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 惊雷
    边哨距离嘎斯图木的领地并不远,也就几十里的路程,兵行半日,到了。

    霍振东让大队人马休息,等待着司徒策的消息,同时他和楚歌一起骑马侦查了一番附近的地形。

    一番侦查下来,他的心中已经有了计较,北面的土丘是一个不错的地方,土丘的前面是一片开阔地,他可以把竹筒炮布置在土丘上,土丘高约一百米,前面陡峭,背面渐缓,易守难攻,是个不错的炮兵阵地。

    霍振东将炮兵布置在了山坡的背面,在土坡前的开阔地上量出约三百步的距离,摆上了两个显眼的石堆,这就是标记只要敌人的战马过了这个标记,他的竹筒炮就可以发射了。

    他又让巴特尔的骑兵躲在山坡的后面,炮声响起时,就向前杀出,不要停留直奔嘎斯图木的亲卫,以打掉嘎斯图木的指挥为首要目的。

    做好了这些布置,留下武杰指挥部队,他带着楚歌和雷箭小队向嘎斯图木的中心区走去。临走之前,还不放心,让武杰先放一炮,看看炮弹到底能落在什么地方,轰的一声,还别说,他标记的地方还挺准,那颗炮弹就在标记的是石堆旁爆炸。

    再说司徒策,他成功地走到了嘎斯图木的领地,没有人在中途袭击他,他向嘎斯图木的人介绍自己,可是对方明显不在乎这些,不等他说完,上来就是一顿拳打脚踢,拳拳到肉,打得他趴在地上半天起不来,几个大汉将他全身搜了个遍,将他身上的银子都抢了去,七手八脚地将他押到了嘎斯图木的大帐内。

    司徒策愤怒至极,对方上来就打了自己一顿,这一顿打打出了他的火气,打出了他的血性,现在反倒不管不顾了。

    大帐里的嘎斯图木,肚大腰圆一脸油亮,正在看着几个女人跳舞,女人们只穿着薄薄的轻纱,不伦不类地扭着,嘎斯图木脸上却笑眯眯的,一会儿抓起一块肉塞到嘴里,一会又端起一碗酒大喝一口,丝毫不理会被押进来的司徒策。

    司徒策索性也不说话,几个大汉不让他站起来,他就坐在地上,只是拿眼瞅着帐中这一幕荒淫。

    过了一会,那嘎斯图木吃饱喝足,挥挥手,自然有手下人将盘碟收拾干净,那些个舞女也依次撤了出去,嘎斯图木擦了擦手,这才向司徒策看了一眼,接着又斜躺在他的大椅上。

    “你是何人,为何擅闯我的领地?”嘎斯图木一边剔着牙一边问道。

    “哈哈哈哈!”司徒策将腿一盘,坐直了身体,大笑了起来,接着说道:“无知小儿,大祸临头还不自知,我要是你,现在用上宾之礼待我还唯恐不及,你却在这里装神弄鬼,故做逍遥,哼哼,可笑啊可笑!”

    嘎斯图木抬起他的大眼皮仔细瞅了瞅司徒策,轻哼了一声,“来啊,拉出去,砍了!”

    立时有几名大汉走过来架起司徒策就要往外拖,司徒策猛然一挣,大吼一声,“放开!老子自己会走!”接着转头又笑道:“哈哈哈,嘎斯图木,杀了我,你就等着死无葬身之地吧!哈哈哈哈”说完,转身向着账外走去,他现在已经绝望了,只是期盼着那姓霍的小子能给他报仇。

    “等一等!”嘎斯图木坐直了身体,“看座!”

    有下人拿了一把椅子,司徒策走过去重又坐了下来,重重哼了一声,却是不说话。

    其实司徒策已经吓软了脚,刚才真正是鬼门关走了一遭,背心已经湿透,此时正在内心紧张的措辞,理顺想要说的话。

    “你刚才说的大祸临头,我想请教一下,是何祸?”嘎斯图木先开了口。

    “哼,你杀我龙云军官,又劫掠我边民财物,岂能善了!?”

    “噢?这么说,先生是龙云国的上使?真是怠慢,刚才你又不说,得罪得罪,来啊,上茶!”很快一张小桌一碗茶端到了司徒策的面前。

    司徒策又是哼了一声算是应了。

    “先生莫怪,我蛮荒之地,哪懂得那些个中原的礼仪,恕罪恕罪,只是先生刚才说的那些罪状可是冤枉了我们。”嘎斯图木的老脸上笑出了褶子,笑嘻嘻地说道:“你说的那些我也听说过,那些都是马匪干的啊,不瞒您说,我对这马匪也是深恶痛绝,借着边境的疏漏离间我们两邦的关系,前几日我还特意派遣了一只百人队伍前去剿灭马匪,原想着抓到马匪后再到上邦解释,却不想我剿匪小队却被上邦的边防军人几乎全部杀死,不知这是误会还是有意为之,我正要讨个说法,正好先生来了,可否解释一下?”

    呦呵,这老登还特么倒打一耙!司徒策一看这家伙还真不是白给的,黑白颠倒的能力真不是盖的。

    “哼,狡辩之词,你觉着我龙云会相信你的话吗?那马匪除了被杀死的以外,亦被我们生擒许多,他们已经招了,若是没有真凭实据我们岂会来这里!”

    “呵呵,那怎么不见龙云的大军呢?哈哈,先生严重了,这顶多算是边境的摩擦,若是龙云真的要追究就不会派先生前来说辞了,恐怕你们龙云现在正自顾不暇吧,呵呵,不如这样,你们把抓到的我们的人放了,每年捐赠我们一些牛羊,我可以保证龙云的西北无后顾之忧,如何?”

    这嘎斯图木是个谈判高手,首先是厚脸皮,其次是知道漫天要价落地还钱的道理,他这是等着自己讨价还价呢,可惜啊,有位爷就没想着要跟他谈条件!

    “嘎斯图木大首领,在你提这些条件之前,请先听听我们新来的哨长的话。他对我说,摆在你面前的只有两条路,一条是跪在他的脚下宣布投降,他可以免你妻儿的死罪,还有一条就是直接开打,他将灭你九族。”

    格斯图木一时愣住,半天没反应过来,他在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一个边防哨的小小哨长竟说出这么猖狂的话,这特么是对自己彻底的侮辱!

    他猛的一拍桌子,“大胆!他以为我不敢杀他吗?一个小小哨长,他来一个我杀一个!”

    “哼哼,有没有胆子要试过才知道,要是我猜的没错的话,他可能已经杀过来了,你看着办吧!”

    “轰……”远处传来一声隆隆的炮响,像炸雷一般让人心惊!

    嘎斯图木吃惊的望着帐外。

    


    


    ps:书友们,我是北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