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付零
    主位左边的沙发上坐着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看起来五十多岁,他的旁边还有一个30岁上下的男子,身材魁梧,很是健壮,二人虽体型不同,但那双眼和鼻子甚是相似,一看就是父子俩。

    那中年男人正在对着对面一个看起来年纪比他儿子还的年轻男子冷嘲热讽。

    “零啊,不是大伯父你,你这在土拉尔训练新人,待的好好的干嘛非要回来?!回来吧也没什么,可这国内的生意可不是收钱杀人那种一锤子买卖那么简单,不管是人脉还是渠道,方方面面上上下下都得打理疏通好喽,你看你大哥这么大个人了,大伯都不放心交给他办,毕竟手下的兄弟们也要吃饭不是?!这没那个能力还是不要逞能的好!”

    “大伯的是!祝大伯旗开得胜!”明明是好话,可不知为何从这白衣男子口中出竟让人听不出一丝一毫的真心实意。

    “咚……”

    那是拐杖击打地板的声音,主位上坐着的老人眼睛已然睁开,那苍老的双目经过岁月的洗礼变得越发凌厉,周身多年风霜洗礼下累计的威严,仿佛能看穿人心,不怒而威。

    “老大,做好你的事就行了!走吧!”

    “是,爸,您就等我的好消息吧!”中年男人站起身来,眼神却撇向白衣男子。随后便带着儿子离开。

    “付零,跟我来。”身后的人扶起老人后立刻松开手,想必是老人不乐意被人扶着走。

    来到书房,里面有一年轻男子正在布置棋盘,左手垂在一边,只用右手将红黑象棋摆在楚河汉界两边。

    “望,去泡壶参茶来。”跟在老人身后的管家康叔伯,向摆好棋盘的年青人吩咐。

    康伯扶着老人缓缓坐下

    “付零先下吧。”

    “好的,爷爷。”

    不一会儿,康望已将茶泡好端来,康伯走上前去将茶盘接过,将茶倒好后便和康望一起退出了书房。

    “看来这次老大信心十足,你怎么看?”

    爷孙二人一边下棋,一边谈话

    “有信心自然是好事,但要等事情做成,才好邀功不是吗?!”

    “呵呵呵,是,不到最后一步成功,谁都不敢保证万无一失。当初你的父亲为了个女人亲口放弃了继承权,我这才培养你大伯,现在你要想拿回来得全靠你自己,爷爷我,是不会插手你们之间的事的。”

    “孙儿明白。”

    “我不希望你和你父亲一样因失大,这场博弈可是博命的,你的弱点除不掉就给老子藏好了!”

    “孙儿知道了,爷爷!”付零拿着棋子的手不由得紧了紧才落下。

    不知又过了多久……

    “爷爷,您输了!”

    “呵呵,不惜用一炮一车做诱饵,不错不错。”

    ……

    从书房出来的付零看了眼送自己出门的康望,康伯作为爷爷的左右手,自然会和他一样两不相帮,可他义子的想法还不知道是怎样的,若是收入自己麾下,老爷子这边的情况可就全掌握在手里了。

    付零刚要话,康望已经拉开了后座车门

    “零少爷慢走。”恭敬的屈腰行礼。

    付零只好作罢

    老爷子在外打拼多年,老了想叶落归根,便迁回国内,自然国内的生意也要开展起来。

    付零想到十岁之前在海边饭馆中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生活,仿佛还在眼前。但十岁后土拉尔的黑暗却又那么清晰的提醒自己那些美好、安逸的生活已是过眼云烟。

    那时父母去市区进货,一般晚上不管多晚都会回来,但是直到第二天下午都没有回来,之后就是邻居带着自己到了医院,等着他的是两具冰冷的尸体,不会动,不会笑,更不会抱自己。。。

    灵堂上,眼泪早已哭干,只会机械性的回礼前来吊唁的人。

    那是付零第一次见到父亲的父亲,他站在灵堂前不一句话,也没有任何动作。那时的付零还不知道有句话叫‘白发人送黑发人’,也不知道那个老人是如何挺过那段丧子之痛的。在看到自己后,也只了一句“孩子,我是你爷爷,跟我走吧。”

    回到爷爷家后,还有大伯和堂哥等着自己。后来才知道,大伯不是奶奶生的,奶奶和爷爷是少年夫妻,年轻的时候坏了身子,一直没有生育,为了继承人,爷爷只好在外面找了个女人,借腹生了一个儿子。奶奶却在四十岁时生下了父亲所以大伯才比父亲大了整整十岁。

    见到奶奶时,她躺着床上,努力的想要坐起身来抱抱自己,可始终没能如愿,又过了半个月,付零再次跪在了灵堂的家属答谢方,只有他一人,只记得腿跪的生疼,还有堂哥那恨不得剜了自己的眼神。。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精分少女的别样生活》,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