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32章 恻隐之心
    作为神经内科的科室主任,闫文熙每天都会查房。

    神经元病,包括肌无力和渐冻症等,发病率不高,十万人里面有三五个。

    不过整个汉城人口一亿五千多万,这种患者加起来也不算少。

    几千个病人还是有的。

    大多数的患者确诊之后都是选择回家休养,无药可救躺在医院也没什么用,还不如在家里休养有家人的陪伴。

    但是随着病情的加重,到了后期,病人就只能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来了。

    因为舌头不能动了,眼皮不能动了,呼吸肌萎缩了,肠胃停止蠕动。

    他们需要医院里面的医疗仪器才能坚强的生存长一点时光。

    贺凯文就是其中一个,重症肌无力晚期,他是贺凯文治疗的神经元类病人之中年龄最小的为一位。

    他今年十三岁!已经在病床上呆了半年。

    “闫、叔、叔、你、来、啦!”小孩子嘴很甜,每次闫文熙来查房都要向他问好。

    半年前贺凯文说话还是正常的,当时咽喉上面的肌肉神经还没有凋亡。

    可是现在,小孩子连问好都说的断断续续的非常吃力。

    旁边贺凯文的妈妈泪如雨下:“闫主任,是不是,是不是文文要不行了?”

    “哎,病情进展的很快!比预想的快很多!”闫文熙也是一声哀叹,这么小的病例非常罕见。

    纵然是见识了无数的生离死别,闫文熙对于贺凯文这个小孩子是非常心痛的。

    非常有礼貌,嘴很甜,还坚强,打针从来不哭泣。

    看见家人情绪崩溃了,还会反过来安慰。

    “闫医生,有没有什么药可以延缓一下病情的!

    我真,我真不想让小文文这么快离开我们!”说话的是孩子的父亲,贺星辉。

    三十多岁的人,已经是满头白发。

    “卖掉房子的钱,还剩下几十万!我希望能买点药,尽最后的努力!”贺星辉怀里抱着儿子,脸上有些悲痛。

    “这不是钱的事情!”闫文熙轻轻摇头:“已经没办法了!哎!”

    病房里面一片寂静,贺凯文的妈妈啜泣声听得闫文熙感觉自己残忍。

    他忍不住说道:“也不是没药,有药也拿不到!

    哎!”

    一声叹息,闫文熙想起了刚刚办理出院手续的赵梦怡一家,命运不同。

    “嗯?闫主任,你是不是知道什么新药?”贺星辉一把抓住了闫文熙的手,扯得很紧,这是救命稻草。

    “......”闫文熙在挣扎,他不知道该不该说。

    ......

    傍晚六点,苏成和苏浅浅迎着晚霞回到了剑阁家中。

    打开客厅门,屋子里情况不对。

    “闫主任,你怎么找到我家里来了!”他很气愤,旁边还跟着三个陌生人。

    闫文熙尴尬的腆着笑脸,不知道该怎么说。

    旁边苏浅浅却是迎着陌生人蹦蹦跳跳的走了过去。

    “咦,文文,你怎么到姐姐家里来了!”她从贺凯文妈妈的手里接过了贺凯文,体重很轻,皮包骨头,三十多斤。

    “姐、”歪着头的贺凯文费力的问好。

    苏浅浅制止了贺凯文的问候:“乖!不说话,你好好歇着!”

    “浅浅,你认识他们?”一家之主苏毅问道。

    下午他刚回到家门,就见一个自称是汉大一附院的医生领着这对夫妇拦住了自己。

    他们希望在这里可以找到救命的特效药。

    苏毅是当代剑侯,在汉城城墙外见过了无数的生离死别。被凶兽吃掉的武者,被同伴暗害的猎人,被同行黑吃黑杀死的路人。

    说他铁石心肠也不为过。

    可是,总有一点恻隐之心。

    每个人心里都有柔软的地方。

    那对夫妇跪下来求他,他都没有多少感触。

    但是当那个歪着头的孩子,稚嫩的断断续续问候他:“伯、伯!”

    一声问候,让他触摸到了那点心中的柔软。

    所以他请这三人进了家门。

    “爸,我早上就见过了这个小弟弟了,很可怜!”苏浅浅嘟囔着嘴,还不忘嘲讽着给了苏成一个白眼。

    “......”你瞪我干嘛?苏成很不服气。

    怎么感觉这屋子里人就他一个是反派人物。

    “橙子,你有特效药,能不能给这个小朋友一只!”苏毅还是了解了一番事情的原委的。

    他也知道这家人能找到自己家,就说明了在儿子苏成这边肯定是碰壁了的。

    不过既然来了,就给个希望吧!

    “......”苏成很为难,说实话眼不见为净,没见到这种惨剧他还能铁石心肠下去,人家都一家人惨兮兮的跑到家里来了。

    而且还攻略完毕了自己的家人。

    苏浅浅看着自己,自己老妈看着自己,爸爸苏毅看着自己。

    还有那个努力叫着:“哥、哥!”的小孩子眼中的希望希冀渴望。

    他能说不吗?

    “明早给答复!”苏成让苏浅浅安排他们找个客房住下,他饭也没吃就进了自己的卧室。

    “老哥,越来越神秘了!”苏浅浅暗道。

    ......

    卧室里面,苏成面色冷峻。

    每一个这种危重病人,治疗时候用医保都是经过了政府备案的。

    像是贺凯文这种病人肯定也是如此,备案了重症肌无力的。

    若是过了数年病人还没有应约死亡,可能就会有人注意到这种情况。

    那些制药公司可是狗鼻子,什么都能给你查出来。

    毕竟全球过亿人都等着这种药救命,这里面牵扯到数十万亿的产值。

    他能给赵梦怡回春元液,也是因为赵梦怡没有备案,外界无人知道。而且在一附院就医的时候,接触到的医生护士也就在三五个以内,苏家完全有能力把这个消息锁死。

    没想到闫文熙还是把风放了出去。

    “回春元液是不能再用了!”苏成叹息道,回春元液这种就是神药,不仅仅能治疗肌无力,而且其余人类所能遇到的绝大多数疾病都可以治疗。

    效果太过于玄幻,绝对不能放出去。

    若是被外界所知,真的会出大事,在那种利益集团面前大贵族侯爵苏家不堪一击。

    他现在需要一个效果单一,只能治疗肌病的药物。

    而且是可以凭借着地球的科技实力能仿制的药物。

    “不知道武道联盟会不会有这种比较远古的药物!”

    想清楚后,苏成拿起手机就是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