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 小爷是练过的
    霍振东倒了,说实话,他只是有一点晕,但还是倒下吧,看看这二人如何表演。他的内心却是在哀叹,唉,行走江湖真特么不是游山玩水,好心做善事,却遭人暗算,是应该怨自己不谨慎还是应该怨恶人太多?管他呢,再观察一会儿,哼哼哈嘿,惹毛我的人有危险!

    老汉和少女在默默的烤着火,火堆旁躺着霍振东他们七人,场面诡异,火堆不时发出噼啪的声响,更显安静,片刻,老汉的声音首先响起。

    “公主,这些人,要不要杀掉?”

    “吴伯,这些人心地善良,不是恶人,不该有此一劫,先绑上吧,一会儿雨停了咱们就接着赶路吧。”

    少女的声音甜美,只是二人的做法实在让人难以理解。

    吴伯犹豫了一下,没言语,默默起身,找出绳子将众人一一绑了。忙完这些,吴伯竟也累的满头大汗,看来这吴伯也只是一个普通人。

    吴伯休息了一会儿,从车上拿下了几块干粮和肉干,放在火上烤了起来,待得热了,与那少女默默的吃着。

    突然,少女停住,转头望向黑暗中,“谁?!”

    “公主好雅性啊,这冷雨夜中烤火,定是别有滋味吧,哈哈哈哈!”

    这突兀的声音,在寂静的夜中响起,令人毛骨悚然,吴伯更是吓得一下子扔掉了手中的干粮,起身挡在了少女的身前。

    “啪!”的一声,黑暗中传来弩机的响声。

    吴伯惨叫一声,仰面栽倒,肩头插着一只弩箭。

    一个身影慢慢走出了黑影。只见这人,一身皮袄,左手腰刀,右手提努,一张国字脸却长着一对小眼,刚才那一箭正是他射的。黑暗中陆续又走出了数人,很快围了上来。

    “巴尔斯,原来是你!?吴伯手无缚鸡之力,你竟下此狠手,你不要太过分!”少女的声音充满了愤怒。

    “公主殿下说笑了,这些汉人难道是自己绑住了手脚?我可不敢大意啊!嘿嘿。”巴尔斯指着地上躺倒的众人邪笑着说道。

    “公主殿下,不要反抗了,跟我们走吧,我们也是尊大汗的命令,带你回去,不要逼我用强。”

    “哼,那是你的大汗,不是我的,我要回去看我的母亲,谁也阻拦不了我,你若用强,尽管带我的尸体回去好了!”

    少女一翻手,一把小巧的匕首顶住了自己的脖子。

    巴尔斯一愣,他没想到,公主居然这般刚烈和坚决。

    “公主殿下,这又是何必呢?大汗对您很好,为了您寝食难安,嘱咐我等务必要带您回去,让他好好的跟您解释。”

    “我不想听他的解释,我不是他的工具,别以为他联合乌尔那部落和柯尔部落就可以对抗我爹,他的那些丑事我都知道,他只是天坤的工具还不自知,若是龙云被天坤吞下,你以为他们还能容得下你们吗?我不愿和一个像傻子一样的野心家在一起,有胆你就来吧,我死了,我爹立刻就会为我报仇!”

    少女说出来的话惊世骇俗,没想到这少女身份居然如此重要,竟涉及到大陆的战争与和平,那边躺着装昏迷的霍振东脑子里有了一点小震撼,同时他又想到了一个问题,难道这少女是龙云帝国的公主?也就是说是自己舅舅的女儿,那么和自己的关系是……表妹?!

    “公主殿下,我想你误会了大汗,有些时候政治并不像你想象的那样,你可以听听大汗的解释再做决定不迟,谁?!”

    巴尔斯细心的做着少女的工作,突然似有所觉,向着黑暗中大喝一声。

    那少女亦为巴尔斯所惊,向黑暗中望去,就这一分神的瞬间,她的背后突然伸出一只大手,一把死死握住她的手腕,顺势夺去了他的匕首,她整个人也被抱了起来。

    直到这时她才知中计。

    “啊!放开我,巴尔斯你这个卑鄙的畜生,我不会放过你的,唔……”

    巴尔斯得意的走了过来,干脆把她的手脚和嘴巴都绑了起来,让她叫不出声来。

    “搜搜这些人,把马牵走,人都宰掉,痕迹处理干净。”巴尔斯对着手下吩咐着。

    此时的雨已经小了很多,巴尔斯的一众手下利索地搜着各种包裹。

    “老大,这些人是霍云天的手下!”其中一个士兵举着连强的手牌惊叫道。

    巴尔斯滞了一下,脸色陡得一变,略一沉思,“奇怪,他们怎么会在这里?难道龙飞扬那小儿要对我们动手脚?先把他们带上,回去拷问一下,让大汗定夺。”说完他转身,和身边扛着少女的那个士兵向马车走去。

    “放开那个女巫!”

    黑夜中的这一声吼,吓了这些人一大跳。

    霍振东,站了起来,剑已提在手中,眼神鹰般盯着巴尔斯。

    寂静,谁也没想到会有个人苏醒过来,谁也没注意这人是什么时候站起来的。

    反应过来的一众人一下子围住了霍振东,那大块头的士兵也放下了少女,抽出了腰刀,慢慢逼了过来。

    霍振东没理这些人,只是注视着巴尔斯。

    “噗”巴尔斯笑出了声,“这位小哥,这本是一个误会,你看,那老头是坏人,将你们都毒晕了过去,是我们救了你们,抓住了这二人,现在我要带着这两个坏人去官府,你们既然醒了,那自然也少了我们一番功夫,要不然还得留下来照料你们,我们就不留了,回见。”说完,巴尔斯便转身欲走。

    霍振东依然一动不动地盯着他。

    突然,巴尔斯迅疾转身,抬手就是一弩,同时围着的众人也挥刀冲上。

    叮的一声,弩箭被磕飞,接着剑光闪了几下,冲上去的一众人全部扑倒在脚下,那骨碌碌的人头满地翻滚,场面骇人!

    汗,顺着巴尔斯的脸颊淌下,我勒个去,这特么是一位绝世高手啊!

    巴尔斯扔掉了手弩,抽出了腰刀,草原勇士,即便明知不敌,也不会退缩,他的眼瞪的溜圆,大吼一声,高高跳起,向着霍振东扑来……

    “当当当当!”这脆声和当初大战赵小虎的声音极其雷同,霍振东现在特喜欢听这个声音,那巴尔斯的一把腰刀只剩了刀把。

    他惊愕地瞅着刀把,猛地一发狠,向着霍振东掷来,人却又扑了上来……一只大脚迎面放大,他毫无悬念的被踢飞,倒地不动了。

    霍振东环视了一圈,还能动的,只剩下那少女和肩头中箭的吴伯。

    他走到了少女身前,替她松了绑,解了嘴上的束缚。

    少女呆坐在地上,看着这血腥恐怖的场面,脸色不禁发白,能忍住不吐就已经算是见过世面的人了。她那不可思议的眼神望向了霍振东。

    霍家小爷那不着调的脾性又嘚瑟起来了,手中宝剑帅气的挽了一个剑花,傲然挺立,“妹子,放心,小场面,小爷是练过的!”

    


    


    ps:书友们,我是北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