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四章 水流过岁月,不问朝
    “媳妇,媳妇儿!”

    “你跟谁说话呢?”

    陆琼天真无邪的往后看看瞅瞅,眸光暗流涌动,顾微微微撇过他的脑袋,摁着他往前走。

    她似笑非笑的开口:“鬼呀。”

    霎那间,陆琼清澈的眼睛里蓄满了泪水,哽咽的落泪。

    “媳妇儿,你是不是傻了啊?但是不怕不怕哈,有我在呢,呜呜……”

    顾微下意识对他的眼泪反感,手指一伸出却自然的收回来,冷漠着一只手拎过他的衣领,倒退着往家走。

    也果然不出她所料,宁束气冲冲的拿着鸡毛掸子站在别墅门口,气的像只护犊子的大公鸡一样,头上都应景的飘着一根鸡毛。

    顾微张了张嘴,那像是重千斤的两个字,还是没说出口。

    反观宁束看到自家乖囡囡倒领着那小白脸,手中的鸡毛掸子就冲着陆琼开始招呼。

    顾微下意识拉着他一躲,一鸡毛掸子狠狠地敲在她身上。

    顾微还没怎么样,宁束就先红着眼的捧着她被敲得手臂。

    “囡囡,囡囡,怎么样呀?疼不疼啊?”

    宁束抱着她好一阵自责,顾微无动于衷,推开宁束,朝着同样红着眼的陆琼勾勾手指,“爸,这是我领养的智障,你就把他当成你孙子就成,过段日子我就把他送走。”

    宁束还没从自家囡囡推开他的忧伤里走出来,就听到这一爆炸性新闻,僵硬着脖子,定在了原地。

    陆琼内心一阵mmp,还是故作不解的看了顾微一会儿,乖巧的朝着宁束鞠躬:“爷爷好。”

    顾微忍不住偏过头去偷笑。

    宁束僵硬着,“还真是个智障啊……”

    陆琼:……

    等他们坐下来,顾微立刻吩咐管家,“让家里的佣人都认认人,这是你们小少爷。”

    余光扫过陆琼略僵硬的脸,心满意足的起身,叮嘱了同样僵硬的宁束一句,上楼去换了身衣服。

    毕竟往崔柏身上倒酱汁的时候,她身上的裙子也溅上了几滴。

    等她换完衣服回来,宁老爷子已经像一个寻常的爷爷一样在询问失忆孙子陆琼的生活了。

    “爸,我回趟学校,一会就回来哈。”

    “诶,囡囡……”

    宁束眼神不好的瞪着自家臭丫头,你不需要给我解释解释吗?

    顾微十分敷衍,不就是个孙子吗?又不是你女婿,你焦急个什么劲呀。

    宁束捏着下巴想了想,那倒也是。

    也就默认了管家给顾微开门。

    顾微走的干脆,完全不管处于水深火热的“儿砸”了。

    陆琼:你果然是凭实力单身!

    ……

    “么么,崔柏他在哪呀?”

    顾微推开宿舍的门,没认真看到么么红透的耳垂和红润的唇。

    而且在女生宿舍怎么可能又能让女孩子红润嘴唇的人,顾微压根就没多想。

    乔蓦然刚来两天,就以设计系的好人脉著称,这种没有技术含量的问题,问她准能找到。

    乔蓦然支支吾吾的报了崔柏的地址,顾微也没多看她,拿到了坐标,转身就走。

    乔蓦然看了看另一张床上面容同样红润的小无辜,微微叹了口气。

    ……

    顾微直接找到崔柏,拦下他,微微的使自己的声音变了变,强势的壁咚了一把:“崔柏,我喜欢你。”

    “当我的男朋友吧。”

    为什么顾微这么放心的“告白”呢?

    因为原主所经历的世界里,崔柏是个脸盲症重度患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