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互相安慰
    把手里糖葫芦递给叶安,站起身来将被她嫌弃的塑料发夹装进了口袋,起身的时候衣服里的项链却从衣领滑了出来。

    “这是什么?!”

    精致的项链穿着一个古铜色的椭圆形盒子,男孩儿打开了项链,里面是一张照片。一个美丽的女人抱着可爱的女孩儿,两个人都笑的灿烂,仿佛能融化人心。

    “这是我的妈妈和妹妹。”

    龙猷看着手里的照片,这是她们唯一的一张照片了,其他的都在那场大火里被烧光了。

    “大哥哥的妈妈和妹妹呢?!!”

    “她们和你哥哥一样,不会再回来了。”一提起妈妈和妹妹,少年的眼中止不住的哀伤。

    “那以后你当我哥哥,我当你妹妹吧??”经过这几天,的叶安也成长了起来,知道现在的大哥哥和妈妈一样需要安慰,费力的将自己粉藕一样的胳膊环过他的脖子,像抱着妈妈一样的抱着大哥哥。

    龙猷看着肩膀上的脑袋,也回抱住了她,孩子的感情来的如此纯粹,没有成人世界里的勾心斗角,喜欢就亲近,不喜欢也挂在脸上。不会表面上和蔼、仁善,背地里乘你不备的时候,从背后狠狠的扎上一刀!!!

    看着叶安三两下就将手的糖葫芦吃完,乖巧的走到旁边不远处的垃圾桶将手里的垃圾扔了进去。

    回头看见龙猷低着头一直在转手上那枚明显不符合他手指尺寸的戒指,戒指通体黑色,戒身像一只龙盘在手上,龙头和尾巴被一颗晶莹剔透的椭圆形红宝石连接着,镂空的龙眼睛,因为下方的红宝石显得炯炯有神,活灵活现,仿佛马上就要腾空飞起,一跃而去了!

    现在龙戒是他最后的筹码,只要龙戒一日在自己手上,龙承就一日坐不稳家主位,方家虽然也是大家族,但是终究是外戚,只能作为后盾,在没有族长信物的情况下,也无法让龙承名正言顺的上位!可这戒指戴在自己手上太过招摇,放在别的地方又不放心,看来得想一个万全之策。

    “安安,你要是想把一个东西给藏起来,不被别人找到,要放在哪里才最好??”

    “就藏在一个别人天天都能看到的地方,我爸爸就把私房钱藏在鞋柜里,妈妈每天从那里经过都没有发现过。”

    叶安想了一会儿,就毫不犹豫的将自家老爸给出卖了。

    “那你是怎么发现的呢?!”

    “爸爸藏在我的鞋子里,我穿鞋子的时候发现的。”

    可怜的叶队长本以为女儿不会再穿那双被她嫌弃过的雪地靴才把私房钱藏在那里的,谁成想她那天心血来潮的非要穿那双鞋子,幸亏那天是自己在家,花费了好大一番功夫,才跟她解释了什么叫私房钱以及为什么不能把这件事情告诉妈妈。

    “哈哈哈。。。”

    真是一沓有味道的私房钱,藏在他们每天都能看到,却绝对不会想到的地方吗??!!有道理!!!

    “安安!你在哪儿??!!不要吓妈妈啊!”

    后面传来女人呼叫的声音,办完葬礼回家,身心俱疲的裴馨梅再也支撑不住,倒下睡着了,醒过来一看怀里的女儿不见了,神经一下子紧绷了起来,刚刚失去儿子的女人,不可能再承受一次失去女儿的痛苦,疯了一样的一边冲下楼找女儿,一边给丈夫打电话,在一楼见到丈夫时,这个女人已经哭得歇斯底里。

    “安安也不见了,叶剑涛!我告诉你!!要是安安也出了事,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

    叶队长只能不停的安慰已经失去理智的妻子。

    “不会的,区外的巡逻一直没有撤走,安安不会有事的。”

    裴馨梅挣开丈夫的手哭喊着叶安的名字。

    “安安!!”

