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五章 水流过岁月,不理朝
    顾微来的时候,原主和原主的父亲正在一起吃早餐。

    顾微微微眯眼,看着面前笑得和蔼可亲的人,准确来说,这就是父亲。

    宁愿一下子就激动起来,“父亲,我好想你,我错了……”

    她伸手试图拥抱父亲,可她的身体一下子散开从他身上穿过去,又像迷雾一样聚集在一起,露出宁愿泪流满面的脸。

    顾微无奈的叹气,轻轻的朝她挥挥手,无声的抗议:“宁愿,你该回来。”

    宁束无声的笑,在顾微的头上轻轻的揉了一下,声音低沉的很:“囡囡小公举?你在向谁挥手?”

    一边说着一边轻描淡写的把宁愿最喜欢吃的广式早餐往她身边转。

    顾微漫不经心的把手收回来,他很宠这个女儿呢。

    只可惜他的女儿不珍惜。

    一不小心想远了,顾微恍惚的低头看自己这具身子的手,青葱白皙,细腻的像是上好的和田玉。

    顾微心里止不住的叹息,宁愿真的是太作死了。

    宁愿:……

    我虽然变成了阿飘,但是我是个能听见你说话的阿飘!

    顾微朝着宁束笑得美好,毕竟这个位面没有金手指那就找个金大腿抱抱吧。

    宁束却因为女儿肖像于亡妻的眉眼如画,神色一阵恍惚。

    等顾微吃完早餐,犹豫了很长时间,还是觉得自己不能模仿宁愿之前的行为,她眼睛弯弯如一轮明月,声音很乖巧:“父亲,我先回房间了。”

    “对了,父亲资助的贫困生撤了吧。”

    顶着宁愿壳子的顾微背影说不出的从容淡定,声音格外的轻松。

    宁束刚被顾微对他的态度,给整的一懵,又被取消贫困生的事情给弄懵圈了。

    囡囡是不喜欢那个少年了?

    ……

    宁·囡囡·阿飘·愿跟着顾微上楼,很不解的看着平躺在床上的顾微。

    “微姐姐,你……”

    顾微扭过头去,看着格外焦躁不安的阿飘:“欲擒故纵。”顺带抱个金大腿。

    暂时解决了一个外患,宁愿瞬间想起内忧,泪珠子不要钱似的啪啪的往下掉。

    “呜呜,微姐姐,我是不是再也不能……”

    顾微烦不耐烦,把脑袋往里转:“能。”

    “等我完成了这次任务,你会有三天时间和父亲相处。

    但是……”三天之后,你会连灵魂都泯灭。

    既然做了交换,宁愿当然清楚后果,但没想到还有几天可以用。

    越想自己越伤心愧疚,宁愿抱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掉下来的脑袋,格外伤心的抽泣起来。

    顾微:“……”这跟她在血川见到的生无可恋的小姐姐有点差别呀!

    差距太大,请容她缓缓。

    【任务剧情补充:

    崔柏和祁思是一对青梅竹马,从小一起长大,但是崔柏一直喜欢祁思,祁思一直喜欢邻家的小哥哥陆琼。

    崔柏对陆琼恨得牙痒痒,可没办法,谁让他们家小青梅喜欢呢。不仅不能揍他一顿出气,还要保护着他,千万不能被别人欺负着了。

    随着他们一天一天长大,崔柏对小青梅的喜欢不随着时间的增加而减少,反而更加痴迷。虽然祁思依旧对他像哥哥。

    祁思也一直喜欢着陆琼,痴迷了十年。

    他们三之间简称三角恋。

    再后来宁愿对崔柏一见钟情,就从坚不可拆的三角恋变成了平行的四角恋。

    只不过宁愿的喜欢比较低调,到他们大学毕业,崔柏一直不知道宁愿喜欢她。

    甚至为了他和自己的情敌当了几年的好闺蜜。

    恰巧到大学毕业,宁愿的父亲宁束被人诬陷贪污受贿,导致宁束进了监狱,因为受贿金额太大,宁束一直在监狱待到死,都没出来。

    当然不知道,自己捧在手心的囡囡,为了他仓促的嫁了人,最后落了个生产当天,心脏衰竭而死的下场。

    可造成这一切的主角,却在分离了两年之后,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