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悬崖
    抱着一大堆的书走在绿荫下的叶安,神情恍惚,真是郁闷!虽已经决定接受体内还有另一个自己存在这种荒谬的事情,但一想到以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突然取代,就仍心有余悸。

    “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起,手忙脚乱的叶安终是把书掉在了地上,

    “啊!!是哪个不长眼的现在打电话!”语气冲冲的掏出手机,打开手机还未看来人便发泄起来。

    “干嘛?!你啊你啊!!要是没有大事你就死定了!”

    “安安,这大清早的怎么这么大气性!谁惹你了啊我在你宿舍楼下,今天你不是只有上午的两节课吗?魏巍在临市举办了画展,上完课我们一起去”电话那头的蔺阳柔声安慰着。

    “蔺阳我在宿舍前的绿荫路上,书太重了……”听到救星的叶安,火气瞬间熄灭。

    ——————

    “还是第一次看你借这么多书回去看呢?这是什么怎么都是医学书?还是多重人格的?”叶安坐在路边的阶梯上看着赶来的蔺阳将四散落在地上的书一本一本的拾了起来。

    “这,这不是想多了解了解你嘛?可是我根本看不懂,看来还是我还是乖乖当个艺术家吧?”眼珠一转,叶安开始面不改色的扯谎。

    “叶大姐,你这些书可都是属于心理学的范畴内,你不会连自己男朋友学的什么专业都不清楚吧?”蔺阳好笑的辩驳。

    “我哪儿知道那么多,这是图书证,帮我还了,我去上课了,待会儿再联系。”完飞似得跑了。

    蔺阳看着怀中的一大推书和书上的图书证,心中疑惑,怎么这次提到魏巍的画展她丝毫不动容,要知道去年没买到魏巍的画展门票,丫头可是生气了好久都不跟自己话。

    蔺阳不知道的是对于现在的叶安来,没有什么是比自己身体里多了一个人居住更大的事情了了!

    “下课……”上完专业课的叶安终于做完了自己的思想工作,既然无法避免,那就试着好好相处吧。

    先去看魏巍的画展净化一下心灵!

    上车后的叶安催促着蔺阳“快走快走,我要去拥抱艺术!”

    ……

    临市

    魏巍《心之所至》画展

    站在一幅名叫《悬崖》的画前,叶安久久挪不动脚步,魏巍的画大多都是油画,这一幅画却是只有红黑蓝三种颜色的水粉画。画上一个人趴在万丈深渊的上方,右手向下伸着像是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落下了悬崖,仿佛正在撕心裂肺地呼喊着什么,如果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到人,会以为只是一幅普通的风景画,跟庞大的悬崖峭壁相比,他太渺。。甚至叶安都看不清他是男是女,却能清晰的感受到他的悲伤。这幅画颜色因为是红黑蓝三种颜色,所以并不明亮,加之被安置在角落里,所以没有引起人们的关注。

    “怎么了?”转了一圈过来的蔺阳看到还站在这幅画前的叶安,关心的询问。

    “没什么,只是这幅画给我的感觉很奇妙,它和魏巍以往的画风格差别太大。却很吸引人,就是……就是让人忍不住想去了解他背后的故事。”叶安内心的想法连她自己也无法解释清楚。

    “你要是喜欢,那就买下来。”对于艺术,蔺阳不懂,但他知道叶安很喜欢这幅画。

    “魏巍这次画展里的画都是不出售的,你想什么呢?”

    “不试试怎么知道!”完蔺阳就大步朝一旁站着的几个人走了过去。

    “魏先生,您好!我叫蔺阳,我和我女朋友都很喜欢您的画。”

    对面一个带着金框眼镜的中年男人一面和蔺阳握手,一边感谢。

    “谢谢,您女朋友是?”

    “魏先生,您好,我姓叶。”叶安赶紧伸出了手。

    “我女朋友很喜欢其中的一幅画,不知道魏先生是否愿意割爱?”一边的叶安不停地暗中扯着他的衣角,却还是无法阻止蔺阳提出这个听起来让人感觉无礼的要求。

    “多谢夸奖,不知叶姐看中的是哪一幅画?”

