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宴会3
    付文山斜睨着眼睛看着付零,d&r自从交到他的手里后,四五年间一直没有让自己失望过,这种错误是不该出现的。首先是暗杀大家族家主的难度太大,本就不该接手,其次,居然被人查到何人所为,还当面质问,这实在是有损d&r的名誉。

    付前程两父子乐于看到眼前来者不善的龙游之,龙承和龙游之两兄弟之间的斗争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现在看来不管d&r的暗杀成功与否,对自己都只有好处。

    “彼得心高气傲,您也知道的,在国际上也算得上是号人物,轻松的活儿干久了,想找点儿难度高的,试试身手,背着d&r私下接了这个任务,我也没有办法,毕竟命是他自己的,非要到龙先生面前送死,谁也拦不住啊。”

    一番话倒是摘的干干净净,明了彼得已经不属于组织的管辖之内,可以自由接单,暗杀成功名气大涨是他的本事。要是失败了,或者是有仇报仇有怨报怨的尽管去,可找不到d&r头上

    “是彼得那个毛猴子啊?我一猜就是他他就是闲不住,太高调,过于在乎那些个虚名儿,这回闹腾到了龙先生面前,叫他受点教训也好”

    “付老爷子可真够护短的啊?可是不准备帮晚辈讨回公道了?”

    “护短谈不上,彼得早就脱离了d&r,现如今最多也就是个雇佣关系,龙先生想怎么样,我们没意见。但是到底,d&r不过是替人办事儿的一把刀而已。就算是彼得不接也有别人,只有找到真正想至你于死地的人,才能解决问题。”

    “您的对,我记住了。”

    也不知道是记住了哪一句。

    康伯把锦盒放到了书房里,看着康望身边那个短发的女人眼中对周围人群的打量,以及她站的位置就知道她不是普通人。

    他们的位子位于整个宴会的西北角,背靠着几十平方的花圃,旁边是一个高的雕塑,既能观察到宴会的每个角落,又能最大程度的降低存在感,简直就是战斗中的最佳狙击点。而她全程都没有离开那里下场与任何人交际,这让康管家不得不怀疑她的身份!

    “康望,给我介绍一下你的女伴,我还从来没有见过呢?是哪家的千金?”

    “这是我的养父,你叫康伯就可以了,这位是我的朋友……”话到现在康望还不知道她的名字,望着冯沫,示意她自报姓名。

    “康伯您好,我叫冯沫,只是一个普通的学生,您没见过我很正常。”

    “望很少带朋友回来的,不要拘束,轻松一点就好。”

    “谢谢康伯。”

    不知不觉宴会已经到了尾声,老人年纪大了,出来不过半个时就又回去屋里了,宴会是都是付家的几个子孙在应酬着。

    龙游之在付老爷子进去之前就已经离开了,没有给旁人一点搭上他一探究竟的机会。

    “你总该走动一下,一整个晚上站在这里,也不嫌闷。”

    冯沫站在角落里一晚上没就怎么挪过地儿。

    “这里个个都是不是商业巨贾就是明星大腕儿的,我又不是什么大人物,也没人认识我,待着这里够清净。倒是你,可不比我这个人物,怎么也不见你应酬?”

    “我不过是付家管家的养子而已,白了就只是个寄人篱下的,哪有什么应酬需要我?!”

    “方爱?这是搭上谁了?”

    看着光滑肩膀上待着镶钻手表的手,冯沫告诉自己这是付家,要忍

    林建国一米七不到的个子,搭上穿着高跟鞋的冯沫的肩膀多少有些吃力,整个人必须微微垫脚才能够着,右手拿着酒杯,滑稽不堪。

    林建国一直不止一个情妇,方爱是他最近刚看上的一个歌手,冷艳高贵范儿的,一直对林建国的讨好无动于衷。不管是送过去的名牌包包还是珠宝,都一律不收,对林建国的邀约也是爱答不理的,方爱的发型身材和冯沫有几分相似,林建国在付家宴会上看到“她”自然是以为她不接受自己是因为“有主儿”了。

    “您认错人了!我不是方爱”尽量好脾气的扒下对方咸猪手,而后不懂声色的向康望的方向后退了一步,拉开了跟林建国之间的距离。

    “你看你看,我这眼睛一到了晚上就有些视力不清,真是抱歉了这位姐,我是建诚的林建国,请问芳名?”

    看到冯沫的林建国眼前一亮,面前的可人儿的确不是方爱,比方爱更年轻漂亮,不可方物。报上自己的身份地位,是最简单也最有效的泡妞儿方式,至于旁边的康望,林建国就好像没有看到一样。

    “我不过是一个学生而已,人有相似,只是一件事而已,林总不用道歉。”

    “服务生过来!”

    将自己手上的酒杯放到桌上,又从服务生托盘上拿了两杯红酒的林建国,将其中一杯酒递到冯沫面前。

    “美丽的姐,赏个脸。”

    要不是场合不对,冯沫真想一拳打晕对面的男人,省的看见那双肆无忌惮的轻挑眼神。

    “林总,我这位朋友不甚酒力,我来代劳吧。”

    康望接过林建国手上已经举了有一会儿的手。

    “康先生,这是我请这位女士的酒,你代劳的立场是什么?”

    “她是我的女伴。”

    短短六个字,不给丝毫面子,仰头喝下手上的酒。

    “还不是女朋友呢?她就有选择别人的权利!”

    林建国被拂了面子脸上有些挂不住,脸色冷了下来,声音也不自觉拔高了几度。

    “发生什么事了?!阿望,你怎么惹林总不高兴了?!”

    “没什么,林总有些醉了,误会了。”

    闻声连忙赶来的付前程询问,随后而来的付零则是站在一边安静的看着事态的发展。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精分少女的别样生活》,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