,每栋之前都相隔四五十米的距离,最大限度的保证了住户的个人**。在这寸土寸金的城市里购买这样一栋别墅更是价格不菲。选择住在这里的人们,都是非富即贵。

    飞虫在路灯灯光下打着圈的飞,底下停着一辆刚熄火的车。

    付零搂着关媚,两人在门口笑笑,亲密无间。

    在司机将大门打开后,二人走了进去,隐匿在拐角处连车灯都没来的人,再看不到任何动静,知道楼上的灯亮起才离去。

    付零走到酒柜前拿出威士忌给自己倒上,也给坐在对面的关媚倒了一杯。

    抬手看了看表,已经到了半个时,付零一口气喝完杯子里的酒,站起身来。

    一直注意付零动作的关媚,也连忙从椅子上站起来,赤着脚快步走到付零的面前,拦住了他的去路。从这里出去,他就会回到那个女人的身边,而自己只是他名义上的女人而已,关媚知道,今天是最后的机会了。

    “今晚留下来吧。”

    温柔的声音,情人间的呢喃,柔软的手攀上男人的肩膀,踮起脚尖,鼓足了勇气。可男人没有拒绝,却也没有像在人前一样弯下腰回应。关媚的身体贴在他的身上,她甚至能感受到他因为喝了酒,而有些发热的体温。胸膛里的两个心跳隔的太近,已经分不清究竟是谁的了。

    付零在怀里女人的唇要接触到自己之前将头偏向了一边,满怀期待的吻,最终还是落在了男人的腮骨上。

    女人不死心,吻沿着脸颊游走到耳垂脖子,环在男人身后的手也渐渐收紧。她不甘心!有名无实!每次人前恩爱,回到这里待半个时就会离去,多一刻也不会停留,剩下自己一个人守着黑漆漆,冰冷的,没有人气的房子。!

    “够了!”

    耳边传来他和平常一样冰冷的命令,关媚倔强的追寻着他的唇,无视他眼里的冷漠,她必须把他留下来!

    付零站的笔直,双手强硬的将关媚的手从自己的颈后拿了下来,拉开两人的距离。

    “关媚,这种情况,我不希望再次发生!”

    “今晚,就陪我一晚好不好?!为什么连一个吻你都不肯给我,今天在宴会上,我都快骗不了我自己了!我们不是恩爱情侣吗?!这么久了,你能不能回头看一看我?!就一眼!我不贪心,只是在这个房子里只有你和我。我不介意你爱她,我不会跟她争的。”

    “还是和以前一样,你在这里待一晚上,明天不管是回基地还是别的地方都随你,还有两年你就自由了。从今以后我不会再带你出席任何公开场合!”

    随着皮鞋踩在地板上的声音,付零还是离开了别墅。

    果然,根本无济于事,自己的满腔爱恋,于他而言不过是累赘罢了,一旦出口,就连站在他身边的资格都会失去,就连进入这个别墅,他都不会换鞋,因为只会坐半个时而已啊!

    关媚坐在地上,用他刚才喝酒的杯子一杯一杯的灌着自己,哭都哭不出来,早就知道是这个结局了,可是心,怎么还是这么疼?!

    手上的杯子被人夺走,关媚欣喜的抬头,在看到来人时,又失望的抢回杯子。

    “你以为是他回来了?!”

    “不管你的事!”

    “对!不管我的事。”

    来人站起来拿走桌上的另一个杯子。

    “给我也倒一杯吧。”

    关媚没有理会他,他只能苦笑着自己动手倒了半杯酒,印着杯沿上的唇印连喝下去的酒都变得香甜。

    就算白天再怎么温度适宜,现在已经接近凌晨,空气中还是有些凉意。

    “地上凉,起来到沙发上喝吧。”

    扶起明显有些醉意的关媚,她看着面前同样高大的男人,自己真的那么没有魅力吗?

    在快要走到沙发时,关媚突然向男人靠拢,两个人双双跌落在沙发上。关媚提起裙子跨坐在他腰间,男人只觉得刚才还有些凉气的身体,已经变得有些热了,特别是和她接触的地方,喉结微动,按下**。

    “我漂不漂亮?”

    女人的脚放在男人的手上,男人握着她的脚想要将自己的温度渡给她冰凉的脚上。

    关媚俯下身子,双手撑在男人的胸膛上,光滑的脖颈离男人越来越近,拨到一边垂下的发丝,随着女人俯下的身体都堆在了男人的脸旁,柔软的带着香气的头发主宰了他的嗅觉。

    “问你话呢?”

    眼前的女人,一心追问着答案,双眼迷离,魅惑的像个妖精,专门来勾自己的女妖!

    “漂亮”

    付栋终于忍不住擒住了停在不远处的红唇。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精分少女的别样生活》,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