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23章 一群戏精
    顾明最后还是很不情愿的抱走了袁峰。

    离开的时候面沉如水。

    mmp,怀里抱的这位吐血的袁峰,该交代在哪?

    校医院?还是校长办公室?

    ......

    教室里。

    “苏老师牛逼!”陈鼎乐在苏成背后大吼。

    苏成心中大慰,这小子净说实话。

    旁边的男生女生也有样学样,“苏老师牛逼”这五个字响彻1308大教室。

    “看看你们,只会给我找节奏!

    你们装完了逼,骂人家five!

    完事了,我给你们背锅!”

    苏成抬手示意他们安静,有些无奈的说道。

    “还有啊,怎么是个人都把我当个弱鸡一样的欺负啊?合该真当我是废物?”

    他嘴角微微翘起:“现在的小年轻,都喜欢在弱鸡面前皮一下,都不知道谦虚!”

    有女生哈哈的笑了,你说谁年轻呢?你才22,人家袁峰老师都二十五六的人了。

    苏成见学生们都憋着笑意:“难道我说错了?

    武道达者为先!

    我21岁都已经专7了,怎么说也比他段位高。

    在他面前,我就是他的长辈,长者。

    一点都不懂得尊老爱幼,我今天就教教他怎么做人!”

    他表面严肃,让一众的学生忍俊不禁。

    “对对,教做人!”王凌立第一个同意。

    “袁峰还要赐教于我,他配吗?这次是让苏老师好好教他做人了。

    整个汉大,我觉得只有苏老师才有赐教我的资格!

    苏老师,赐教我吧!我顶得住!”

    说完,王凌立表情暧昧的看着苏成,做出一番随你怎么样的姿态。

    在场的学生们心里可都是哔了狗了。

    这个逼,脸在哪?给狗吃了?

    这是要自荐枕席?当苏老师的学生?

    “王凌立!”苏成没有理会他的二皮脸,而是声音严厉:“你小子给我惹出来的风波,我没找你,你倒贴上来了?”

    王凌立见苏成像是要发火,嬉皮笑脸瞬间隐去。

    站直立正。

    “先不说袁峰教得如何,你骂他,首先就是目无尊长!

    等会教务处来了我看怎么收拾你!”

    苏成没有吓唬王凌立,学校教务处肯定是会调查这件事的!

    他苏成倒是不会有多大的事,毕竟他并无过错,擂台比斗就是手重了点,也没死人。

    可是王凌立可是始作俑者,那一句“five”可是直接让袁峰瞬间是失去了理智的。

    听到教务处,王凌立面容惨淡,面色煞白。

    “我,我,我也就在这也就口嗨一下,我也不知道这么巧啊,他正好来了!

    苏老师我该怎么办啊?

    教务处不会让我退学吧!”

    这个机灵鬼现在还知道抱苏成大腿!这个小子还算是有义气敢作敢当,刚才比斗前情愿自己享受一顿暴打,也不愿意他和袁峰比斗。

    苏成没有立即回复王凌立,他视线扫视现在教室里面的学生。

    “你们这些人都有一次机会?”

    苏成顿了顿。

    底下的学生瞬间暴动,机会?难道是苏老师要考虑让他们做学生?

    接着听。

    “这个机会呢?”

    苏成再次停顿,学生们很焦急:你是在逗我们呢?有屁快放啊!有屎快拉啊!

    真猜中了,麻蛋真香都吃!

    “你们有一次机会,七天突破两个小段位的机会!

    在场的学生都有份!

    等会教务处的人来了,你们知道该怎么做吧!”

    他没有收下这群学生的意思,他不想,而且学校教务处也不允许他一次性的接受两三个班的学生。

    雾草!7天?七天突破两个小段位?

    学生们暴躁了,7天可以突破两个段位?不说两个段位了,他们这些学生这些年突破一个段位容易吗?

    他们大多数人为了突破一个段位,花费几十上百万始皇币,而且突破可不是说突破就能突破的,没有个三五个月半年的积累,哪里能突破?

    你tm现在给我说7天就能突破?而且还是两个?

    陈鼎乐几天之内从业余级8段,飙车飙到了专业级段位。这可是他们一群人亲眼所见。

    如果不是苏成苏老师,他们真以为是疯子才能说出这句话。

    难道真应了那句话,牛逼的的人,不是天才就是疯子?

    “怎么样啊,这个机会你们要不要?”苏成见他们隐隐有狂躁的趋势,他笑问道。

    “要......”呐喊声响彻了整栋楼。

    免费代练两个段位,傻了才不要!

    ......

    果不其然,在顾明带走袁峰之后不到一小时。

    学校领导来了。

    不仅有教务处张文明处长,武道院卢伟副院长,还来了一位副校长王东城。后面还跟着武道社的人,社长吴应昊正在其中。

    来者不善,苏成暗道,这些人除了张处长和他关系不错,其余的都是不对付的。

    “苏老师你今天做过了!”王东城是学校的四巨头之一,在场他级别最高,他首先质问。

    “难道剑侯府就是这么的霸道?真以为还在封建时代,贵族号令无人敢违逆?”

    他说的是苏成的封杀令,不准汉城的医院收治袁峰。现在问题是,不仅汉城的各大医院不敢接手,就连汉城大学校医院的医生院长都避之如蛇蝎,不敢给袁峰进行治疗。

    陷入休克的袁峰,现在顾明陪着坐飞机去外地找医院了。

    苏成听了之后一脸的困惑:“王校长,我做了什么啊?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装傻?王东城杜校长怎么会对这点小伎俩不知道:“别装傻,你不是当着学生的面嚣张地说别去汉城的医院,让顾明老师送去外地吗?”

    “我有吗?我当着学生的面?哪些学生?”苏成听了王东城的话更疑惑了。

    教室里十几号的学生静静地看着苏成的表演。

    苏老师真是个戏精啊!

    “我有当着你们的面说过这话吗?我自己怎么不记得?”苏成满脸无辜地看着教室里的这群学生。

    学生们知道自己表演的时刻到了。

    “苏老师说过这个话吗?我没听到啊!”陈鼎乐作为苏成唯一认证的学生,带头冲锋。

    紧接着一个女学生软绵绵的说道:“我从七点半一直在这个教室,没听过苏老师这么嚣张的说话啊?

    他说话不是很轻柔很温文尔雅吗?”

    苏成心里点了个赞,女生天生就带着戏精的基因。

    又有男生作证了:“苏老师可是个很和善的人,平时一点都不嚣张,王校长可不要被某些人蒙蔽了!”

    王东城怒急,这是把他当傻子吗?

    一群演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