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箭法克敌
    敌人这次的冲锋有备而来,埋伏在峭壁后面的两人被射的抬不起头来,勉强发出的弩箭也被带着盾牌的刀斧手挡下,几十号人纷纷爬过路障,嚎叫着向里冲去。

    公主龙思云就在谷底的最里面,身前有一个小土堆挡着,此时紧张的无以复加,吴庸挡在他的前面,虽然有些颤抖,但是并不怯懦。

    眼见敌人就要冲进谷里,坦普尔终于引爆了地雷。

    “轰……”

    一声巨响,冒起冲天烟尘,通道两边的土壁整块整块的坍塌,连同那冲进来的敌人一起,彻底埋死了通道口。

    这如惊雷一般的巨响,惊得谷口的战马四散奔逃,惊得远处的阿里古兹目瞪口呆,发生了什么?!

    更有不少士兵吓得跳下马来,匍匐在地上,嘴里念念有词,像是在祈祷真神的原谅。

    霍振东也惊了一下,好一番安抚,才控制住脚下的战马,爆炸传来的震动,即便是骑在马上也能真真的感觉到,没想到威力这么大,他忙向谷里望去。

    坦普尔不是职业军人,他的射击技术很有限,十米之内让他用手弩射中脑袋大小的酒坛,很为难,在敌人快要翻过马车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这次是无论如也挡不住了,赶紧引爆地雷吧,十米的距离,他躲在崖壁后面,瞄了半天,一箭射去……没中!扳弦上箭,再射……还没中!再来……没中!

    你妹的啊,怎么这么难!

    敌人已经冲上来了,峭壁后自家的两人已经跳了下来,向最后的阵地跑去,自己的地雷要是炸不了,他们全都得死!

    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他一把扔掉手弩,嚎叫着跑过去,捧起地雷罐,用尽全力向着冲上来的敌人扔了过去,转身连滚带爬的躲到了山崖后。

    跑在前头的敌人小队长,眼瞅着就要冲出通道,进入峡谷了,这让他兴奋不已,突然前面窜出一人,迎面丢过一件暗器,他内心嘲笑,这么慢的速度,是不会有什么卵用的,小儿等死,且看我的刀法,看刀!轰……

    地动山摇,剧烈的爆炸直接将坦普尔掀飞,后面的龙思云啊的一声惊叫,往回撤退的两名弟兄也被震倒在地,回头看去,正看见浑身冒着硝烟的坦普尔从天而降,嘭的一声摔地上不动了。

    两人赶紧跑了过去,一时不敢下手,俩兄弟开始讨论。

    “咋弄?”

    “没弄过。”

    “死没?”

    “看样子都熟了,应该死了吧。”

    “嗯,好香……”

    “你背,我扶着。”

    “你背,我扶着。”

    “猜拳!”

    俩个猪头开始比划起来。

    坦普尔摇晃着站了起来,就看到两个人在那里比划,待他清醒过来,突然狂嚎一声,“我成功了!”

    坦普尔的地雷成功了,从某种意义上说,他刚才不仅发明了地雷还发明了手雷,嗯……用手扔出去的地雷,简称手雷!

    谷内现在算是安全了,几个人窝在谷底的小土堆后面,剩下的,就和他们没多大关系了,山上的那位老大要是顶不住,他们就一起玩儿完!两个猪头还在猜拳,这回猜能不能死,谁输了谁就……算了,没用。

    猜那货熟没熟?

    你咬。

    你咬。

    猜拳!

    ……

    霍振东在山顶上,看着下面三个人在闹腾,心里多少放心了一点,看样子爆炸威力挺大,把三个人都震傻了,安全距离至少得超过五十米。

    阿里古兹举起大刀一挥,接着率先向前冲去,这一回骑兵队伍远远地绕到山谷的背后,他们要从那个斜坡冲上去,那里才是关键点,只要干掉山顶的那个人,下面的谷里的公主便是囊中之物。

    冲到山坡下,阿里古兹停住了,战刀一挥,一队百人骑兵向上冲去,他才不是傻瓜呢,他已经看到了这山道的狭窄,战马奔驰在上面,稍有差池就会掉下山崖,况且对面的家伙箭法超群,在这山路上更是极难躲避,他要是跑在前面保证让这家伙射下去!

    他就不信了,这么多人,就是站着让你射也耗光了你的箭,到时候看我不剁碎了你!

    霍振东这个时候真的不得不冒险了,他跳下了马,手持宝剑,站在了靠近坡顶的小道上,马战并不是自己的长项。

    这里的道路并不是最窄的,说实话,他也害怕,他也需要空间,万一打的忘我一下子跳出去就完蛋了。所以,稍微宽阔一点,利于他闪转腾挪,至不济的时候还可以向后撤,退到那狭窄之处就可以保证一对一的状态,进可攻退可守,他等待着。

    然后等来了一阵箭雨……你妹,不讲理是不是?!

    霍振东火了,快速跳了回去,拿起“夜阑”就在那满地落下的箭杆中随意地抽取一支,对着冲在山路上的骑兵就开射,“嘣、嘣、嘣、嘣……”声音极有韵律,几乎是匀速,地上的箭一支接一支被他拿起射出,简直就像是为他准备的一样,这一下,冲击中的骑兵队伍叫苦不迭,这哥们箭无虚发,一箭一个,一个个骑兵眼见着从高崖摔了下去,前面的马匹没了主人,不再前进,后面的人想要撤退,下面的队伍正向上冲,一时堵在路上,任霍振东当靶子射。

    下面的阿里古兹气的哇哇大叫,谁他妈的射的箭!这哪是射箭,明明是给人家送箭!

    弓箭手也有苦衷,距离那么远,又是仰射,就算射到人,跟挠痒痒没区别。

    这一小队一百多人只撤下来二十几个,其余不是被射落山崖就是射死在山路上,场面恐怖。

    “下马,持盾牌,弓箭手在后,给我上!”阿里古兹大吼道。

    众人纷纷下马,前面的人人带盾,嚎叫着向上冲,后面聚集了一百多弓箭手跟着盾牌手向上推进,边走边射击。

    说实话,霍振东也射累了,六石的弓啊,不停地射,再牛逼也不是机器啊,他歇了半天,心想着,这些人怎么也得消停一会儿吧!哪成想立即又乌压压上来了,不过这回他乐了,等你们半天了!

    


    


    ps:书友们,我是北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