    “妈妈!”

    听到叶安回应的裴馨梅飞快的向声音的来源奔跑过来,看着完好无损的女儿,从刚刚就揪着的心终于放松了下来,冲过来抱着叶安。

    “不许再吓妈妈了,知道吗?”

    一定要叶安回答的裴馨梅摇晃着叶安,在得到女儿的承诺时才紧紧的抱住了她。其实叶安只是待在平时玩耍的地方而已,裴馨梅实在是后怕了!如果叶安再出什么事,自己一定会撑不下去的!!

    “叶队长,我想安安应该是肚子饿了,才跑出来的,但并没有出区。”

    看着面前这个比先前还要憔悴的男人,挺拔的腰身,已经显现出了些许疲态,此时的他不再是那个雷霆万钧的刑警队长,只是一个刚失去儿子的可怜的父亲。

    “你叫龙猷是吧?谢谢你照顾叶安,这几天实在是太忙了,确实是没有顾虑到她肚子饿了。”一直和绑匪交涉了一个星期,不见成效的时候,叶剑涛就知道,这不是简单的绑架勒索,而是寻仇,故意在折磨自己,直到了最后彻底的没了消息,就算心里再不愿意相信儿子已经死了,在已经没有一丝希望的情况下,也只能接受现实,悲痛的给儿子办了后事。

    “也不是什么大事,既然你们来了,那我先回去了。”

    “哥哥,你会再来陪我玩吗?”

    在裴馨梅怀里的叶安回头问龙猷,已经叫着哥哥了。

    “会的。”

    可是那之后龙猷就跟着王伯搬走了,搬走之前一直也没有机会和叶安再见。

    等了好几天也没看见哥哥来找自己的叶安,也很快就跟着父母搬走了。孩儿的记忆是模糊的,没几年叶安记忘记了那个只见过几次面的大哥哥。

    其实叶安对于龙游之来,就像是妹妹的投影,实话她们两个长得并不相像,毕竟叶安时候那么圆,但却一样的爱哭、爱吃。龙游之不知道以贝要是活着,长大了会是什么样子,拿起画笔也不知道该画什么,只有看着叶安从一个姑娘慢慢长大才能感受到以贝的存在。

    其实龙承同样作为龙家的嫡系,又比自己的年龄大,当初坐不稳家主的位置,很大的原因就是因为自己手上的这个家主信物他没有拿到手。一直以来不管嫡系的子孙有多少,只有拥有龙戒的人才是名正言顺的继承人。

    龙家传承上千年,据这个龙戒中的红玉是第一任家主和妻子的定情之物,当时适逢战乱,逃亡途中夫妻两人走散,丈夫遍寻无果。二十年后男人已经创下偌大家业,但之后所娶的妻妾却都没有生下儿子。请来的有名方士,男人命中注定只有一子应是原配妻子所生。辗转多年终于凭借红玉找到了儿子,原来妻子在走散后,生下孩子不到一年就离世了,孩子被一对好心夫妇抚养长大,和男人年轻时一模一样,经商头脑却更甚,不到五年就将龙家的家业扩大了一倍,完全堵住了其他人的闲话的嘴,理所应当的继承了家业。

    之后就请能工巧匠将红玉镶嵌在戒指上,作为家主信物佩戴。后来传给儿子,儿子又传给孙子,历经多年的时间洗礼,关于龙戒的传数不胜数,甚至还有可以活死人的传闻。龙游之自然是不相信的。但不管怎么,它俨然已经成为了家族传承的的信物和精神支柱。所以,只要龙承得不到龙戒,他就永远不可能名正言顺!!

    当年的自己还,父亲因为想慢慢的把生意转到明面上来,做了诸多努力,其中自然损害了一些旁支家族的利益,但父亲的权威他们也不敢公然反抗,只能在背地里做些动作妨碍。其中以方家为首的保旧派,父亲和母亲的事一定和他们脱不了干系!

    只是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没有办法指证一个大家族的罪,毕竟当初是父亲对不起方家大姐在先。。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精分少女的别样生活》,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