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 兄弟齐心
    连强终究还是完成了他的任务,两天不到,带来救兵,全部是骑兵,两千多骑兵,是益州城全部的骑兵。

    听闻公主和霍总兵的儿子遭遇伏击,城守王成吉拍案大怒,立刻责成益州守备张英杰,率益州全部骑兵立即出城解救,同时关闭益州城门,全城宵禁,取消士兵休假,加强城防,一级战备,随时准备战斗!

    连强猛灌了一壶水,更换了马匹,带着援兵星夜赶路,终于在第二天的黄昏时分赶到了那个峡谷。只是现场的场面骇人,山上山下躺满了尸体,这非得是几千人的战斗才能出现这样的伤亡,可见当时的战况是多么的激烈,敌人已经退走,山谷里异常的安静,公主和霍家公子还在吗?这是每个人心头的问号。

    连强只觉心口堵的慌,说好的坚持两天呢?这让他怎么跟大帅交代!他还有什么颜面再活着!

    他一声大叫,一把拔出佩刀就要向自己的脖子上抹去。

    “嗨~~~,我们在这里~~~,你们怎么才来~~~”

    那飘忽的喊声,竟是从山顶传来,天,他们竟然还活着!

    “当啷!”连强的腰刀掉到了地上,浑身似已虚脱,扑通,他摔落马下,太特么刺激了!

    两千骑兵木愣愣地看着从山上走下的一队人,就这么几个老弱病残打跑了一千多骑兵?还杀的尸横遍野?

    不,其实是一个人干的……

    震惊过后,守备张英杰首先反应过来,翻身下马,跪拜在地,“益州守备张英杰救驾来迟,请公主责罚!”

    “快起来吧,张叔叔,不用见外,要不是你们,我们绝对会困死在这里。”

    龙思云一边说着一边用眼角的余光瞥了某人一眼。

    某人毫无所觉!

    张英杰赶紧起身让开来路,对着手下吩咐下去,自有那手下打扫战场。

    连强终于醒来,望着这不可思议的一幕,他终于相信了,他们家公子真不是吹的,虽说没正形,但是关键时候还是很行的。

    在两千骑兵的护卫下,公主殿下终于安全的到达了益州城,益州城如临大敌,全城进入紧急状态。

    十数只信鸽被放飞出去,尽数朝着帝都的方向。

    一连半月,本以为的大兵压境并没有到来,本以为帝都方向的援军也没有来,鸽信倒是来了几封。

    赤颜阿拉坦已亲至帝都,向龙飞扬负荆请罪,并将最小的儿子留在帝都以为人质,发誓不在有生之年再踏入龙云的土地,并且年年进贡。

    龙飞扬原谅了他,送往益州城的鸽信中说,可允公主在益州城散心,其母病情已好转,不必急着回来,蛮夷之地可不必再去,云云。

    不知为什么,龙思云突然有了一些失落,一种普天之下无我家园的感觉,泪水止不住流淌,能够安慰他的,只有吴伯,良久,吴伯悠悠说了一句,“霍家公子将来必非池中之物啊!”

    这还用他说!?不过他什么意思……

    龙思云一时呆住。

    此时,再说那没正形的霍家公子,抛开他的身份不说,这次的军功,不小!一人独抗一千余人的马匪,护住了公主,这在整个龙云的战争史上都是绝无仅有的,完全可以载入史册,这场因势而为的防守战也成为了教科书级的经典,为各路军队广为学习和流传。

    经过益州城守、守备及下级军官的一致推荐和认可,委任霍振东为腾格里边哨哨长,并将其军功上报军部,等待嘉奖。

    我勒个去,连升三级!

    霍振东高兴坏了,不仅是因为升官的事儿,还因为他的好兄弟们都来了,队长武杰、侦察兵楚歌,还有小六子,几个人高兴的拥抱在一起。

    几个人在益州城的望川酒楼订了一桌酒席。

    包间里,有点像日式的榻榻米,几个人坐在酒桌前,啥也别说,举碗先干一个,爽快!

    “振东,你小子行啊!没想到刚到益州城就立下这么一件奇功,一个人面对千倍敌军,还杀了敌人一个尸横遍野,你这份功劳可是前无古人啊!给我们讲讲。”队长武杰先开口了。

    霍振东嘿嘿笑着,“武哥,这哪能是我一个人的功劳,这里面有好多人帮忙,正好,一会儿我给你们介绍两个人认识认识。”

    刚说完,外面传来咚咚咚的脚步声,很快房门打开,连强和坦普尔出现在门口。

    几番寒暄,众人坐下。

    “来来来,我给大家介绍介绍,这位,连强连大哥,一路上对小弟照顾有加,来,咱们干一个!”霍振东今天特别高兴。

    几个人的陌生在几番觥筹交错中慢慢消失,很快便打成一片。

    “武哥、楚哥,两位大哥,今天我要在这里先跟两位大哥道个歉。”霍振东端起酒杯说道:“可能你们心中对我的身份早有怀疑,甚至还有很多疑问,没关系,今天我都跟你们坦白,我确实是你们口中霍大帅的儿子,而且把你们调来这里也是我央求我那总兵老爹干的。”

    场面一时寂静,但是武杰和楚歌并没有生气的意思,一直笑眯眯的看着霍振东。

    霍振东一口先干了碗中的酒。

    “我虽然是你们霍大帅的儿子,但我有我的想法,我有我的打算,在此之前我没有利用我那总兵老子的任何权利为自己服务,我想像你们一样,靠自己的力量在军中打拼。然而有的时候就是这样,世事难尽如人意,我瞒着家人偷偷参军,自以为谁也不知,却还是有那有心人知道了我的来历,甚至不择手段制造牧马坡惨案,就为致我于死地,打击你们的霍大帅,辛亏我命大,也辛亏我遇到了你们。

    人不可以选择自己的出身,但是我可以选择未来的道路。我来到这西北边陲,就是想在这里建立一番功勋,我把你们召唤到我的身边一是不想你们受我牵连在那边死于非命,二是我需要你们,需要我的兄弟们的支持。一个好汉三个帮一个篱笆三个桩,我们兄弟齐心,在这西北边疆打出一片自己的天地,我就问你们干不干!?”

    霍振东说到最后,声音陡然提高,希冀的眼神望着他的兄弟们。

    “说的好!振东,其实在我们来之前六子已经告诉了我们你的事情,你别怨六子,他也是为你好,虽然知道了你的身份,但我们还是来了,不为别的,就为你这侠肝义胆的脾性,就因为我们信任你,就因为我们是兄弟,这就够了!”武杰有些激动的站了起来。

    众人全部跟着站了起来,端起酒碗。

    “干了!”

    今天,在望川楼,霍振东建立了他的班底。

    


    


    ps:书友们,我是北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