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三章 司徒策
    任傲南后悔了,后悔带自己的女儿去参加昨天的饭局,那小子装逼完事拍拍屁股走了,留下自己女儿现在魂不守舍的,捧着那把云筝琴眺望着远处的沙漠,一天到晚茶饭不思,唉,冤孽啊!

    这特么能怨谁?霍家小哥在原来的社会也许不擅长撩妹,但是穿越到这个世界,他的各种技能那是自带撩妹光环的,谁能挡得住!?

    当然,大人物任傲南也是有意而为的,作为一个见过世面的大人物,首先就得记性好,这益州城突然出现了这么一个红人,那是必须要调查一下的,无论是好奇还是别的打算,知根知底都是能抢占先机的,这龙云帝国姓霍的大人物只有一个,霍云天,那这霍振东的真实身份便也呼之欲出了。

    而且,以他的身份,什么人谁没见过?就是龙飞扬见到他也得客客气气的,所以,他那个总兵妹夫,他也是见过的,他有个儿子正是叫霍振东,虽然这小子近十年来无人知道去了哪里,但他敢肯定他还活着,这就足够了,前日见面,一番对比,确是和霍云天有几分相像,加之他的神威无敌,让他确信这个霍振东就是那个霍总兵的独子,是名副其实的皇亲国戚。

    所以,若是他的女儿能和这个小子结成连理的话,也算是一段佳话,他也是很乐意看到的,毕竟,这小子看上去将来不会比他爹差了。

    此时的霍家小哥在干啥?正在城守大人的府上喝茶呢。

    王成吉望着霍振东,心里不得不佩服,有那么一句话,虎父无犬子,这霍家父子就是典型啊,看这霍家小子,年纪轻轻就已初露峥嵘,将来的成就可能比他爹还大。

    兵部的嘉奖和授权他是知道的,他也知道这样的命令,那个兵部尚书是没有胆子做出来的,这肯定是当今皇帝龙飞扬的意思,他这是想暗中培养霍家势力。

    看来现在帝都的形势并不像表面那样和谐啊。

    龙云帝国看上去强大,但是现在内忧外患,外有天坤帝国和西北蛮夷旦夕窥视,内有各大皇族势力纷争不断。是不是龙飞扬看中了霍家小子的实力,想要在这西北再起一支奇兵呢?可能性很大,那眼前的小子就不简简单单是一个哨长了,可能不久以后没准还要凌驾在自己之上呢,哎,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啊。

    王成吉端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振东,听说你明天就要启程赴任了,你可准备好了?”王成吉问道。

    “是的,城守大人,我打算明天就出发,但是在此之前还得您批下粮草,不知我可以带多少粮草?”霍振东现在最关心他能带多少东西。

    “嗯,振东,前几天刚刚完成今年的秋收,粮仓里的粮食还算充足,你可尽量多带,但也不要带太多,够吃就行,你要去的腾格里哨站,原本有一百多士兵,但是现在大概只有五十人左右,加上你自己的人,你带上五车粮草吧,多了你们也带不了,过冬前,我安排人再给你们送一次,另外,这次再送你十匹好马,怎么样?”

    霍振东有点不乐意,上一次自己可是带回了两百多匹战马,不过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这还是在城守的山头,以后要用这尊大神的地方多了去了,此时多说不益。

    王成吉瞅了瞅欲言又止的霍振东,“我知道,你上次立了大功,带回了那么多马匹,但是这些马匹我是不会现在给你的,就算给了你,你也养活不了那么多,少不得这些马又要变成野马,等你有足够的能力,我自然会再调拨马匹给你。”

    这算是对他的安慰了,没说以后不管了,不过霍振东有自己的想法,恐怕以后给他这些马他还不稀罕呢!现在他只能点头称喏。

    “嗯,振东,那腾格里哨站距益州城有一百多里,孤悬塞外,你可要小心,一会儿去军需处领几笼鸽子,每周放回一只来,报报平安,好了,时间不早了,回去休息吧,明日出发我就不送了,让守备张英杰送你到十里亭。”说完,王成吉端起了茶杯。

    霍振东离开了城守府,在街头向着军营走去。

    腾格里哨站的事儿,他也是前几天才听说。早在他来之前,那个哨站就出事儿了,先是外出巡逻的十人小队莫名失踪,时任哨长的方勇一面放出鸽信向益州城报告,一边组织人手分头寻找,结果在沙漠边缘的边境线上发现了十名士兵的无头尸体。

    那一处边境线,形势复杂,常有马匪出没,又是几处部落的交界,很难查出是谁下的手。

    但是现场周围有骑兵的马蹄印迹直指附近最大的部落嘎斯图木部,方勇虽然知道未必是嘎斯图木干的,但此时却不能不问,遂率领部队直向其而去。

    其实,方勇最大的错误就是冒进,你一个边防哨顶天一百人的兵力,却贸然去一个有主权的西北部落兴师问罪,怎么看怎么是作死,所以,他死了,连嘎斯图木本人都没有见到,直接被不知道从哪里冲出来的骑兵堵住去路,二话不说,上来就杀,方勇战死当场,余者皆逃,最后逃回哨站的也不过二十多人,至此,哨站连哨长在内共折损五十二人,剩下四十七人龟缩哨站内,再不敢出。

    益州方面得到消息,也没有派出大军,益州城只有不到四千人的兵力,就算全军出动也未必能为那方勇报得了仇,干脆派了一名使者。

    使者,有些时候解决摩擦的效率会比军队更高,而且成本很低。

    使者也不是谁都能当的,必须是智慧与勇气并重的人物才行。

    司徒策,听名字就是个老谋深算的家伙,其实呢,还真是。他总是感叹自己生不逢时,自认有经天纬地之才,奈何无明主可辅,为人极傲,不合群,就因为这脾性,从帝都混到了边疆,在城守王成吉手下当了一名参事。

    即便是在城守府中也是极不受人待见,这次王成吉要派谋士去说和边境摩擦,就有手下人出主意,让这司徒策去一趟。

    可见这司徒策在府中的人缘已经差到了何种境地,这分明是想让他去送死啊。

    这司徒策接到军令,登时傻了眼,平生第一次落下了眼泪,这是一个死局啊,他是有雄辩之才,可那也得有机会见到正主才行啊,那方勇是怎么死的?人家可能给你见到嘎斯图木的机会吗?这条路,就是死亡之路。

    


    


    ps:书友们,我是北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