    “《悬崖》。”

    “实在不好意思,他不清楚您的规矩,这才提出这等无礼的要求。”叶安觉得不能让事态再发展下去了,蔺阳根本不清楚艺术界中有些艺术家的脾气是出了名的难搞,要是买卖不成,反倒结了仇,那多得不偿失。

    “原来是《悬崖》啊,要是别的画我还是可以做主的,但是这幅悬崖,实际上是我的一个好友所画,只是跟随我的画展一起展览而已,这我实在无法自行做主。”魏巍还是耐心的解释着缘由。

    如此,叶安释然,难怪它和展览中其他的画那么格格不入。但是愈发想看看作者是何人,才能将那么深沉的悲伤,如此具象的表达在纸上。

    “割爱谈不上,要是喜欢送与叶姐又何妨。”站着一旁的人突然开口道,言语中竟表示他是画作的作者。

    蔺阳和叶安这才注意到魏巍身边的这位穿着灰色西装的男人,竟然比1米八的蔺阳还要高上几公分,五官深邃,看起来不到30岁的模样,实在无法想象竟有那样的心境。

    “您好,贵姓?”蔺阳伸出右手礼貌的问。

    “龙游之。不知叶姐缘何中意这一副简单的风景画?”

    “风景画?龙先生何必如此自谦,我只是被画中人的悲伤牵动心绪,忍不住想要了解他的悲伤从何而来罢了。实在没有夺爱的打算,是蔺阳见到我如此在意,才提出想要买下来,见谅。”

    “看来叶姐是知音人,那我更要赠画与你了,从来没有人能看懂我画中的情绪,叶姐就别再推辞了。。”龙游之坚持要将画送给叶安。

    “那既然这样我便恭敬不如从命了,多谢龙先生!”话都已经到了这个份儿上,叶安深知对方坚持要将画送给自己,便不再推辞。

    ……

    画展的工作人员将已经包装好的画交给了蔺阳,刚才已经交换过联系方式的叶安再次强调。

    “龙先生,什么时候去了潼市一定要联系我,让我尽尽地主之谊。”

    “好。”龙游之微笑的看着她。

    “再见。”

    “再见。”

    看着车越走越远,龙游之转身走进了会场。

    “先生的画作怎么能随便就送人了呢?我也看出来画里的情绪了,怎么不送给我啊?!”魏巍不满极了,那副画他向龙游之明里暗里要过多次,却只是松口可以带来展览,不想随手就送给了一个刚见过一次面的人。

    “你该庆幸她没有看上你那副最贵的《爱神》。”一旁的朔看好戏的安慰魏巍。

    “什么意思?她要是看上我的《爱神》,先生也会白送”魏巍快步上前追问。

    朔没有回答,只是在心里腹诽,别一幅《爱神》了,要是看上你的整个画展里的画,你就哭去吧。

    ……

    回到办公室的龙游之坐在办公桌上看着磨磨蹭蹭的魏巍。抬头对上那双眼睛,魏巍一个激灵。

    “家主!属下查到龙承最近不仅和虎门门主关系匪浅和还和付栋来往密切。”赶紧汇报最近刚刚得到的情报。魏巍是龙家雀门的门主,专门负责收集情报。

    “看来他胃口不!想一口吞下海外的军火和国内的走私,也不怕撑死了!还有呢?!”

    “这,自从上次之后就再也没有发现严赞的消息了。属下无能!”魏巍连忙单膝跪下身来,严赞始终是家主的一块儿心病,但他深谙雀门的手段,很少暴露行踪。

    “没事,只要继续盯着龙承,他早晚会冒出头的!至于付栋的事,就给我们的叶队长送个人情吧。”

    “属下明白!”

    ……

    “这配色,啧啧,这构图,这意境……”坐在车上忍不住又打开欣赏的叶安赞叹连连。

    “好了,回去再慢慢看吧,你不觉得那个龙游之刚才一直盯着你看吗?”想到那个男人的眼神蔺阳就来气。

    “怎么可能,他又不认识我?你想的也太多了吧?!我要睡会儿,到了叫我。”心翼翼的把画收好后,就开始睡觉,迷迷糊糊中叶安突然意识到不能睡,要是醒来不是自己怎么办?!可眼皮越来越重,终于还是坚持不住,熟睡过去。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精分少女的别样生活》,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