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我是你哥
    霍振东摆着自认为酷酷的造型,看着少女,正确的剧情是不是应该这样:少女感激涕零,说些“多谢英雄搭救,小女子无以为报,唯有……”之类的。

    罢特(but),少女目光冷峻地来了句,“你是谁?”

    ……

    “嗯……我是你哥!”

    少女终于乐了,摇着头站了起来,“唉,没想到居然被一个傻子救了!”

    卧槽?怎么说话呢!霍振东不乐意了,“喂,小妞,别没规没矩的哈,小爷救了你,你骂谁呢?信不信我抽你!”

    少女哼了一声也不理他,径直走到吴伯身前,扶起了他。

    吴伯箭伤不清,脸色惨白,勉强坐了起来,“这位小英雄,多谢搭救。”大概是了解自家主子的脾气,怕她激怒霍振东,老汉赶紧道谢。

    “哼哼,老头,你可别忙着道谢,咱们一码是一码,你下毒的事情我还没跟你算呢。”霍振东可不是烂好人,他得掰扯掰扯这事儿,不能算了。

    吴伯一愣,接着苦笑了一声,“英雄说的是,老汉我有眼无珠,冒犯了诸位英雄,不知小英雄怎么称呼,今日事急,待得小人将我家小姐送回府后,定当亲自登门请罪,如何?”

    霍振东只是哼哼冷笑,不再理他。

    “小妞儿,你可是姓龙?”霍振东转头问向少女。

    “不错,我姓龙,我知道你听到了,告诉你也无妨,我就是龙云帝国的公主龙思云,大胆草民,见到本公主还不跪下!”

    霍振东一副错愕的表情,假装惶恐,“草民……就是不跪,咋地吧!?”

    “你!”小公主气的直瞪眼,却还真拿他没办法。

    霍振东嘿嘿直乐,“让我想一想,龙思云,小云云,小的时候好像一起玩耍过,我记得她的屁股上好像有一个胎记,哎呀呀,是左边还是右边来着,有点儿忘了……”霍振东像是在自言自语。

    对面这吴伯和龙思云已经彻底傻掉了!因为,霍振东说出了龙思云身体上的秘密,这就不简单了,这人有极大可能真的是公主的哥哥,但是皇宫里的皇子两人都极熟,怎么就偏偏对他没有印象呢!?

    吴伯咬着牙站了起来,“奴才给主子见礼了,不知主子是哪位皇子?”

    “呃……我不是皇子啊,我姓霍。”霍振东确实不是皇子,总不能冒充,再说,皇子算个逑,皇子都未必看过公主的屁股!

    “你是……东哥?霍振东?!”小公主的眼睛瞪的老大,充满不可思议的表情。

    霍振东其实也挺震惊的,没想到这小妞还能记得自己,当初大家在一起玩耍的时候才七八岁,有些小孩子的记忆都是模糊的,然而龙思云的记忆却很深刻,张嘴就能叫出他的名字,让他自愧不如,最起码他这个臭脑子就没记住人家的名字。

    吴伯也惊讶的说道:“原来是霍公子,长公主的公子,真的是小公主的哥哥!”说罢,吴伯跪了下来,“老奴吴庸叩见公子,请公子恕罪。”

    “嗯,跪着吧。”霍振东有心作弄这吴庸,其实心里现在已经不怎么生气了,换位思考一下,他多少能理解,毕竟他得护着公主的安危,只是他长期的优越思维让他对普通百姓的那种随意,多少让他不喜,但从职责上来说,挑不出毛病。

    小公主多少有些生气,但是现在面前的确实是哥哥,而且救了自己,于是她的态度软了下来,“东,东哥,真的是你吗?我,我也记得你的痣,你得痣长、长在那里!对吗?”

    “啊我呸!小丫头你说清楚,长在哪里,小爷那里根本没有痣,前、前几天刚看过……”

    “哎呀,就是脚底嘛!你这个人还是和小时候一样,粗俗!”

    ……

    霍振东直翻白眼,你特喵滴直说好不好,谁知道那里是哪里!?

    “东哥,这些日子我在西北部落生活艰苦,多亏吴伯的细心照顾,我已当他是我的家人,老人家身体已不复从前的硬朗,别让他跪了好吗?”

    霍振东的虚荣心获得了极大的满足,感觉快起飞了!一个当朝的公主,在软语求他,这感觉,倍儿爽!

    “嗯,起来吧,看在小云云的面子上,咱俩之间的事儿就算完了,只是咱俩的哦。”他特意只说自己,言外之意是那几个躺着的兄弟还得有说法呢,最起码不得补偿点银子啥的啊?

    他也不想想,要是这群人知道了这吴庸的身份,谁还敢叫嚣着要补偿?你以为谁都是公主的哥哥啊!

    吴庸艰难的站起来,脸色更加的苍白了,身体晃了几晃,险些晕倒。龙思云赶紧扶他坐下。

    这时,连强他们一个个悠悠醒转,等缓过神儿来,连强一下子跳了起来,一把抓住霍振东,“少爷,你没事吧?”

    “轻点,连哥,胳膊折了!”

    连强这才松手,上下看看霍振东,看样子没事儿,眼神左右望了望,突然就看到了吴庸。眼神一眯,伸手就去摸腰刀……没摸着!

    低头一看,腰刀居然不见了,待得仔细看过了周围,不禁倒吸一口冷气,嘶……发生了什么!?

    待连强他们弄清事情的原委,天已见亮,虽然那几具身首异处的尸体在那儿明摆着,但他说什么也不信这是他家那个没正形的公子干的,咬死了有高人保护,肯定是大将军不放心,暗中派了高手!

    好吧,你说咋地就咋地,我们都了解你的自尊!霍振东和龙思云对了个“你懂的”的眼神。

    那巴尔斯被绑成了粽子,吴庸得到了治疗,众人收拾了营地,牵上多得的马匹,重回大路,向西而行。

    队伍中多了一个公主,情况也变的有些复杂了。

    昨夜,霍振东问清了原委,原来,皇帝陛下将小他一岁的龙思云在几个月前准备下嫁给赤颜部落的大汗,以示安抚和拉拢。谁知这赤颜部落的首领赤颜阿拉坦并不领情,一方面筹备和龙思云的婚礼,一方面又继续做着两面三刀的买卖,不仅不买龙飞扬的账,而且还主动邀约其他部落,准备趁龙云和天坤大战之际,由西北攻入帝国,占个大便宜。

    没成想,霍云天不仅顶住了天坤帝国的大军而且还将天坤的军队赶了回去,这让他在西北的部署一时进退两难,偏偏他的一次秘密军事会议让着急回家看望母亲的龙思云撞破,阿拉坦大怒,将龙思云羁押帐下,待他结束会议想要处理龙思云的时候,却发现,龙思云已经在吴庸的接应下逃跑了。

    于是,这一路上,她二人没命地跑,又必须要极尽小心,为了避免被堵截,他们决定要反其道而行,先向西,再向南,绕一圈回到帝都。却不想在这里终究是让赤颜的爪牙追了上来。

    霍振东皱着眉头认真的思考着,这是一场危机,也是一场机遇,他已有了主意。

    


    


    ps:书友们,我是北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