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二章 琴心剑胆
    几日后,兵部针对霍振东的嘉奖到了,内容一时震惊了所有人。

    赏黄金千两,赏地百倾,赏战神旗,允其自主招兵,无上限,部队直受兵部节制。

    前两项都可以理解,战神旗也没人敢非议,允其招兵,还无上限?直接受兵部调动?

    这特么要逆天啊,所有人都惊了,这是什么意思?这是要重点培养啊!这就是一个哨官级别的将军啊!

    只要这小子有能耐,他想招多少兵就招多少兵,只要他能养得起,而且人家还直接变成了中央军!

    霍振东也乐了,这真是瞌睡来了有枕头,不知道是皇帝老儿给他的待遇还是他爹的手脚,不管了,反正,这,就是我要的!

    益州城这一下不得了,一个毛头小子立刻成为了新闻人物,不少商贾大家甚至来军营里特地拜访,就是为了和未来的将军打好关系,顺便也看看这小子长什么样。

    霍振东并没有拒人千里之外,他来者不拒,也不摆架子,不管什么人,他都能聊的天南海北,兴高采烈,这益州城里的人物马上对他是观感大佳,纷纷赞誉,英雄出少年。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一个人是打不了天下的,霍振东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就算不喜也不能在这个陌生的环境中给自己制造障碍不是!

    所以他对这些城中的大佬都是和颜悦色的,谈得来的甚至会接受他们的邀请,参加一些小的酒局,就他现在的身份,他是不害怕的,因为没人真正会求他办什么事情,这些大佬在益州城的能耐要比他大的多,所以他的酒局一般比较简单,只谈风月,不谈国事。

    但是,谈风月就不会有危险了吗?幼稚,必须有啊,什么危险?女人!

    任菲霏,大粮商任傲南的掌上明珠,倾国倾城,为无数青年才俊所仰慕,他家的门槛更是几被上门提亲的媒人踏破,近些年尤甚,因为她已经18岁了,到了要出嫁的年龄了。

    任傲南此人可不简单,他是粮商不假,却不是普通的粮商,用现在的话讲,他是国际粮商,周边的大小国家没有他触及不到的,一定程度上,他甚至掌握着一些小国的粮食命脉,你说简不简单!

    这么一个牛人,今天就出现在这么个边塞城市里,又是这个牛人今晚要宴请一个名不见经传的龙云帝国的新任哨长,还是这个牛人,今晚要把自己的女儿介绍给这个年轻的哨长,知道的人已经掉落了一地下巴。

    酒宴的地点,还在那望川楼。

    任菲霏这次是央着父亲带她出来散心的,在家里她现在已经不胜其烦了,每天都要出来见见这个,瞧瞧那个,看看东家的小子,瞅瞅西家的小子,这样的相亲,她已经恶心了。

    今天的酒宴她本不想来的,但是她的父亲给她讲述了一个天神般的青年才俊,以一人之力,独抗千骑,而且杀得对方人仰马翻,四散溃逃,兵部特下嘉奖战神旗,这样一个盖世英雄,她不想见?

    还是可以见的,又没说是相亲,只是一起吃个饭,而且哪个少女的心中是不喜欢英雄的呢!?

    原以为能杀退千人的英雄是一名膀大腰圆、一脸虬髯的大汉,至少也要有粗犷的线条,带着百人斩的煞气。

    然而,却是一个俊秀的青面小生,不仅没有粗豪之气反而谈吐优雅,甚至是很有才气,尤其是那句“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极是唯美,竟将这单调的荒北沙漠比喻的诗情画意,叫人刮目相看。

    美少女的心中立刻起了波澜,席间,任菲霏更是少有的为霍振东轻扶了一曲,这让任傲南都不免吃惊,更是不住的捻须微笑,要知道,自家丫头可是从来没有对任何一个所谓的青年才俊稍加辞色的,更别提展示才艺了,看样子,自家丫头不仅是对这个小子有好感而已,甚至是动了春心。

    在任菲霏着门外小斯抬琴进来的时候,霍振东的眼睛就亮了,这琴他熟啊,他特意仔细的瞅了瞅,二十一根弦,确实是古筝!这东西他从小学过,老娘逼着学的,十级以后,一直没丢下,甚至在大学期间还在每年的迎新晚会上演出,是最终的保留节目,哇咔咔,不错不错,没想到这个世界还有这样的乐器,牛逼了我的琴!

    任菲霏调好琴弦,优雅的弹奏起来,琴声叮咚,清脆悠扬,让人仿佛置身春日的小溪边,虫鸣鸟叫,燕飞莹莹,泉水潺潺,心情格外明快,一曲弹罢,众皆意犹未尽,这任菲霏的琴弹得极好。

    “好!”霍振东大叫一声,站了起来,使劲的鼓掌,“不知姑娘这曲子可有名字?”

    “谢公子夸奖,曲名《春日雨后》放入书架。”

    “不知你这乐器叫什么名字?”

    “公子说笑了,怎么会连‘云筝琴’都不认得!”

    “呵呵,原来叫这个名字,在我的老家这种琴叫‘古筝’,今日借着酒兴,不如让小生借姑娘的宝琴献丑一曲如何?”

    霍振东手痒难耐,此时不装逼,天打五雷劈!

    谁也没想到,这一介武夫居然要弹琴!莫不是看中了人家姑娘,想不出什么办法来讨取欢心了吧?几个陪客都等着看笑话呢。

    任菲霏也掩嘴轻笑,这琴多是女儿家弹的,还真没见过有男人来弹呢,不过她还是起身走到了一边。

    霍振东来到了琴边,看了看自己的双手,这双手还是那么的稳定,他拿起琴边的假指甲套在了手上,微闭双眼,仔细回忆了一下演奏中的细节,慢慢睁开眼睛。

    一首《卧龙吟》放入书架,悠扬弹起,这首《卧龙吟》放入书架是他弹得最熟练也是最喜欢的一首曲子,今天弹来格外带感,丹田一股热流游走四肢百骸,那似有似无的劲力,吞吐间竟似能控制音律的流转,拨动琴弦,声音给人一种真正环绕的感觉,尤其是霍振东的指法和技法运用纯熟,上下滑音、琶音、托、勾、抹、撮表现完美,控弦精准,曲子荡气回肠,完全是大师的水准!

    众人听得如痴如醉,整个酒楼一时间都没了声音,这暗含英雄、悲壮和历史磅礴的音律穿透了墙壁,穿透了空间,直达每个人的耳中和心头,一时竟让无数人心潮澎湃,潸然泪下……

    这一首曲子不知是什么时候停下来的,整个酒楼炸了,所有人都在找这个云筝琴大师。

    任菲霏早已泪流满面,她认定,非他不嫁!

    


    


    ps:书友们,我是北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