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原来是你
    (番外篇)

    姜唯被从诡异的红色中捞起,沉沉浮浮的坠落在系统空间。

    那张顾微带了半个月的脸,终于重归原主。

    顾微浅浅琥珀色的眸子里闪过亮光,她看着趴在地面上、沉默不语的姜唯,浅浅笑意流淌着:“姜唯,我在你身体里的时间里,总想不通的是,你、为什么抵触宁家父子成为你的家人?”

    姜唯依旧趴在地上,整个人都不像是资料里所显示的那样,是一个高傲、冷漠、狂妄的富家千金。

    这也是顾微搞不懂的事。

    不过她也没在意,自顾自的说下去:“不过我猜测,你应该不是,抵触宁父吧?那就是宁珂喽?”

    顾微一边笑吟吟,一边浅浅的观察着姜唯的表现。

    姜唯长发下的脸蛋比血还红的颜色,轻轻的、指甲上同样的血红色轻轻一动,带着不为人知的窘迫和狼狈。

    顾微刻意回避掉她手指上的血红,轻轻的躺下去。

    随手挥了挥,姜唯狼狈的影子消失在原地。

    她浅浅轻吟:“我知道了,姜唯,你能忘掉他了。”

    轻缓的嗓音紧跟着传入姜唯的耳朵中,能……吗?

    能……她一定能!幼时的那个他,早就死了,他死在她记忆的最深处。

    可有什么却顺着姜唯的脸颊,落入了顾微的指腹。

    她慵懒的伸出舌头,轻轻一舔,啧啧一声,“37,原来,眼泪是咸、苦的呀……”

    枉她一直以为是甜的呢……

    顾微浅浅笑意绽放,像是罪恶之花,开在了最合适之处。

    ……

    姜唯回去了之后,她伪装的很好,什么都没有变化,只不过她亲自写了一封辞职信,递到了宁珂的面前。

    宁珂深邃的眸子看她一眼,更没说什么,直接取过,干脆利落的签上了大名。

    递还回去的时候,姜唯没有接,就这么一直举在半空,直到宁珂肯抬起脑袋,就着这个姿势望过去。

    他莫名看到了姜唯眼睛里浮现出的水雾,姜唯深深的望他一眼,认真的弯腰,这是她最真诚的歉意:“……哥哥,抱歉,给你们添麻烦了。”

    喊出哥哥这一称呼时,姜唯整个人就像是恢复了所有的生机和一切。

    不再为了爱一个人而卑微,不再一个人面前学着伪装自己,把最喜欢的一切任性抛下。

    她转身离开的那一瞬间,一行浅泪顺着脸颊流淌,她在心里默念:谢谢你,位面管理者,顾微。

    宁珂为此感到莫名其妙,只是暗暗的觉得心里头,不舒服。但是他又道不清,说不明。

    姜唯买了机票,飞回了z国,她居住的地方。换上了一身她熟悉的衣服,走入她最熟悉的家,看着姜母和宁父笑着聊天。

    等他们发现姜唯,姜唯轻轻的声音带着颤抖:“妈……爸……”

    姜母和宁父的泪一下子流下来,天知道,这几年间,为了获得这小祖宗的认可,他们花费了多少心血。

    姜唯强撑着从灵魂伸出传来的召唤,她使足了劲的微笑:“爸妈,我把工作辞了,接下来打算环游世界。”

    姜母伸手怜爱的摸摸她的头,像是纵容像是无奈:“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吧,唯唯我不会再强迫你了。”

    姜唯眸子里蓄满晶莹,却不敢让它掉下来。

    妈,我想让你强迫我,真的。可是……我好像没有时间了……

    匆匆的交代过后,姜唯捂着胸口,脸色难看的离开了。

    从监控里看到这一幕的喻卿,斜斜的勾起了唇角,顾微么?

    …………

    从此以后,没有人知道,姜唯去了哪,生还是死,只知道每年的各个节日,姜母都会收到一条短信。

    发件人是她最爱的女儿。

    也只有喻卿知道,从系统空间回来的人,除了任务失败,没人能活过三天。

    而任务管理员顾微的成功率这是百分之九十九。

    ……

    等楚浔从监狱出来,整个世界都与她无关了,她引以为傲的文凭能力,全部作废。

    没有任何一家大公司会要一个杀人未遂的杀人犯。

    那一年,她活的极其狼狈,到最后,被混混追着,她跳下了大桥,唯一留下的就是顾微临走前塞给她的手串,被保护良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