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38章 我是她老公
    “......”保安见苏成面色不好看,立刻给自己上司保安队长发寻呼。

    “队长,苏家大少爷在停车场这边!”

    苏浅浅坐在副驾驶上气呼呼的:“哥,他们不让我们停车!

    你下去弄他!”

    苏成抬起右手把她的左脸光滑的脸蛋捏了一下:“你还是先想想你那位神通广大的金主吧!

    莫不是个厉害的角色!”

    不待他思索,保安队长领着酒店老板已经诚惶诚恐的走到了车窗前。

    “苏少爷!您今儿怎么到了我们酒楼这边来了,您提前打声招呼,我们也好给您提前备好包房啊!”说话的是酒店三十多的张老板。

    过去苏成来酒楼吃饭,张老板还亲自把珍藏百年的星汉酒端上苏成的酒桌。

    “张老板,你这酒楼今天是来了一位过江龙吧!”苏成也没有为难他,只是很平和的询问。

    “呃,我也不清楚,只是一手内务府的牌子!”张老板多余的话不敢说,内务府是皇室的内务府,他企图以皇室的名头让苏成知难而退。

    苏成歪过头问苏浅浅道:“内务府么?浅浅你那位莫不是内务府的?”

    “我不知道!”苏浅浅摇摇头,那个金主只是给他了一个地址,她到现在连名字都不知道。

    “......”苏成无语:“你不知道,你来他这边干嘛?就不怕人吃干抹净拍拍屁股走了!”

    这妮子,就不怕被人卖了。

    “emmmmmm,还不是有老哥你啊!”

    苏成额头三根黑线清楚地吓人:“给他发消息,问他是不是把酒楼包场了!”

    说完他闭眼沉思,联想到机场出现的那位大人物,他预感不好。

    不多时,又来了一位穿着黑色西服带着黑色墨镜的男子。

    旁边张老板立即点头哈腰生怕这位有一丝不高兴。

    这个男子没有理会张老板的殷勤,声音响亮道:“请问车内是苏小姐吗?”

    “嚯嚯嚯,我就是!”苏浅浅看这个男子孔武有力,马上把苏诚的胳膊放在自己的臂弯。

    她反问:“你是天下第一神壕吗?”

    “我的主人是!”那个男子面无表情回答道:“请随我来!”

    “主人是?都什么年代了还有主人!”苏成停好车,苏浅浅下车之后在苏成的耳边轻轻说道。

    苏成暗自揣测,搞不好真是皇室的人啊!

    苏浅浅勾着苏诚的胳膊,舍不得放开。

    那男子见苏成也跟着他,立即说道:“这位先生是谁?请帖里面没有他!”

    “......”苏浅浅就知道会出现这种情况:“他是我老公!

    不带着我老公,你们把我怎么了怎么办!”

    苏成懵逼,前几天不是说好的吗?男盆友啊!

    怎么今天就变成了老公了。

    你太善变了。

    男子停住脚步,拿起手机:“老板,苏小姐身边有他老公,和我们的资料不符合!”

    手机里面传出稚嫩的男音:“没关系,请他一同上来!”

    男音挂完手机,轻轻笑道:“有意思!老姐的这位朋友真有意思!”

    ......

    男子领着苏成两人踏上了酒店顶层的电梯。

    一路上明里暗里都有穿着和这个男子一样的人在警戒,酒店的原本的安保都被他们赶了出去。

    苏浅浅一看这阵势,有些打退堂鼓:“老哥,感觉情况不对!”

    “那你要马上撤退啊?”苏成淡定的笑了一笑。

    都走到这里了,哪里能说想走就走的。

    他沉声说道:“这里是汉城!没有人能把你咋样!”

    他是给苏浅浅打气,也是给前面的男子说的警告。

    你是过江龙又咋样,汉城地头蛇不惧你。

    苏成说完,把苏浅浅的小手握住,能感受到这妮子镇定了不少。

    走进顶层,星汉阁。

    阳光从水晶穹顶洒进了星汉阁里,经过水晶的削弱,阳光不那么炙热,反而多了一些明爽。

    苏成拉着浅浅的手一步一步走了进去。

    “你好!浅浅小姐姐!过来陪我喝星汉泉!”说话的男人,不对,不能称是一男人,分明就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少男!

    一手抓着烤熊掌,另一只手吊着一壶酒,嘴张得大接着喝酒。

    这么帅!白皙的皮肤,白色的坎肩,肌肉硬邦邦的形体层次感爆炸。帅气的脸庞比哥哥还帅一万倍,剑眉星目,柔情似水,目光中还带着洒脱!

    吃相也和她一样潇洒!你看嘴角的红油一滴一滴从下巴滴落,她吃饭也是这样子咦!

    苏浅浅不由自主的松开了老哥的手:“你是天下第一神壕吗?”

    “浅浅小姐姐,果然是我喜欢的类型!

    初次见面,我是天下第一神壕!”这个男生竟然拉着苏浅浅的手让她入座。

    “mmp,真是确定过眼神!

    都不要我这个哥哥了。”苏成心中腹诽。

    两人在餐桌上胡吃海喝,浑然像是没有苏成这个人在场一样。

    “浅浅,医生说了人流前不能喝酒!”苏成适时放毒,看见帅哥就管不住自己了吗?

    “......”几个意思?神壕看着苏浅浅不解。

    “你要流产?谁的?”

    苏浅浅懵逼,她恨死自己老哥了。

    她也不知道该咋回答。

    “我是她老公,你说是谁的!”苏成笑眯眯地说道。

    “理所应当就是我的嘛!”

    神壕突然被这句话说得噎着了,一口酒吸进了气管。

    他不远万里找的小姐姐还要流产?

    “咳、咳、咳咳咳!”连咳嗽了好几声,气才顺了点。

    他眼泪都流出来了,掏出手机:“老姐,你不是说浅浅小姐姐没有男朋友吗?

    怎么人家都要流产了?

    你这不是在忽悠你弟弟么?”

    他出来一趟容易吗?家里不放心他的安全,战斗机伴飞。到了汉城以后还不能乱跑,只能在这天汉酒楼顶层蜗居。

    千辛万苦等的小姐姐来了,人家都要流产孩子了。

    “......”电话那边,女子捧住嘴忍不住笑出声。

    “小海,你问问她老公是不是苏成?

    苏成是她亲哥!”

    神壕小海眼神一亮,立即问旁边的小姐姐:“浅姐姐,你老公是苏成吗?”

    苏浅浅还在气鼓鼓地瞪着自己老哥,听帅气神壕问她问题。

    她忙道:“他是我哥,不是我老公啦!”

    小海,猛地从餐椅上面跳起来,蹦到苏成面前。

    “大舅哥,以后多多麻烦你!”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