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宴会4
    付前程看林建国面上发红,眼神浑浊,还真有几分醉态。

    “我给这位姐敬的酒,可不是那么好喝的服务生,拿瓶没开封的过来!”

    听到指示的服务生不知道到底该不该听从,只好看向东家,付前程招手示意他离去,继续安抚着试图找回场子的林建国。

    “林总,何必发这么大的火,年轻人不懂事,您大人有大量,多包涵包涵。康望,快给林总道歉!”

    “我这个朋友还只是一个学生,不认识林总,也实在是不懂这些礼仪,我是怕她扫了您的兴致,刚才晚辈的冒犯之处,还请海涵。”

    “就算她不喝我林建国敬的酒,那也是我跟这位姐的事,你只是区区一个下人哪儿来的资格管客人的事!”

    显然康望场面上道歉的话并不能让他满意,林建国着还用手用力的在康望肩膀上点着。

    “林总,林总看在我的面子上,就不要和他计较了。”

    “不行,他不是喜欢代酒吗?!今天我就让他代个够!服务生,拿酒拿哪儿去了!!”

    林建国并不想如此轻易的息事宁人,因为周边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事关他建诚地产老总的颜面。

    “林总,不是我喜欢代酒,实在是我的这个女伴不甚酒力,而您的酒已经敬出去了,总没有再让你收回去的道理。您是不是?!要敬酒也该是我敬您的,服务生,拿两杯酒来。”

    离的最近的侍应生立即端来了两杯酒,康望拿了其中一杯,而林建国却并没有要拿走侍应生手中另外一杯酒的意思。

    “敬酒,敬的酒这杯酒我要是喝了,到底算是你敬的,还是服务生敬的!是敬酒,一点儿诚意都没有!”

    林建国看着康望垂在身侧的胳膊,在听到林建国的话后,服务生就将另一杯酒也递到了康望的面前,服务生不知道康望的情况,但在场其他的人是知道的。付前程看着右手已经端着一杯酒的康望,无动于衷,显然没有想要帮忙解围的意图,刚才过来的劝也只是表面功夫而已。私下里林建国已经和付前程达成了合作关系,至于这个拉拢失败的康望的,付前程才不在乎他的死活。

    冯沫看着林建国一幅仗势欺人的嘴脸,忍不住想要上前,却被康望拦住。

    “请!”

    康望将自己手上的那杯就递到林建国面前。

    “敬酒怎么能只有我一个人喝呢?!敬酒的人也要一起啊,你不会连这点儿礼貌都不懂吧?”

    林建国还是没有接过康望手上的酒杯。

    “林总,总要您拿走我手上的这杯我才好再端一杯啊,因为我实在是做不到同时端着两杯酒,相信这失礼之处您一定会理解的。”

    “哎呦,这左手是怎么了?!看着怪正常的,一点儿都看不出来啊。只是啊,以后还是再不要敬别人酒了,单手多难看,也就是我不计较这些事儿。”

    达到目的了的林建国终于接下了面前的酒杯,康望的左手表面上看着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但臂安着义肢,根本就无法抬起来。林建国这样做无非是大庭广众之下揭他的伤疤,想让他难堪。

    “多谢林总体量。”

    却在康望波澜不惊的脸上,找不到一点儿难堪和不安,有一种拳头打到棉花上的无力感。

    从前厅回来的关媚伏在付零的耳边声了些什么。

    “林总,刚才我在看见汪姐在前厅那边找您,这好一会儿了,都没见到她回来,别是在哪儿迷路了。”

    付零出声想帮康望支开林建国,冯沫显然已经成功搭上了康望,不管她是以什么身份,既然已经能得到了康望这样不惜得罪林建国的维护,自己就应该帮他一把。

    就算继续待着也不可能从康望身上讨到好,林建国也就顺着付零的台阶就下来了,转身去了前厅找汪萱儿。

    “多谢少爷。”

    “应该的,这是付家。”

    再没有多余的话。

    林建国离开后,这个原本整个宴会上最安静的角落,又恢复了平静。

    “看我的没错吧,付零看到你和我在一起,不知道多高兴,现在能告诉我你的目的了吧?!”

    冯沫看着面前毫无异样的康望任谁被这样当众侮辱,都不会这样平和,究竟要经过多少次这样的事情,才能做到这样毫不在意,无动于衷??

    “能有什么目的,老板吩咐,我照做罢了。”

    “d&r的人并不是终生制,看你的年纪,应该是刚从训练营出来,多积累经验,努力在期满前活下来才是正事,甚至可以除了在这期间任务外其他的命令也可以不听。怎么可能有时间来接近我,做这种浪费时间的事?!除了对你自己有别的好处外,我想不到有什么别的原因。”

    “那你配合我的原因又是什么?你不会以为我真的会相信你需要女伴这种蹩脚的理由吧?!”

    “我就不能是真的想要投靠付家二少爷的阵营吗?!就像你之前的,我总要为自己的以后做打算。”

    “真像你的那样吗?!”

    冯沫才不相信他的话,就算要选也应该早就选了实力雄厚的付前程父子,再不然也是直接找上付零,不会等到了现在自己接近他的时候才突然想到要投靠付零。

    “你只要相信我是这个理由就行了,这不也是你和付零一直期待的的吗??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别打算随便编一个搪塞我,别忘了,你现在可是有求于我的。”

    “只要成功拉拢到你,我就可以不用等到期满,就能离开d&r,过正常人的生活。”

    “原来我这么有用啊?!那你可要好好讨好我啊。”

    “我们各有目的罢了,虽然现在我还不知道你的目的是什么,但只要和我的不冲突,随便你。”

    宴会接近了尾声,宾客陆陆续续离开,付零和付前程父子也在客人全部离去后,和付文山打过了招呼走了。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精分少女的别样生活》,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