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龙云武帝 第四十二章 内讧
    霍振东带着雷虎小队重新又杀了回来,巴特尔的骑兵四处追逐砍杀着崩溃的敌军。

    终于,近千的敌军骑兵鼠群般向着自家的大营逃去,只有那个别机灵的向着一侧逃跑,后面追赶的巴特尔和霍振东根本无暇去管他们,追着大部队直奔大营而去。

    此时的大营里却正在上演着一幕争权夺利的好戏,完全不关心外面的战事,因为在他们的心里都想当然的认为那根本不算事儿,两千多骑兵怎么还干不掉十几个骑兵?再说就算让他们跑了又怎么样?那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眼前的权利!

    嘎斯图木的突然倒下,让两个人看到了机会,一个是嘎斯图木的大儿子哈秃儿,一个是普日布。

    嘎斯图木重伤被一众亲兵呼啦啦抬了回来,普日布鼓动了大军前去追击霍振东的小队,自己却偷偷溜回了他的地盘,纠集了自己的死忠,大批人马急急的向头领的大帐赶去。

    而大帐那边,早有人将消息告知了哈秃儿,但是哈秃儿虽然是嘎斯图木的长子,却离大帐很远,待他得到消息,再带着亲兵赶来的时候,普日布的手下早已经将大帐围住。

    这普日布完全就是一个疯子,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本就窥视头领的宝座已久,嘎斯图木的受伤,让他看到了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必须把嘎斯图木干掉,然后取而代之,凭借着他在年轻一代中的影响力,他觉着能成事。

    嘎斯图木是重伤吗?屁,只是被震晕了而已,到了大帐,很快就醒了过来,但是普日布已经冲进了他的营帐,他本就气弱,刚刚苏醒,此时看着气势汹汹的普日布,心里已经猜到了这小子的目的,却并没有暴怒,而是试图稳住他,想等待着自己的儿子,虽然自己那个大儿子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居然还曾经和自己抢女人,但这个时候只能依靠他,权利必须保持在自己的血统之下。

    但是,普日布一刻也不想等。

    嗯?老家伙命挺硬啊!这都没咋地,那怎么可以呢!

    普日布上前直接一刀柄重重的磕在了嘎斯图木的太阳穴上,嘎斯图木当场脑壳碎裂,抽搐不止,眼见是不行了。

    旁边的亲卫已经傻眼,谁也没想到,这普日布已经疯狂到这种程度!

    有那忠勇之士嚎叫着冲上来,立刻被普日布带来的手下乱刀砍死。帐篷内一阵腥风血雨,除了普日布的人,其他的人全被砍杀,甚至包括几名侍女。

    正在这时,嘎斯图木的大儿子哈秃儿率领着自己的亲兵赶来了,帐篷外一时传来的嘈杂的声音。

    普日布手提钢刀走出了帐篷。

    哈秃儿见到竟然是普日布从大帐中走出,大吃一惊,他立刻意识到,他的父亲可能已经遭了毒手,“普日布,你这个畜生,你干了什么!?”他怒喝道。

    “好你个哈秃儿,没想到你大逆不道到了极点,里通外贼,埋伏暗桩,故意将大头领引出大门,被那贼人暗器所伤,又趁大头领受伤之际,买通他的亲兵,杀害了大头领,要不是我来的早撞破了你的阴谋诡计,这草原第一大部落就要落在你这个不孝子孙的手里,这么阴狠歹毒,我普日布第一个就不服你!

    刚才大头领在咽气前要我替他报仇,好,今天我就先杀了你,再去找那些个汉人算账,兄弟们,围住他们别让他们跑了,给我杀!”

    哈秃儿立刻懵逼,这普日布怎么看怎么像是早就提前准备好了的样子,根本不给他解释的机会,嘈杂的现场,任他喊破喉咙也没用,而且,对面正有十几支箭向自己射来,尼玛,干就干!

    他手下只带了三百多亲兵,原以为足够了,没想到对方人马更多,但此时不打也得打了,难道束手就擒不成,双方立刻战成了一片,下手均是不留情,只片刻,现场已是血肉横飞,人仰马翻,普日布的手下有备而来,大多带着弓箭,哈秃儿的亲兵大多却只是带着马刀,渐渐的落于下风,哈秃儿见势不妙就要逃走,普日布怎能让他逃了,所谓斩草要除根,早早的就注意着他,看他有要逃的架势,立刻高喊,“哈秃儿要逃了,别让他跑了!”

    这一喊,喊慌了哈秃儿的手下,他们以为哈秃儿真的逃了呢,那还打个什么劲儿,咱们也赶紧撤吧,这回哈秃儿想不逃都不行了,一帮人拨马便逃。

    骑兵战就是这样,进攻的时候个个是猛虎,逃跑的时候却都变成了胆小的羊群,不再想着反击,只想着比别人跑的快就好,前面跑的人又怎么会快过后面射来的箭,很快,逃跑的人就没剩下几个,其余全被射落马下。

    普日布刚要去追,突然后面马蹄隆隆,回头一看,大队骑兵从草原蜂拥而来。

    去追那些龙云骑兵的部队这么快就抓住了他们?得先稳住他们,将自己成为大头领的事情坐实。他转头看向哈秃儿逃跑的方向,吐了一口狠痰,今日且放过你,哼哼。

    只是那迫近的队伍好像哪里不对劲,丝毫没有减速的意思。

    确实是这样,那马队来到门前纷纷穿门而过,四散逃命,有的更是直接撞烂了围栏,向着自己的帐篷疯狂跑去,显得慌张无比,这股恐慌的情绪很快散播到整个部落营地。

    普日布高声的喝止,却没有任何效果,他也十分纳闷,好像他们的后面有一大群猛兽在追击一样。

    霍振东他们追到营前,看到有几百名骑兵居然显很镇定地列队在前,并不慌乱,这哪行!?

    兄弟们,给我射,炸乱他们的马。

    十几支雷虎箭划着优雅的弧线呼啸而至,“轰轰轰轰……”巨响声接连不断,那仅余的略显淡定的骑兵也不淡定了,疯了一般的四散窜逃,大部分人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只有普日布知道这是什么,这爆炸声他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刚刚的这一轮响,吓得他差点从马背上栽下去,太熟悉了啊,前几天刚被炸啊,连他座下的马都吓的腿一软差点跪在地上,紧接着蹦了起来,也不用普日布催他,玩命地奔跑起来。

    巴特尔的骑兵只有一个作用,就是杀,根本没有人反抗,所有的人都在跑,巴特尔胸中这口恶气终于狠狠的吐了出来,他疯狂的发泄着,马刀都已经卷了刃,他干脆跳下马,捡了一把大砍刀,重又跃回马上,不停的四处追杀,只杀男人,不废话,就是砍!

    霍振东他们紧随在巴特尔的骑兵后面,哪里的敌人聚集的多就向哪里射上一支雷虎箭,到处都是爆炸声和喊杀声。很快,营地里已经看不到聚集起来的骑兵,大家只顾着各自逃跑。

    几万人的大营,乱成了一锅粥。

    


    


    ps:书友们,我是北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