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四章 新官上任
    司徒策走了,坐着他的驴车出发了,军令如山,不得不去。

    但是他采用了拖字诀,磨蹭!反正没规定时限,他这一路就慢慢晃悠着,他甚至想,最好是那西北的蛮夷直接打过来,这样帝国就算不打也得打,那也就没有去说和的必要了。

    然而,直到他晃悠到了腾格里哨站,他期待的事情也没有发生,怎么办?病吧,真病了,急病的,搁谁不急?

    这一病就一直病到了新哨长的到位。

    这天,全哨的人都在哨站外列队,他们新的长官来了。

    谁?没错,霍振东!

    霍振东带着五车粮草、十匹战马来了,带了多少人呢?五个,算上他自己。

    霍振东、武杰、楚歌、小六子、坦普尔,就他们五个人,每人赶着一辆马车,队伍的后面拴着十匹战马,没有一个护卫,一路从益州赶到了腾格里哨站。

    有句古话怎么讲来着?人怕出名猪怕壮!这人要是有名气了,难免招人嫉妒,猪要是长得壮实了,那也离死不远了。

    你霍振东不是牛吗?一个人就能杀退千人骑兵,兵部都给你发了面战神旗,那你还要个毛线护卫!

    于是,霍振东就这么出发了。连强气不过,要去找城守大人告状,霍振东拦住了,何必,不与小人斗,犯不上,境界的问题。

    连强也应该回去了,他完成了他的任务,他成功的把霍振东护送到了益州城,这就足够了,于是霍振东也拒绝了连强的保护,让他带着他仅剩的二傻回去了,当然,还捎回了一封信,那信是给他爹的,十分重要。连强捂着那十分重要的信重重的向自家少爷敬了个礼,转身而去,他现在已经彻底地服气了,小少爷,不是人!

    霍振东看着眼前在哨站前列队的队伍,军容还算可以,竟然都是老兵,他比较满意。

    列队的老兵也在看着新来的长官,只是他们的心里,失望至极,一个毛还没长齐的毛头小子!不知道又是谁家的少爷来这里镀金的。他们的眼神中已经出现了不屑。

    霍振东不懂带兵,但是有人懂,武杰啊!他当场宣布,任命武杰为副哨长,主抓军纪和战斗。那他霍振东管什么呢?他主要负责一下后勤还有联络什么的……

    众人恍然,真的是来镀金的,套路啊,看样子真正有水平的是我们的副哨,众人再仔细一看武杰长官,果然,一股子雷厉风行的气质,一看就是一个沙场老手,也行,跟着这样的长官,上战场还是放心的。

    哨里原本的三个队长现在还剩下一个,名叫柴有才,看上去忠厚老实,人也长的高高壮壮的,有一把子力气。他着人将物资放入库房,分类妥善保管,又把战马牵入马圈,加上剩下的战马,哨里现在共有战马二十六匹。柴有才带着霍振东简单介绍了哨站。

    哨站不小,紧急情况下可以驻扎五百余人,城墙高大坚固,若是紧闭城门,一时半刻难以攻下,高高的墙头共有两辆弩车,射出的铁箭可打击六百步内的目标。

    哨站依山而建,后面是一座约三百米的小山,名叫铁哨山,好家伙,还真形象,看来前几任长官对这腾格里哨站还是很有信心的啊。

    接下来的几天,几人都在忙着熟悉环境,霍振东找来柴有才,不断的询问周围的形势和人文习惯、风俗礼仪等等,楚歌每天都会带着不同的人骑马四处侦查,武杰干他的拿手好戏,训练队伍,几天下来,把一伙子老兵给训的没脾气,每天训练一结束,恨不得立刻拽着狗尾巴上床。小六子把所有的后勤补给都重新登记造册,每天关注着消耗,并且计算着粮草的使用限度。

    霍振东发现了一个闲人,司徒策。

    司徒策对霍振东并无了解,并不知道他力敌千骑的丰功伟绩,他同其他的老兵一样,以为霍振东是来镀金的。

    霍振东从其他人那里知道了司徒策在这里的原因,设身处地的想想,司徒策这趟可以说是十死无生,他想见见这个司徒策,看看他的学问和能力,也许是个可用之才也说不定。

    两人见了面,司徒策没太瞧得起霍振东,认为他无非是仗着家族势力而已,并没有什么真本事,所以谈吐间他偶尔也显显自己的水平。但他并没有太过傲慢无礼,毕竟自己长几岁,犯不上和小儿一般计较。

    霍振东请教了他一些行军打仗的问题,还别说,这司徒策还真有些水平,他动了爱才之心。

    “司徒先生,我听说您此行是要去那嘎斯图木部落为我们牺牲的兄弟讨说法!这让我感动至深啊,不知道我可以为兄做点儿什么?”

    ……

    司徒策愣愣地看着霍振东,妈蛋,你什么意思?这是想撵老子走?

    “嗯,实不相瞒,若是让我见到那嘎斯图木,我有把握为方勇还有本哨其他死去的兄弟讨回个说法,但就怕有一些别有用心之徒阻拦本使,甚至半路截杀,本使手无缚鸡之力,贸然前往,与羊入虎口无异,到时不仅讨不回公道,还会白白葬送了本使的性命,这便不是合适的买卖了。”

    “不错,司徒先生所说甚是,但我哨兄弟之死不能不了了之,本哨刚刚上任,兄弟们都在看着,首要大事就是要为方勇哨长报仇,严惩造恶者!不如这样,我随你走一趟,咱们一起找那嘎斯图木要个说法,他要是有意包庇或者胆敢知情不报,咱们就杀他个片甲不留!如何?”

    司徒策的嘴巴张的能塞下一个鸡蛋,如何你个鬼啊!他真想去摸摸这家伙的脑袋热不热,就你这几个人还杀人家一个片甲不留?人家杀你个裤衩都不剩还差不多,你们要是那么猛,那方勇还会死吗?还用得着老子被发配过来吗?这逑货就是个疯子!

    司徒策站了起来,哼了一声,摔袖走了。

    霍振东笑眯眯地目送司徒策离开。

    嗯,没关系,还不知道小爷的实力,不怪你。

    


    


    ps:书友们,我是北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