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渊源
    “属下知错了,不应该在家主泡妞的时候进去打扰。”叶安一走伍芯儿就看似自觉的主动承认错误,心里却根本不后悔那样做,在她心里不管于公于私家主都不该和她走得太近。

    伍芯儿没想到龙游之并没有和她争论这件事情打算,而是直接询问了她这次出去所查到的结果。

    “瑞士那边怎么?!”

    “记录显示十五年间一直有个华裔男人去探访,登记的姓名叫方杨,关系是兄妹。大概一年一到两次,每次一天到一个星期不等,已经确认就是严赞,但是院方表示他已经近一年没有去过了。而费用一直是龙家和或者是方家支付的,所以之前才没有查到他到瑞士的行踪。要不是发现龙承今年在瑞士待的时间太长,恐怕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查到他们之间一直是合作关系。”

    “真是够谨慎的,我们还没察觉他和方淮安的关系时就疏远了龙承。你一个男人到底要多爱一个女人,才会愿意花二十几年的时间无怨无悔地帮她的儿子,能为那个疯女人做到这个地步,我倒是有些佩服他了。”

    方淮安在嫁给龙秉坤之前,严赞就喜欢她,甚至表过几次白,但方淮安喜欢的一直是龙秉坤,方父显然更希望龙家的未来家主当自己的女婿,在双方家长和方淮安的坚持下,当时没有爱人的龙秉坤也就答应了这桩联姻。结婚后,夫妻双方虽然没有爱,但也相安无事。方淮安以为哪怕龙秉坤结婚的时候不爱自己,那么多年过去了,还有孩子,他对自己动情只是迟早的事。但是在龙承降生后,他们夫妻双方就分居了,但也一直没有离婚,直到龙秉承35岁时遇到龙猷的妈妈,那个温柔的江南女子,他们夫妻二人之间的平衡点就打破了。如果,一开始方淮安没有坚持嫁给不爱自己的龙秉坤,而是选择了爱她的严赞,她的一生也许就不会过的这样凄惨,30岁就浑浑噩噩的待在疗养院,孤独终老。。。

    龙游之早在夺回家主位之前就察觉到了整件事情的不对劲,严赞一生未娶,无儿无女,作为一个义父他也尽心尽力,却始终找不到他策划内乱的动机。原来是为了方淮安的儿子,为了处心积虑的接近自己,平时和龙承的关系也装作的近乎淡然,除了正常的交往没有任何异常,但私下里,谁又会知道呢??!!这么多年,他做的真是足够好,骗过了所有人。

    “严赞很聪明,不管是前任家主的意外,还是内乱的事情他都摘的干干净净。时间真是个好东西,没有人还记得他当初和方家大姐还有过一段感情,都以为他是公正的,不属于任何一方势力。”伍芯儿此时也从心底里由衷佩服着这个男人,可有这样一个钟情又睿智的男人作为对手还真是棘手。

    “可惜龙承是个扶不上墙的,严赞和方家谋划了十几年才捧他坐上了那个位置,不到五年就摔下来了,瑞士那边还是要派人盯着,你出去吧。”龙游之习惯的在思考的时候慢悠悠地转动着手上的戒指。

    “老板,您和叶安是不是走的太近了?!且不,她和我们并不是一路人,光是她父亲的身份,就注定她不可能嫁进龙家!”伍芯儿觉得自己很有必要提醒一下男人,虽然现在有隆兴拍卖行等一些正经生意在外,但是整个龙家的洗白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族内人的反对,外界的干扰,这种种因素加在一起,没有几代人的努力,根本做不到!以这样的身份去招惹刑警的女儿,是觉得麻烦事儿还不够多吗?!

    “你想多了,我只是觉得看到她就像看到了以贝。下去吧!”意识到伍芯儿讲的没错的龙游之觉得是该反省一下自己了。

    听到龙游之提到了他的妹妹以贝,伍芯儿知道这时候自己不该再什么了,遵命的离去。

    以贝是龙游之的妹妹,比他八岁,善良、可爱,所有人都喜欢她,却因为自己的错死了!还是以那么苦痛的方式!

    记得十年前最后一次见叶安是王伯家搬走的三天前,那是个凉爽的秋天。龙猷看着区里的警察在坚持了半个月后,还是撤走了。直到最后也没有传来叶安哥哥的消息,想来应该是被绑匪撕票了。在区的花园里碰到了已经从蔺阳家搬回来的叶安,坐在花坛边上的叶安哭的眼睛都肿了,站在不远处的龙猷不知道该不该走上前去哄她。最终还是转身走出了区,回来的时候,一手拿着糖葫芦,一手拿着一个红色的发夹,心想着总有一个能派的上用场吧。

    站到叶安面前时,姑娘还在抽泣,穿着一身黑色的裙子,手臂上带着的黑色袖章表示家里刚刚举行过葬礼。

    蹲下身来,将手上的东西伸了出来,与她平视着。

    “你要哪个???”

    “大哥哥,他们我哥哥死了,不会再回来了,我以后就没有哥哥了。哇。。。”叶安抬起头,眼泪又止不住的流了出来。

    不知道怎么安慰刚刚失去哥哥的孩儿,龙猷只能继续保持着蹲着的姿势,静静的待在一旁,等她自己停下来。

    终于哭不动了的叶安停了下来,自己拿手抹了眼泪,抽抽搭搭的看着龙猷手上的东西,这一次到不是先被吃的吸引。

    “这个发夹好难看啊,大哥哥你不会是要送给我的吧?!”长长的睫毛被泪打湿黏在一起,大眼睛扑闪扑闪的望着他。

    “很难看吗?!女孩儿发夹不是都长这样的吗?!”看着手上红色的塑料发夹,好像和妈妈买给妹妹差不多啊哪知道现在七八岁的女孩儿就有了自己的审美。

    别是十几岁的少年了,恐怕在平常男人的眼中,姑娘的发夹可不就是都长的差不多嘛。

    “那你吃糖葫芦吧。”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精分少女的别样生活》,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