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经年
    王庭酒店的顶层套房中,外面明明是艳阳高照,屋子里却被厚重的落地窗帘严严实实的遮挡着,透不过一丝阳光。只有床边的一盏暖色灯亮着,穿着白色浴袍的男人倚靠在床头,手中拿着画板和铅笔。随着“沙沙。。”的声音,叶安的身影渐渐浮现于纸张之上。

    画中的人儿长发飘飘,绿色的裙摆随风飘荡。作者看着手中的作品,嘴角满意地勾起。

    龙游之每次见过叶安后都会画一幅当天叶安的肖像,纸上的她也从哭唧唧的胖妞儿一年一年的长成亭亭玉立的明媚少女。

    十年前的自己刚在父亲手下一众兄弟的拼死掩护下终于逃了出来,他始终不肯相信,那位敬重的义父,在父亲身死后排除万难,力保十四岁的自己坐稳族长之位的义父会在背后狠狠地给自己一刀。或许,从一开始辅佐自己只是他需要一个名正言顺揽权的理由,也要留一个方便日后取而代之的傀儡罢了。怪只怪自己太过愚蠢!才会信任这个从视如父亲的人!才会将王伯等一些对自己严厉的叔父辈赶走的赶走,气走的气走!才会害了妈妈和妹妹!!!

    那天明明是炎炎夏日,晴空万里。十五岁的龙猷只觉得脊背发凉,想什么事都无法集中精神,讨厌这样的自己!

    “……呜呜呜……哥哥……你在哪儿?……哥哥……”

    龙猷被身后的哭声打断,转过了头便看到一个穿着粉色泡泡裙背着黄色书包姑娘。一边哭一边朝着这边走来。这里是一个公园的健身区域,还有一些供孩儿玩耍的游乐设施。少年身处在一个滑滑梯后面,看着哭唧唧的孩儿更烦了,站起身准备离开。突然被一双软乎乎的手臂抱住了一条腿。

    “哥哥……呜呜呜呜”抱住她的这一团哭的停不下来,头上扎的羊角辫已经可以用凌乱来形容了。

    “我不是你哥哥。”少年只想尽快脱身,冷清的出事实,像她一样,会跟在自己身后的妹妹,已经死了!

    扒在腿上的脑袋终于抬起来,在看到那张脸的确不是哥哥时哭的更凶了。

    “……呜哇……哇……你不是……不是……哥哥。”双手一齐放开,跌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

    他看着裤子上的眼泪和鼻涕,还有一边的魔音,头都要爆炸了,转身就走。

    走了几步身后的声音还在继续,她该不会是走丢了吧?!关我什么事?!是要报警吧??打个电话就行了!警察来之前不会被拐走吧??!短短的几秒钟内,男孩儿的脑中天人交战……

    “哎……别哭了,你是走丢了吗?”认命地回过头蹲下身询问。

    “是哥哥。走。。走丢了。。爸爸妈妈都在找。哥哥,你看到我哥哥了吗?”哭就哭,停就停,倒也厉害,现今正睁着大眼睛问龙猷。

    “没有,这里只有我一个人,记得爸爸妈妈的电话吗?我让他们来接你。”少年还是认为她一定是走丢了。

    “不要,我还没找到哥哥,嗝……不回去,嗝……家里好多人,嗝……都是来找哥嗝……哥的,我也要找嗝……哥。”许是刚才哭的太猛,现在开始打嗝了,但她还是倔强的把话完了。

    “你一个孩儿怎么找?”男孩儿很是无奈。

    “哥哥和大哥哥穿嗝……的外套一样,也嗝……哥哥也和你嗝……一样高。”

    ’难怪刚才会认错人,和自己一样高,那也有十四五岁了,走丢的可能性可没你大’龙猷看中面前不停的打嗝还坚持描述的花脸猫腹诽中。

    “你哥哥是大孩子了,走丢了也会自己回家,你这样一个人出来找哥哥,你爸爸妈妈知道吗?”

    “我嗝……我……嗝……”嗝打的似乎更严重了。

    “别我了,你家在哪儿?我送你回去,你妈妈肯定着急了。”

    只见她放下书包从书包上挂着的玩偶肚子上的拉链拉开,从中拿出一张折叠的纸,上面写着家庭住址和父母的联系方式。看着娟秀工整的字体就知道是孩子妈妈的字迹,让他不禁想到自己的母亲。那个已经丧生在火海中的母亲……

    女孩儿家的地址和王伯家竟然在一个区里,纠结自责了好几天的龙猷想到母亲和妹妹,有些瞧不起不敢去见王伯的自己。

    “走吧,我送你回去。”该是面对的时候了。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精分少女的别样生活》,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