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 雷
    霍振东将坦普尔叫了上来,两人拿出了他们的秘密武器……地雷!

    这是霍振东以黑火药和坦普尔的发明为基础研制的简单版地雷,本来这地雷还只是试验品,他们打算到了哨站再做进一步的研究,但是今天形势逼人,不得不将半成品拿出来应急。

    两人将一个大酒坛子放入山坡下,上面堆上乱石,却露出头大的一个空档,能让霍振东的箭有机会直接射中酒坛,在酒坛的外面,坦普尔小心的包上夹着雷酸汞晶粉的棉布,这就是地雷的引信。

    霍振东只要射中酒坛,包在棉布中的雷酸汞晶粉就会先发生炸燃,接着引燃破碎酒坛中的黑火药,发生剧烈爆炸,石堆中的石块就会像弹片一样四散飞射,杀伤敌人,只是不知道效果怎么样,现在也是没办法的办法,死马当活马医,希望那连强能够逃脱追捕,快些搬来救兵才好。

    霍振东又让坦普尔在那马车后面狭窄的通道里也埋上了一个这样的雷,一旦敌人强行通过马车,坦普尔便引爆地雷,炸塌通道,彻底堵死这条路。他又将绳索带到坡顶,万一最终下面的通道被封,他可以用绳子把下面的人都拽上来。

    隆隆的骑兵队伍很快就到了近前。

    为首一名大汉,手提一把大号的半圆弯刀,像一个被砍掉一半的问号,身下一匹高头大马,此刻排众而出,看了看谷口堆砌的乱石和马车,又抬头看了看山坡顶上的霍振东。

    “山上的人听着,交出钱财和女人,剩下的人免死,否则一个不留!”

    山下的这只队伍,虽然衣衫并不统一,五花八门,像是马匪,但显然并不真的是马匪,这些人纪律性极强,一千多人马却并无噪音,首领刚刚说完话,一只百人骑兵队便脱离大队,绕着这个独立的山丘跑了一大圈,确定没有其他出入口,又转了回来。

    霍振东瞅着这些人,观察了半天,微微有了一点放心,只是单纯的轻骑兵,并没有重型武器,甚至看不到补给车辆,看样子这些家伙没打算打持久战。

    他取下“夜阑”,估量了一下距离,三百步左右,先给他一个难忘的见面礼,张弓搭箭,“嘣”的一声,劲箭如电,直射那大汉的面门,“夜阑”的劲力他还是很满意的。

    “当!”

    一声大响,整个战场都清晰可闻,霍振东那疾如流星的一箭,以为必中的一箭,被马上大汉一刀磕飞,然而大汉也显然并不轻松,连人带马后退一步。

    一时寂静,一时震惊!

    满场的士兵鸦雀无声,山上这人的箭法实在太厉害,这一箭若不是射向首领,他们这里恐怕没一人能够挡下,一众骑兵的心里已经产生了一丝恐惧。

    霍振东是震惊的,这下面是一员不好对付的猛将,他的箭,自忖少有人能挡住,扪心自问,假如对方也有这样的弓箭,自己恐怕也不会轻松的挡下,心中对这人产生了一丝重视。

    马上的大汉名叫阿里古兹,是沙漠深处克里雅部落的首领,克里雅人的生活非常艰苦,他们依靠着沙漠中仅有的一条克里雅河生存,整个部族不超过五万人。作为新一代的头领,他时时刻刻都想让自己的子民们生活的更好,然而,这一片沙漠周围,纷争不断,大大小小的部族势力你争我夺,而且大家的武力都不弱,若想发展,必须争斗,这让处于人口弱势的克里雅部落举步维艰,正在他为部族的生存而一筹莫展之时,一个使者找到了他。

    来人正是西北大部落赤颜部落的使者,他代表他们的大汉赤颜阿拉坦诚挚邀请他参加他们的聚会,共商发展大计。

    那天龙思云撞破的军事会议中,他也在场,阿拉坦的提议和主张打动了他,如果真的能趁着龙云帝国无暇西顾的空档,狠狠咬下一块肉来,他的部族就可以迁出一部分人口到水草丰美的草原地区,这是百年难得一次发展机遇!正像阿拉坦说的,我们何必内斗,只要联合起来就有资格向龙云帝国要地、要粮,甚至要女人!他很认同。

    所以在接到阿拉坦的协助请求时,他毫不犹豫,亲自率领部族的精英部署在西北边境地带,没想到,真的让他中了头彩,逃跑公主竟让他拦住了。

    这是一个机会,只要他拿下公主,不管阿拉坦能不能成事,他克里雅部落在沙漠中以后都会有一个强力的靠山。

    只是此刻,他的内心是震惊的,山上的人武力很强,一支箭又快又劲,若不是他有着几十年的功力,差点就被他射翻,那箭的力道竟如此之大,到现在提刀的手都在微微发麻,他的部下都已经有了怯意,这不是一个好兆头。

    看样子今天想兵不血刃的抢回公主是不可能的了,但不管怎么说,对方只有一个人,他一千多人还对付不了他!?不能给他机会,狮子搏兔尚需全力!

    他一挥手,一只百人的队伍向谷口冲去,他决定速战速决。

    这里的地形虽然外部宽阔,但是谷口很是狭窄,若是一次冲上太多人马,反而拥挤在一起无法移动,百人的队伍,只多不少。

    霍振东毫不客气,张弓就射,箭无虚发,敌人的惨叫一声接一声,冲刺的路上,倒下了一串尸体,最开始骑兵们还在不断的大喊,只是这恐怖的箭一点点蚕食着他们的勇气,就像一个狙击手,每一箭,必带走一条生命,谁也不知道下一个是谁,谁也挡不住这样的一箭,于是众人再也不是直立于马背高声呐喊,一个个矮于马侧,恨不得将自己藏进马肚子里。

    终于跑到谷口,山上的箭已经够不到他们了,一百多人的队伍,沿路留下了三十多具尸体,带队的百夫长惊怒不已,一个人就有这样的杀伤力!

    一个小队向着谷里冲去,然而冲到里面却被堆满石头的马车挡住,不得前进,小队长带头下马,众人开始攀爬,可刚刚爬上马车,对面便射来两支弩箭,触不及防,立刻有两人中箭摔了下去,接着两边的峭壁上不断落下弩箭,下面的人避无可避,统统被射成了刺猬,片刻,便只剩下马儿,跑出了峡谷,一个小队尽灭在通道里。

    马上的百夫长气的暴跳如雷,他跳下马,亲自拿起一把大弓,“所有人都下马,爬过去,弓箭手反击,刀斧手带盾牌,给我冲过去!”

    一群人,发一声大喊,向里冲去。

    


    


    ps:书友们,我是北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