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05章 学生罢课
    和妹妹在汉城大学三号路口分别,苏成径直去了自己要授课的地方。

    武道训练基地a栋,13层08号教室。

    这是教务处给2222级武道专业新生22班分配的专用教室。

    走进教室,苏成楞了一下。

    “没人?”他看了看时间,还有五分钟八点就要打上课铃,怎么学生都没来?

    “该不会这群听风就是雨的学生真要退我的课吧?”他有些无奈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看着空荡荡的大教室笑了笑,有些勉强。

    这群小青年啊,听风就是雨,就是容易被误导。

    他带的新生班总共就十位学生,小班制教学,没想到昨天一场不完美的首秀,今天学生全跑了,一个都没留下。

    退课也不打声招呼,都不来上课了,也不通知一下。好歹他也是班级班导师,如果他不同意这群学生转班,一般没有老师会接收这群学生的。

    找了个座位坐上,苏成拿出手机,昨天新生见面他和学生建了班群,现在他要问问学生你们几个意思?

    萌新苏老师|群主:@全体成员,响铃了,同学们快来上课!不来上课的要扣学分哦!

    ......

    等了五分钟,群里不见响动,没人回应。

    教室里面没人来上课,打铃了苏成还是在大教室里面孤零零的。

    他准备回办公室,这样子等下去也不是个事,这群学生总要去他那里征求他的转课同意书面意见的。

    走着瞧吧!

    锁好电子门,苏成从教室走出来。

    “吭哧吭哧,哎呦,苏老师你怎么把教室门锁了?”就在教室门口,苏成看到了累的不成样子的学生陈鼎乐飞奔了过来,呼吸急促还差点撞在了电子门上。

    苏成有些诧异地问道:“你这是怎么了?来上课?”

    “是,是啊!我跑了三百多公里从家里跑过来的!花了我一个半小时时间!老师我迟到了没有?”陈同学说话有些上气接不上下气。

    苏成适时递过去两张湿巾,陈同学接过胡乱地擦拭自己满脸的汗水。

    “打铃三分钟了!”苏成心情稍微好了点,这个学生要的。

    总算是有一个学生留下来了。

    “那我不是要扣一个学分?”陈鼎乐接近一米八的魁梧身躯像是卸了力一样,一屁股坐在了教室门口的地板上。

    他嘴里还嘟啷着:“做晚就不该和这群水军撕逼,上课迟到了啊!”

    苏成和悦地把他从地上扶起来:“陈鼎乐同学,你不用担心,今天不扣你学分!”

    顺手刷卡打开门,苏成找了两个座位,坐好谈心。

    “可能从今以后这班上就我们一个学生一个老师了!”

    说话的时候,苏成说不出的无奈萧索,但是陈鼎乐却是发现老师神态中没有一点的沮丧,全然镇静从容。

    “那些同学都走了吗?没想到他们真的这么做了,转班!”陈鼎乐这时候呼吸顺畅多了,听老师说班上只有他们两个人了也不见得有多惊讶。

    苏成一想看来陈鼎乐是知道学生们集体罢课的事的。

    “你知道他们要转班?”苏成问道。

    “知道,怎么不知道?昨天苏老师下课之后,就有几个同学开始合计这件事了!”陈鼎乐不好意思当着苏成的面提苏成被人机吊打的事,只是讲昨天下课之后。

    “哦,那你怎么不转班?”

    苏成这句话问的有些突兀,陈鼎乐有些小尴尬。

    不过他还是硬着头皮回答了。

    “苏老师,你可是我们汉城一中的骄傲,我可是把你当做偶像的!

    偶像有点小挫折,我们这些做粉丝的不离不弃才对!而且汉一是我们的母校,学弟应该支持学长的!

    上周看课表才发现你是我的班导师,我可是激动了好半天。现在让我转班,我是不会这么做的!”

    情真意切,说的苏成有些不好意思。

    你是个女生该多好!女粉这么说就不显得gay里gay气的。

    苏成在心里吐槽,原来是个小迷弟。

    “好吧!老师谢谢你,谢谢你的支持!”能留下来一个学生苏成内心很感动。

    苏成又和陈鼎乐聊了一会,陈鼎乐是汉城本地人,走读生不住校,家在汉城最南边,出于修炼的原因,他选择了跑步上课。业余级8段的陈鼎乐秒速80米,他风驰电掣足足跑了一个半小时,才从家里跑到三百公里外的汉城大学。

    忽然,苏成手腕上手机嗡嗡嗡的震动。

    铃声也响了“你我皆凡人,生在人世间,终日奔......”

    来电显示:教务处张文明处长

    “喂,您好,张处长吗?”苏成掰直了手机,教务处要找他谈话?

    “嗯,苏老师呐,我这边有事情找你,你来教务处一趟!”说完,手机那边就嘟嘟嘟嘟嘟挂了。

    苏成,听着怎么感觉张处长有火气啊,不妙啊!

    留下陈鼎乐在教室自习,苏成前往教务处。

    教务处接待大厅里面。

    “我要退课!辛辛苦苦高中三年考上大学了,我的未来不能葬送在这样一个连人机都打不过的老师手里!”说话的是一个高高瘦瘦的男生。

    旁边的男生也在附和:“是啊,为了我能上这个大学武道班家里都倾家荡产了,还欠了亲戚几百万。家里的付出总要有收益,上苏老师的班实在是浪费钱。一个连业余级5段的机器人都打不过的老师,我们跟着他什么都学不到!”

    武道时代,武者的每一步就是用钱砸出来的。每天吃的肉食,喝的补物,洗的药浴哪个不是成千上万的钱才能买得到的。

    因为修习武道,千万富翁变为千万负翁的例子举不胜举。

    听着这群学生的诉求,教务处张处长听得也是头疼,这都是客观要求啊。都是从学生时代过来的,好老师和差一点的老师教学效果简直是天壤之隔。

    “而且,张老师啊,现在校园论坛里面,有帖子说苏老师是同性恋,我们都是正常人,也怕啊!他是老师如果他要强行那个我们,我们没办法拒绝啊!”一个男生正在用手机逛着坛子,发现新大陆。

    “......”张处长无语,这什么和什么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